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综合总第2950期 >2021-05-25编印

无悔青春志 担当立风骨
永远站立在文物保护第一线
刊发日期:2021-05-25 阅读次数: 作者:于勇  语音阅读:

       历史有生命,文物有灵魂,保护文物当立风骨,更需奉献青春。我叫于勇,是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一名基层文物保护工作者。在文物保护战线上已经工作了整整37年。37年来,历经风风雨雨,从未后退一步,获得各类荣誉30余项。

1622689254872863.png

宁阳文庙抢救性保护修复中

子承父愿,与文物结缘

       1980年在宁阳县泗店镇柳楼村时任文化馆馆长的父亲,发现了断为两截的汉代石狮,他用60块钱请大队干部派人用人力车将其运到馆里保管,这60块钱相当于当时一个人两个月的工资。有人嫌他因为收这收那花钱多,但他却说:“文物无大小,每件都是宝,别心疼钱,钱没了可以再挣,文物要是没了就永远没了”。不久,他又花钱收了一件用一整块黑白相间的玉石雕琢而成的精品玉器。还有一次,一个生产队挖出了一批宋代窖藏钱币上交到文化馆,他买了台电影放映机奖励给村里。那时候我们家里人都不理解,但他那一句“你们懂什么,文物是宝,文物要是没了就永远没了”,始终让我记忆犹新。在我童年记忆里,只要发现能够保护的古物,父亲就会想尽各种办法征集到馆里。他那句“文物没了就永远没了”的话直到今天也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对保护文物始终强烈的责任感和紧迫感。

甘心奉献,与文物相守

       宁阳文庙,创建于元大德初年,距今已有720年历史,是泰安市现存尊孔、祭孔的庙宇,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价值。2003年8月下旬,连降暴雨,由于年久失修,宁阳文庙屋顶和墙体随时都面临倒塌的危险,让人既心疼又害怕,面对当时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现实,我只能用塑料布进行简单遮盖。9月2日半夜,在文庙西庑值班的我突然听到一声强烈震响,西庑部分屋顶连同大梁和墙体轰然坍塌,掉下来的屋梁离我只有20公分。这时我深刻意识到,父亲在的时候从来没担心过钱,现在再不修就真完了,文庙绝不能毁在我们这代人手里,就是借钱也要修。我第一时间向文物局领导汇报情况,又壮着胆子,干了一件别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连夜以个人的名义向宁阳县委书记写了长达5000字的一封信,汇报文庙的重大价值和当前的状况,并恳请领导支持全面抢救修复文庙。书记接到信件,第二天上午就召集人到现场办公,并决定拨付50万元的抢救保护经费,让文庙维修得到宝贵的第一笔启动资金。文庙修缮工程开工后,那时候人手少,资金缺口也大,我就一边筹钱一边省钱,自己日夜靠在工地上当看护监督员,有时候甚至十天半月不回家。

       有一次,雨下了一整天,傍晚雨刚停,我就去更换工地上坏了的照明灯泡,一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浑身又冷又疼,一身泥巴,想想也该回家看看老婆孩子换身衣服。哪承想,10岁的孩子开门见到我,吓得“哇”一声就哭了,我才看到自己的样子,跟个乞丐差不多。家属埋怨我:“干文物干迷了吗,人家哪个像你,连家都不要了,离家这么近,就不能回家住吗?”

       每当遇到困难和挫折,父亲的那句“文物没了就永远没了”的话,就会激起我对文物事业的韧劲儿和决心,越干越带劲儿,越干越想干。

       2006年12月,文庙主体修完后,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马不停蹄,又陆续修复了禹王庙、颜子庙、大汶口文化遗址宁阳部分、文昌阁等不可移动文物20多项,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当立风骨,与文物同在

       保护文物既有成就也有危险,敢于同违法行为作斗争,是文物人应有的风骨。早些年,在一次制止非法工程建设项目时,我接到了用外地号码打来的恐吓电话,电话里说“你儿子在哪里上学,妻子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班都有人盯着呢,如果再阻止,你就好好想想后果”。听到这些话,当时我整个人顿时懵了。回到家,妻子听到这件事后,眼里一直流泪,但一句话没说。我知道,她一直默默地顶住思想压力支持我的工作,但让孩子受到威胁,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事儿。我安慰她说“我做的是光明正大的事,他们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要是他们胆敢做过分的事儿,我就跟他们斗到底!”我不但没有胆怯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原来的意见,最终阻止了违法施工。从此,我更加坚信,邪不压正,我们越强硬,那些破坏者就越害怕,保护文物必须挺直腰杆、理直气壮。

       还有一次在保护野外文物行动中,我被围攻打伤,双耳因神经损伤,被鉴定为三级听力残疾。虽然个人身体受到了伤害,但有党委、政府的强大后盾,国家文物得到了保护,不法分子也受到了惩处。


       我认为,保护文物永远在路上,不论什么时候,保护文物的责任不能弱、文物人的风骨不能丢。“人在文物在,誓与文物共存亡。”这既是父亲那一代人的家风传统,也是我一生不改的信念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