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版:交流总第2943期 >2021-04-30编印

旧石器旷野考古调查中的 几点要素
刊发日期:2021-04-30 阅读次数: 作者:李 萌 郭云浩 赵若辰 武进新 侯月新 刘 伟 方 启  语音阅读:

       旧石器旷野考古调查目的在于通过寻找并采集裸露在地表及埋藏在较浅地层中的各类旧石器时代遗存来判断是否存在古人类活动的证据,进而确定旧石器时代遗址或地点。河流流域范围广阔、水系阶地发育、旧石器研究潜力巨大,因而适宜采用调查进行全面“摸查”,以填补资料空白,进而探讨人地互动关系,研究技术发展脉络,理清文化谱系关联。

       在长白山旧石器专项调查过程中,通过实践的反复打磨,我们认为在旧石器旷野考古调查中,尤其是河流阶地调查,应关注以下五点要素。

水文信息的关键性

       河流阶地是与河流侵蚀和堆积作用相关的、沿河流或废弃河流(即古河道)分布的阶梯状地形,是河流地貌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其自身的发展演变不同程度地记录了流域环境的演变过程,成为所属流域环境演变的主要信息载体之一,是区域内人类居住、农耕等活动的主要分布场所。

       在对给定区域内做旧石器调查前,应获取该区域的水文信息,包括河流及其支流、发育的湖泊、依托湖泊所建水库和其他水体信息,甚至需要掌握水体年龄、河流改道等水文情报。水体年龄直接决定其两岸或四周阶地年龄是否晚于旧石器时代下限,年轻的河流阶地一般不会存在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痕迹。河流改道情报直接影响调查点的预选及调查的精准度。古河道是在构造运动、气候变化等自然因素或拦河筑坝、裁弯取直等人为因素影响下的河道变化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河道的形态物质体,古河道的形态、结构、形成时代及分布规律,可以重建古水文网、复原古地貌环境,尤其具有年代学依托的古河道信息,可为搜寻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痕迹提供重要的科学依据。

       将获取的水文信息和给定区域叠加等高线的卫星图相结合,可对调查点进行预选。预选目的在于提高旧石器调查的工作效率,最大程度做到考古调查精准定位。首选宽阔河谷河流北岸或东岸阶坡陡峻的“钓鱼台”状阶地,次选凸出于河岸两侧、伸向河流的阶地。河流年龄越老、越大、越接近下游,所选阶地应越老、与水面间相对距离应越大。一般将支流或较小河流的中上游地区的二级、三级阶地、干流或较大河流的中下游地区的三级、四级阶地作为重点区域。且选择开辟为耕地的阶地,并在春秋(春季为佳)地表农作物较少或农作物高度较矮的时间段进行调查。

       受制于民用卫星图的精度,预选点需要在实地调查中进行复核,亦在调查中根据实地情况新增临时点。

以往资料的辅助性

       进行调查前,收集该区域以往考古资料亦尤为重要。以往资料对调查工作主要有三点帮助:其一,防止已知遗址或地点因疏忽而被重复认定;其二,根据实际需要选择有记载地点进行复查;其三,补充调查预选点避免有所疏漏。

       旧石器时代遗址、地点,因旧石器时代的特殊性,往往是地方志、文物志、几次文物普查成果所忽视、遗漏的对象,但并不意味着此类资料不具备参考性,仍需进行全面收集,保证资料的完整度。相较于地方志、文物志、几次文物普查成果等,所调查区域以往旧石器考古发掘、调查信息更为重要,是该区域已知旧石器时代遗址、地点及不具有旧石器时代痕迹区域的一手材料。此类资料或搜集已发表发掘、调查简报,或与相关工作人员充分沟通,获得已知但未发表信息。获得地方志、文物志、几次文物普查成果和以往旧石器考古发掘、调查信息等考古资料后,应全面记录和机动筛查,避免认定和命名时将已有遗址和地点认作新遗址和地点,造成同一遗址和地点重复命名;针对具有记载但位置不明或有出入的地点进行复查,明确位置、范围及文化面貌,同时可对已发表或记载详细的遗址和地点选择性地开展进一步工作。

       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资料是旧石器考古调查的重要线索。古人类的生产生活与哺乳动物密切联系,哺乳动物不仅是人类的食物来源,其骨骼也是人类制作工具的原料之一。从考古发掘看,旧石器遗址中伴出有大量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而率先发现的动物化石地层中,也同时发现有石器、骨器、古人类化石等旧石器时代遗存。因而,在资料收集阶段,还应重点关注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发现信息,以其作为进一步寻找旧石器遗址、地点的重要指示线索,补充调查的预选点,确保调查覆盖面广、精准度高。

