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

    ——良渚博物院基本陈列

    发布时间:2019-04-09

    良渚博物院是展示宣传、传播解读良渚文化的考古遗址专题博物馆,其建筑由英国戴维·奇普菲尔德设计事务所承担概念性设计。博物院建筑设计采用“一把良渚玉锥撒落在大地上”的理念,又被称为“收藏珍宝的盒子”,着眼与环境的紧密结合和良渚文化元素的有机融入,强调“良渚文化符号”与“玉器元素”有机结合。整体建筑由四个不完全平行的长条状建筑组成,建筑外墙全部用黄洞石砌成,远看犹如玉质般浑然一体,具有精犷、大气、厚重、简洁的特点,并与周边环境形成强烈视觉对比。内部设有通透式庭院。形成了外部错落有致、内部互联互通的空间形态。2008年5月,博物院建筑在美国《商业周刊》和《建筑实录》联合举办的第二届“好设计创造好效益”评选中,获得“最佳公共建筑奖”。

    良渚博物院大厅_meitu_17.jpg

    良渚博物院大厅

    2008年,良渚博物院正式开馆,其基本陈列展示的是2008年之前对良渚古城的考古认识。而2008至2018年的这10年,恰是良渚古城考古发现最多,理念革新、国际影响力和知名度越来越高的10年。

    良渚遗址至今已6次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8年底开始对古城内外进行大范围勘探,至今已完成近20平方公里范围的摸底工作。从发现近3平方公里的内城,到6.3平方公里的外城,再到发现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系统——良渚考古发现的都城及其水利系统,以其规模大、保存好、认知度高、都城性和国家性明显等特征,实证了中国早在五千年前已出现了成熟文明形态并进入了早期国家阶段。我们可以用6个关键词概括:稻作文明、玉器文明、水利文明、原始文字、城市文明、早期国家。

    简言之,这十年,良渚博物院对于良渚考古的记忆条要更新了。

    为了配合良渚古城遗址申报世界遗产,全面解读、展示、传播良渚遗址最新考古成果及良渚文明新高度,立体呈现良渚古城遗址的突出价值,把古遗址和考古成果以可感可知的形式传递给观众,良渚博物院在考古学家、博物馆学家的鼎力支持和热忱指导下,开启了良渚博物院为期315天的陈列改造工程。

    此次改陈坚持以“服务申遗、展示成果、解读遗产、再现文明”为己任,树立建设“专家叫好、百姓叫座、全国领先”的考古遗址专题类博物馆的高标准,全方位梳理良渚遗址的考古发现,着重展示良渚文化时期丰富物质精神遗存。

    自2018年6月25日良渚博物院重新开放以来,已累计接待观众达100万人次,单日人流量最高峰值达到1.8万人次,创建院以来历史记录。

    蝶变——这是专业人士、媒体、普通观众,对此次良渚博物院华丽转身后的点赞之语。


    蝶变一 主题内容与展品更新

    展现新知,以物说话


    蝶变,从数字上最容易看出变化。

    2008年前,良渚博物院展品400多件(组)。2018年新展陈的展品达到了600多件(组),其中近一半为近10年的考古新发现。比如钟家港、葡萄畈、美人地等遗址出土的近200件陶器、动植物标本,以及后杨村、文家山、卞家山出土的玉器,如琮、璧、锥形器,尤其是钟家港的良渚先民头盖骨,钟家港的鱼钩,都是首次展出。而除了良渚博物院藏品外,还有一百多件来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浙江省博物馆等兄弟单位的藏品,实现了馆际藏品资源的有效整合。

    良渚博物院新展陈以“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为陈列主题,依托“水乡泽国”“文明圣地”“玉魂国魄”三个展厅,用直白简练的展览语言讲述良渚考古的动人故事,良渚文化的发展历程、良渚古城遗址的价值、良渚文明的认识高度,层层递进、娓娓道来,实现了良渚考古小众主题的大众化传播。

