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综合总第2943期 >2021-04-30编印

关于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 建设的思考
刊发日期:2021-04-30 阅读次数: 作者:刘 璐 华联剑  语音阅读:

       文物是历史文化的载体,不仅诉说着过去,也影响着当下和未来。保护好、传承好历史文化遗产是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党的十八大以来,文物事业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数字时代的到来给文物保护事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文物保护任重道远。党的十九大以来,党和国家多次出台文件推动文化大数据库工程,国家文物局也明确提出要建立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管理体系,建成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中心。

       笔者认为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是文物国情基础数据库,与人口数据库、国土数据库同等重要。建设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可以深入挖掘文物背后的故事,还原历史场景;可以盘点各类文物数据,了解文物国情;可以通过展览展陈、文物数据应用,服务社会群众;可以通过大数据处理与分析,提供科学决策支持;可以更好地讲好中国故事,增强文化自信。

       然而,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需要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近年来,随着国家文物局综合行政管理平台、全国文物地理信息平台、国家文物局文博行业展示监测平台等平台的建成,行业数据的初步整合已经完成,对行业发展来说具有重要意义,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存在的不足。

       首先,文物基础数据还不全面,部分基础数据尚未整合进来。如文物保护单位的两线数据,全国不可移动文物登记在案共计76万余处,国保单位5058处,而全国文物地理信息平台上有两线数据的文保单位仅70余处;再如文物保护单位的四有档案数据尚未纳入国家文物局信息系统。其次,文物数据间的关联关系还未建立。例如国家文物保护单位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数据、行政审批数据、世界文化遗产数据、长城数据等相关数据之间并未建立数据链接。最后,除审批数据外,其他数据动态更新尚未实现,如可移动文物动态登录、考古发掘、文保工程、文物修复、专项检查、专项调查、日常巡查、监测预警、预约参观等。

       另一方面,从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建设上来说,应该在目前已完成工作基础上,明确文物资源大数据库建设的覆盖范围、时间轴、路线图,分步骤、分阶段有计划地完成。

       首先,明确覆盖范围。国家文物资源大数据库建设应该覆盖行业“物、事、人、费”四大类:

       物:是指文物,主要是指可移动文物和不可移动文物,还包括与之关联的如世界文化遗产,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历史街区,红色革命历史片区等与文物相关的主体;

       事:是指与文物相关的各项业务,包括审批、管理、保护、工程、研究、服务等涉及的各项业务;

       人:是指行业机构及从业人员,包括如单位性质、规模、资质等与机构相关的各类指标,及与从业人员自身相关的学历、职称、人员培训等相关内容;

       费:是指文物经费,包括文物经费来源,经费规模,经费使用等。

       其次,整合现有数据。在明确大数据库建设范围基础上,分步骤、有计划地在“十四五”期间完成行业数据整合,不仅包含国家文物局及直属单位现有数据的整合,也包含各省文博单位及社会资源的数据整合。

       第三,实现文物数据持续动态更新。要建立健全文物数据动态更新机制,还要加强体制内部的文物数据更新,也要将社会文物数据的更新纳入进来。

1.建立健全动态更新机制,实现数据动态

       制定数据动态更新的覆盖范围、频率及内容,建立文物资源目录体系。动态更新的覆盖范围应涵盖在“物、事、人、费”中,并根据不同数据产生周期确定更新频率,如可移动,不可移动文物信息登陆周期较长,其更新频率可适当延长;而博物馆的预约参观数据时时变化,其动态更新就应该是实时的;其动态更新内容要筛选出能够有效反应数据意义的指标和参数,真正实现数据的动态更新。

       准备数据动态更新的途径和条件。大数据库的建设可参照国家文物局综合行政管理平台、全国文物地理信息平台建设经验,将其他数据系统与平台直接对接,完成数据融合,实现数据共享;对文保单位修复项目实施、验收等一些事中、事后管理数据可通过制度建设,完成定期报送,实现数据更新。

       补齐短板,明确亟待补齐或更新的基础数据。如上文所说,一些基础数据尚不完整,还需要进一步进行数据采集,补充基础数据,如数据缺口较大的两线数据要尽快启动。

2.鼓励社会力量投入文物保护事业

       在当前多种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的格局下,为减少资金浪费,重复建设数据资源系统,要积极鼓励引导社会力量投入文物保护利用,逐步构建政府主导、多元投入、全社会共同参与的文物保护利用格局;同时支持社会力量和社会资金设立公益性文物保护基金,鼓励企业、个人和其他社会组织进行公益性捐助捐赠;而对由于市场力量产生的如民营博物馆藏品备案、拍卖等文物数据资源,要通过创新社会资源合作机制,为文物大数据建设注入社会能量。

       最后,推动标准规范体系落地,实现数据互联共享。文物行业“物、事、人、费”产生的数据纷繁复杂,数据整合只是大数据库建设的开始,在数据整合的过程中,必须考虑数据标准化工作。

       目前,文物行业形成了很多标准规范,这些标准规范有力地促进了文物保护工作。但同时,统一的行业标准并未形成,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文物本身的特殊性,其相关指标具有独特性,如各类文物病害及图示规范,没能基于科研实验数据研究分析出病害成因及相关影响参数;另一方面是由于没有配套的反馈和评估机制,缺乏监督,无法推动行业标准规范体系实施落地。数据的标准化工作不仅包括文物行业标准规范体系建设,还应该包括标准规范的实施及监督。例如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等制定的食品安全标准规范、国家测绘局组织实施的CGCS2000中国大地坐标系等行业标准规范的建设、实施、落地都推动得较好。

       “十四五”期间,建议将文物行业标准规范落实纳入工作考核体系,建立健全行业标准规范信息反馈和评估体系,建立配套的评估、督查、考核等事前、事中、事后监督机制,进一步推动标准规范体系在行业内广泛应用,为文物数据信息的互联互通和共享应用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