调查过程的系统性

       对于未开展过工作的河流,调查应从二级阶地开始逐步向老的阶地进行,河流年代很早或下切现象严重的,可从一级阶地入手。若二级阶地上见有旧石器时代遗存,则证明该河流十分古老,整条河流进行阶地调查时要细致逐步进行,但不止于二级阶地,应逐步向更老阶地进行调查;若二级阶地上见有新石器时代甚至更晚时期遗存,则应到三级阶地甚至更老的阶地上进行调查,或可在更老阶地上寻觅到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踪迹;若整条河流中最老的阶地上都见有新石器时代或更晚时期遗存,则证明该河流较为年轻,不会存在旧石器时代遗存。对整条河流进行预估时,应谨慎判断,阶地年代与该河流发育年代相关联,切忌以阶地层级数直接判定河流年龄,亦不可因较老阶地未见任何时段遗存而盲目判定旧石器遗存有无。

       若存在旧石器时代遗存,则石器一般多暴露分散于坡脚、河沟、鞍部等区域,此现象原因在于耕作活动将遗物翻至地表,遗物受重力或水土流失影响滚落向地势较低区域,因而,坡脚、河沟、鞍部等区域并非遗址或地点所在位置,旧石器遗址或地点应位于坡脚之上、河沟旁边、鞍部两侧的阶地或山顶处。在划定遗址范围时,切忌仅将采集到遗物的区域圈画出来,若阶地上不见而在坡脚、河沟、鞍部等区域见有遗物,划定遗址范围仍应以阶地为主。若一条河流相邻的几个阶地均发现有遗物,是否合并为同一个遗址需考虑阶地间是否存在难以沟通的天堑、阶地间发现的遗物是否在文化面貌上具有相似或承继的关系,切忌从现代人的角度以距离远近判断相邻阶地遗存关系。

       旧石器考古调查对调查人员石器辨别能力要求较高,在实际调查过程中,会出现难辨真假石器的现象,若采集的石器中有几个或部分模棱两可“石器”,应一同采集回室内,做进一步判别;若采集的石器大多数似真似假,且岩性较为一致,则建议在现场采集该岩性石料,进行简单的打制实验。

定性命名的科学性

       对发现旧石器遗存的区域应进行定性和命名,旧石器考古有遗址和地点两种定性办法。人类活动过的、原生的、没有搬动过的场所称为遗址,遗存经过搬运、再堆积的或经过水淹冲刷、面貌已变的场所称为地点。对调查过的区域进行定性时,若有剖面,则可根据层位情况进行定性;若无剖面,应关注遗物于地表的分散情况,遗物暴露有范围则为遗址,若无范围则为地点。切忌以采集遗物多寡进行定性,若一个区域内仅采集20件遗物,但分散于10万平方米范围内,性质仍为遗址;若一个区域内采集上百件遗物,但集中分布,性质仍可能为地点。旧石器遗址和地点的命名按照就近原则,选择邻近的河流、湖泊、山地、村庄等名字进行命名。定性命名后,要在现场记录描述遗址或地点的基本信息,包括地理坐标(经纬度及高度)、地形地貌、所在位置、行政区划等信息,并简单对采集遗物进行分类、拍照、记录。

遗存分期的合理性

       旧石器考古调查在采集时难免会遇到非旧石器时代遗存或多个时代遗存混合现象,旧石器考古调查非全时段考古调查,但在定性为非旧石器遗址时,也应一视同仁,收集好遗物,记录好信息,做好一个考古人的本职工作。在一个遗址或地点中发现有包括旧石器时代在内的多时代遗存时,对其时代的初步划分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若地表同时见有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遗存,且新石器占比较大或数量相当,则可考虑该处具有两期遗存,但新石器层可能已遭耕作破坏、旧石器层刚露头,旧石器时代和其他晚段遗存混合情况同理,已遭破坏层位尽管未来发掘时再难觅踪迹,但也应作为该遗址的一期而存在。若地表见有旧石器时代和零星较晚时代遗存,如采集到的打制石器中混杂了一两片陶片,可能是农民上粪或运土行为所致,并非该处的原生堆积所出,此情况无需划分为一期。依调查材料进行分期是“于细微处见真章”,切忌死板服从“晚期堆积中可以出早期遗物”而草率判定遗址年代,亦切忌将混入的晚期遗物划分成期。

       旧石器旷野考古调查既是旧石器考古发掘的前奏,又是对某区域旧石器“家底”的全面摸查。针对具有重要研究意义的遗址或地点,可以适当计划开展试掘或正式发掘工作,或至少切出剖面了解层位情况,以获取更准确地考古学信息。采集到的遗物在野外调查结束后应尽快进行系统的整理与研究,短时高效完成旧石器考古调查报告,将调查成果公布于众,推动旧石器考古学的发展。(作者单位:吉林大学考古学院梨树县文物管理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