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综合总第2950期 >2021-05-25编印

继往开来步入文物考古事业的新时代
刊发日期:2021-05-25 阅读次数: 作者:奕丰实  语音阅读:

       作为一个从业40多年的考古工作者,我想侧重于个人经历,从以下三个方面谈谈对从事山东地区考古研究的认识和体会。

内引外联,成果丰硕,奠定坚实基础

       研究表明,山东地区是中国万年以来考古学文化“多元一体”结构中五个主要区系之一,并建立起较为完整的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进而从东夷文化和齐鲁文化两个维度,极大地延伸了山东地区的历史轴线,揭示出各时期的丰富文化内涵和基本特征。

       山东地区是中国北方旱作农业和文明社会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距今9000-8000年之间,黍、粟和水稻等农作物的发现,不仅表明山东地区是中国北方旱作农业的主要起源地之一,而且很早就开始了南北方农业文化的交流;距今5000年左右,章丘焦家、滕州岗上大汶口城址和贵族墓地等一系列重要发现,则是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实证。

       除了以上几项对中国早期历史有重要影响的成果,还可以从出版的论著数量来看山东地区考古研究的蓬勃发展。据统计,1921-1980年的60年,山东省公开出版的文物考古论著只有4部;而1981-2020年的40年,出版的文物考古论著就多达264部(不包括图录),是前60年的66倍。

立足田野,努力实践,引领学科发展

       40年来,我参加和主持过20余处省内外的发掘项目,为配合三峡工程,还在重庆开县进行过十年考古工作。回顾四十多年的考古经历,我的体会是,作为一个考古学者,只有立足田野工作一线,捕捉学术生长点,全身心投入其中,才能够取得引领学科发展的成绩。下面举我主持的中美合作日照两城镇遗址的发掘和多学科合作研究予以说明。

       20世纪90年代,中国主要地区新石器时代以来的考古学文化编年体系基本建立起来。这时,中国考古学研究面临着一个转型问题,即由过去以年代学为中心的文化史研究向古代社会研究转移。由于古代社会包括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各个方面内容,需要利用环境、生业、手工业、技术和文化等不同方面的资料重建古代社会历史,所以客观上要求更多的研究信息和资料。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经国务院特别许可,山东大学和美国耶鲁大学合作,在以两城镇遗址为中心的鲁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了长期的田野考古工作和多学科合作研究。

       两城镇遗址的精细发掘和多学科合作研究,是中国考古学研究转型时期更新理念、扩展研究方法、开展多学科合作的一次创造性实践。其成果为学术界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研究范例和实践样本,促进了中国考古学的转型和发展。两城镇遗址发掘理念和研究方法的推广,使山东地区的聚落考古和多学科合作研究迅速走到了全国前列。

展望未来,以人为本,实现新的跨越

       21世纪以来,随着综合国力的增强,国家在文物考古方面的投入成倍增加。特别是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考古工作的重要讲话,明确了考古工作的发展方向,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文物考古工作者。山东的文物考古工作要实现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需要做的工作很多,如建立健全独立的文物考古机构,增加专业人员,提高在岗业务人员的专业素养和野外考古工作的待遇等,与邻近的河南和江苏相比,我们在这些方面还存在不少差距。下面,我想结合个人经历谈谈对考古从业人员的人文关怀问题。

       考古工作者长年在远离城市和家庭的野外工作,条件艰苦,每天的工作时间远超8个小时,各省考古研究院每年的野外工作时间甚至超过10个月。而比工作艰苦更大的问题是,这个群体的主体处于25岁至50岁的年龄段,恋爱、结婚、照顾和培养子女、侍奉老人等,均受到极大影响。下面举两个我自身经历的事情来说明这一问题。

       1994年春,山东大学承担了开县三峡淹没区地下文物的调查任务。当时那里条件不好,进入之后就基本与外界断绝联系。一天晚上,我上小学六年级的女儿洗澡,因为地面湿滑摔倒在水泥地上,当即休克。幸亏邻居陈炎先生帮助送到医院并办理住院手续,而我在三峡,半个月之后才得知这一消息。

       2001年秋,我请父母从烟台来济南住一段时间,他们共住了四十多天。我当时在主持两城镇遗址的中美合作发掘,一直未抽出时间回来看望他们。直到要离开的那天,我才从日照工地匆匆赶回来给他们送行。等我11点半到家,发现父亲外出散步未归,全家都在焦急等待。我通过打110电话获知他10点多在大街上突然昏倒,被路人打120送到了济南中心医院抢救。等我们赶到中心医院后得知父亲大面积脑出血,完全没有意识,当晚便去世了。此事让我后悔终生,想起来就无比难过。

       类似的事情在长期从事野外工作的人员中时常发生。所以,希望各级领导设身处地为长年从事野外工作的专业人员考虑,不仅给予物质的补助,也给予人文关怀,要从各个方面予以关心、爱护和支持,使他们坚定信心、热爱考古事业,进而推动文物考古事业的发展。

       当下,中国考古学名副其实地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祝贺年轻的考古工作者们赶上了这样一个好环境。希望年轻人能够明确目标,立足田野,努力实践,勇于创新,在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研究工作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快速成长起来。今后,我们要明确方向,落实措施,上下一心,全面提高山东省文物保护和考古研究的水平,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