    “水乡泽国”展厅,介绍了良渚文化是建立在湿地上的国家这一基本特征。过去的第一展厅,突出了良渚的发现史,而这一次弱化了发现史、突出了环境和生业的多学科研究成果,一进展厅就以主题弹幕墙的形式,呈现了良渚遗址的核心价值和重要遗址点的关键信息,然后是问题式的导入,以“良渚遗址在哪里”、“良渚文化多久远”两个自问自答,清晰表明了良渚遗址的地理位置与时间年代。最新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成果已确凿表明:长江下游太湖的产生与文化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距今7000-4000年间适宜的生态环境与气候,孕育了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良渚文化一脉相承的文化脉络。丰富的矿产、水产、动植物资源,为良渚先民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质资源。而这些,奠定了良渚社会向成熟文明发展的基石。这些最新研究成果在“水乡泽国”展厅中都有相对应的展项,直观生动地解读了“自然环境与气候对人类文化的产生有着重大影响”这一学术论断。

    第一展厅物产丰饶展项_meitu_15.jpg

    第一展厅物产丰饶展项

    “文明圣地”展厅,着重解剖良渚古城的三重格局,以大量的考古发掘资料与研究数据,一一呈现宫殿区“以高为尊、以中为崇”的居中向心式结构,内城手工作坊及分等级墓地的功能布局,外城的大型村落与水利系统,以及江南水乡湿地营城的建造技术和居住模式,揭示出良渚古城背后所体现的国家组织权力机构的痕迹,是良渚社会进入成熟文明阶段的重要佐证。

    “玉魂国魄”展厅,紧紧围绕玉器这一良渚文明最突出的物质成就通过以玉琮象征神权、玉钺象征军权的权力核心体现,王、贵族、贫民等各等级墓葬中的玉器随葬品的差异,国王与王后的佩玉,展现出良渚文明与众不同的独特文明标识体系。这种以玉为礼的体系,对中华文明的传承与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这次新展陈的成就,得益于80多年来对良渚文化不断探索与研究的深厚基础。近年来,持续开展的“考古中国:长江下游区域文明模式研究”“技术与文明:由玉器手工业探索中国史前文明形成的基础”“良渚遗址群石器鉴定及石源研究”“良渚遗址群中心区古地理环境研究”“良渚古城营建方式工程技术分析”“良渚古城水利系统研究”“良渚时期动植物研究”等多学科合作研究课题,是展览科学性、丰富性兼具的重要学术支撑。

    改陈项目推进过程中,我们邀请考古学家全程参与,严把学术关。在展览内容上,从自然到人文,从文化到社会,从古城到古国,从物质到精神,多层次,多角度,以物见人,以人构建文化的故事。

    第一展厅_meitu_14.jpg

    第一展厅


    第二展厅_meitu_11.jpg

    第二展厅


    第三展厅_meitu_13.jpg

    第三展厅


    第三展厅 (2)_meitu_12.jpg

    第三展厅近景


    蝶变二 展陈形式与科技更新

    国际范、黑科技、沉浸式


    新展陈以国际化语境展示中国古代文明的特征为策展理念,充分利用建筑原有的高空间与宽敞的优势,积极探索展厅大空间布局和相对自主开放的展线,给予观众观展的自由度。

    国际范,首先表现在用光。

    如今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公共空间以及大型博物馆都开始运用自然光,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英博物馆。此次展陈,我们积极探索博物馆光语言的合理使用。展厅空间采用仿自然光,营造出有意义与美感的光语境,给观众一种在阳光下游走历史长河的舒适感。在文物陈列、艺术展项、空间过渡环境等各方面,因条件与展示需求,采用明暗、动静、变化等手段,体现光的艺术塑造性与表现力。光的合理运用,既突显了建筑、展项、展品三者的鲜明个性,又毫无违合感,从而形成了良渚独有的气质。

