第八版:发现总第2950期 >2021-05-25编印

浙江宁波北仑新碶发现东周时期文化遗址
刊发日期:2021-05-25 阅读次数: 作者:admin  语音阅读:

       2019年7月至2020年5月,为配合宁波市北仑区黄山路西延(富春江路-小浃江路)工程建设,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原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仑区文物保护管理所等单位,对工程沿线进行了先期考古调查和勘探,在工程经过的平风岭隧道两侧分别发现一处汉代窑址——平风岭窑址和一处东周时期文化遗址——四顾山遗址。

       平风岭窑址已于2019年完成发掘。位于北仑区新碶街道永久村卢郑自然村西侧、平风岭隧道南侧的四顾山遗址,于2020年6月至10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发掘,总发掘面积1000平方米,发掘过程中共揭露东周至明清时期遗迹100余处,出土完整或可修复文物标本近300件。

1622697058434566.png

发现遗迹

       四顾山遗址文化堆积年代自东周延续至明清时期,其中东周时期文化堆积最为深厚,遗迹类型多样、内涵丰富,发掘时共发现这一时期的沉淀池1处、储泥池1处、水井1处、烧坑2座、炼炉1座、灰坑10余座,以及由排列较为有序的柱洞围成的房址1处和其他零散柱洞数十处。

       沉淀池(H20)平面形状略呈刀形,可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部平面大致呈圆角矩形,其北侧呈三级台阶状下沉,西部平面大致呈长条形。东西通长约15米,南北宽近10米,最深约1.5米,剖面呈坑状,弧形平底。东部主体的西南一侧近底有13块南北向排列的石块构成小沟,和西部较窄、较浅部分相连,可能具有引水功能。

       池内填土可分4层:①层为黑色黏土,土质致密,出土夹砂陶、泥质陶、印纹硬陶及原始瓷片;②层为灰黄色黏土,土质较软黏,底部另有较薄的灰黑色沉积,出土泥质陶、印纹硬陶及原始瓷片;③层为青灰色黏土,土质致密光滑,有黏性,非常纯净,出土少量印纹硬陶片;④层为黑色土,土质非常致密,有黏性且光滑,较纯净,包含少许陶片碎屑、炭屑和树皮,出土少量印纹硬陶片和夹砂陶鼎足。坑底为纯净的青膏泥沉积和细白沙沉积。池底出土粗细不等、摆放无序的木头15根,初步判断可能是沉淀池功能废弃以后形成的堆积。另发现竹篮痕迹一处,可辨编织的竹篾条。出土印纹硬陶罐,原始瓷杯、盅、盘,铜鱼钩,铁锛等小件文物40余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池内①层堆积之上发现一组坑洞,似属于偶蹄类动物的足印,大致呈东西向依次错位排布,向东超出H20平面范围。这类疑似动物足印的坑洞平面大多略呈椭圆形,斜直壁、底部不平,洞内土色青灰,土质致密细腻,出土少量泥质灰陶、印纹硬陶片。其中第6、29号坑洞壁保存较好,一侧坑壁中间突起,两端下陷,分析属于牛足印的可能性较大。现已对部分坑洞进行石膏倒模或整体提取,以备后续研究。

       储泥池(H16)见有上下两层结构。上部平面近圆形,直径约3.2米,填土分2层:①层为黑色灰烬层,土质松软;②层为灰色黏土,土质软黏。由开口向下约0.6米处发现夹褐斑黄土的二层台,平面近方形,其北侧为四级台阶,台阶平面近长方形,大致由东向西下沉,可能为当时取泥或堆泥时的踏步。东侧为一长方形竖坑,坑口平面近长方形,长约1.6米、宽约1.2米,内为纯净灰色黏土,可塑性强,适于制作陶(瓷)胎,具体成分有待进一步检测。初步推测该坑可能是储存经过精细淘洗之陶(瓷)土原料的储泥池。

       水井(J1)石砌结构。平面近圆形,内径南北长约0.85米,东西长约0.7米。井深约1.7米。填土多为黑色淤泥,土质松软黏腻,包含少量印纹硬陶和原始瓷残片,另出土小件文物两件,均为原始瓷盅。

       烧坑(SK1)平面近椭圆形,长轴长近3.4米,短轴长约2米。长轴方向北偏东45°,坑深约0.35米。坑内填土中包含有石块、印纹硬陶残片和软陶残片等。

       炼炉(L1)平面为东北-西南方向,略呈梨形,北窄南宽,东北-西南方向最长约3.14米,西北-东南方向最宽约2.1米,最深约0.85米。坑口周围排布有10个洞状遗迹。南壁有明显的烧结面。内有2层堆积:①层为棕褐色砂质土,土质较为疏松;②层为黑褐色土夹杂少量黄色斑块,含有大量炭粒和红、青两色碎石,碎石之下叠压有大量较大的石块,石块之下叠压着排布规整的竹木炭,竹木炭之间夹杂有膏泥。石块底部横置3层竹木炭,每层约3根,横置竹木炭底部另压有2根纵置的木炭。其下发现小坑1处,直径约0.5米,深约0.19米,坑壁略斜,坑底平缓,底部有一层细白沙沉积。结合L1形制特点及包含物情况分析,推测其应为与冶炼活动相关的炼炉。

       除上述功能较为明确的遗迹外,在发掘区北部还发现柱洞多处。单体柱洞平面大多呈圆形,直壁,圜底近平。部分柱洞排列有序,合围平面近圆角方形。推测这些柱洞可能是与发掘区南部手工业活动相关的工棚类遗迹。

       东周时期地层之上,遗址内还分布有宋元以后的文化堆积,并发现少量这一时期的灰坑、灰沟、柱洞和墓葬等遗迹,表明当时这里同样也是人生产生活的一处重要场所。

出土文物

       四顾山遗址出土东周遗物较为丰富,以陶器和原始瓷器为主。陶器可分为印纹硬陶、夹砂陶和泥质陶,其中印纹硬陶数量最多,纹饰多为米字纹、方格纹、回字交叉纹,可辨器物部位主要有口沿和器底,可辨器形主要有罐、瓮等;夹砂陶多为素面泥质红陶,可辨器形主要为鼎,鼎足较为常见;泥质陶多为素面的灰陶和红陶,数量较少,可辨器形以盆、钵为主。原始瓷器包括碗、杯、盅、盘等器形。此外,还见有青铜铲、青铜箭镞、青铜鱼钩、铁锛等金属器以及石锤、石锛、石球等石器和少量竹木器。

初步认识

       四顾山遗址是一处保存较好、以东周遗存为主的中小型文化遗址。发掘区内所见东周时期遗迹的功能、性质大多与制陶(瓷)、冶炼等手工业活动相关,一些排列较为规整、可能属于房址的柱洞群,不排除是工棚一类的简易建筑。目前,考古单位已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机构开展合作,对采样遗存进行科技检测与研究,以便为遗址性质的准确判定提供更多佐证。因发掘区北部更高一级台地及山坡遭受破坏,遗址北向分布范围已不可知,是否存在固定的居址类聚落或墓葬区存有疑问;在发掘区南部的苗圃内,经勘探表明仍保留有约10000平方米左右的遗存,并已探明存在较大型的坑状遗迹。这些同样需要在今后给予更多的关注。(宁波市文化遗产管理研究院张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