    600多件文物所用的展柜,全面采用低反射玻璃,高强度的透光率,使文物的展示如水晶般通透,观众走近它拍照的时候,不用怕有反光,进一步拉近了观众与物的距离。

    此外,在展厅中,到处都能看到英语翻译,做到能翻译的地方尽量使用双语系统,这是在展览传播上一种新的尝试。所有的前言和结语,专家经过不下十次的反复讨论,每一个标点符号都经过斟酌,甚至有一些英文翻译,到底应该用什么词,比如“城市”这个词,有很多翻译,最后用的是urban。除了用物说话,要细致了解5000年前的良渚人的生活,还需要大量辅助设备,甚至“黑科技”。新展陈酌情运用技术手段,有模型、场景壁画、雕塑小品、3D打印、数字展示、水墨淡彩画、手绘图等方式辅助解读,直观生动地反映良渚文化和早期国家社会的发展高度。比如,这次改陈展厅里大量运用3D打印技术,包括墓地、宫殿区、作坊区。尤其在钟家港作坊区里,你能看到各种有趣的人:睡觉的、玩儿的、钓鱼的、做玉器的、做木头的、做陶器的,3D打印尽可能还原真实的古人生活场景。

    古今穿越场景_meitu_16.jpg

    古今穿越场景

    同时,技术手段运用注重科学性与先进性。

    比如展览中良渚先民容貌复原,以颅骨为基础材料,结合了人类学、考古学、历史学、解剖学、计算机技术等多学科研究成果与先进技术进行模拟复原。

    3D打印模拟复原良渚手工作坊区_meitu_10.jpg

    3D打印模拟复原良渚手工作坊区

    而展厅内,19部多媒体视频片以三维建模的技术方式呈现,既深入挖掘与解读文化,又实现线上线下“互联网+”的多元展示。其中最炫酷的大片,莫过于“文明圣地”展厅新增的球幕影院,循环播放一部10分钟解读良渚古城及其外围水利系统的影片。

    此外,新展陈对安消防系统进行全面升级改造。全数字安防系统智能、高清、全覆盖,全面保障文物安全。消防系统更新40多项内容,更好地体现预警、疏导、实施的功能。



    蝶变三 宣传推广与公众服务刷爆朋友圈的网红圣地

    良渚博物院华丽归来,通过开放多元的宣传推广、社会教育、学术交流、文创研发、社区互动,不遗余力地拓展了博物馆的社会文化影响力。

    大厅宽敞明亮,展览主题的艺术照壁墙立于大厅中央,咨询服务台、休息凳、自助语音导览机等服务设施,满足观众的服务与导览需求。游客服务空间开设文创区、厕所、母婴室、第三卫生间、热水区、多功能室、志愿者办公室等功能区块,集中打造博物馆的休闲空间。

    博物馆精心谋划宣传矩阵,在中央三台、浙江日报等全媒体报道214篇次,展览开放预热报道半小时网上点击量过50万人次,钱江晚报新闻客户端“浙江24小时”的展览报道,最高单篇阅读量近百万,刷爆朋友圈,良渚博物院成了杭州人的“打卡”圣地。

    社教活动针对校园、社区、场馆等观众特点,有节奏,有计划地举办专题讲座8场、学术研讨会2场,以“良渚遗址背后的TA”“博物馆与社区”为主题开展40余场社教活动,出版《良渚玉器》中英文图录和《赫赫王国》、《良良讲故事——良渚的陶》等科普读物,积极回应当下公众对高品质文化产品渴求的新期待。

    良渚遗址背后的TA系列讲座之‘石话石说——从地质考古解析良渚遗址’_meitu_21.jpg

    良渚遗址背后的TA系列讲座


    良渚玉器中文版_meitu_22.jpg

    《良渚玉器》中文版

    按拓展效应的理念运营博物馆商店。在改陈过程中,积极推动良渚文化主题文创工作,如举办博物馆文创论坛和文创集市,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共同举办“源流·良渚文化遗产创意设计专项赛”,面向全社会征集基于良渚文化遗产资源的文创设计,征集到451组件作品,55件作品入围终评,22件作品获奖;内容涵盖视觉标识设计、日常生活设计、知识传播设计。其中,有7类350款产品,在良渚博物院开院之际推出,琳琅满目、巧思妙想的商品深受观众喜爱。尤其是打印着良渚玉琮、神徽像等图案的3D咖啡,成为到良渚博物院必尝的味道之一。

    良渚文创产品_meitu_20.jpg

    良渚文创产品


    良渚博物院文创产品之一_meitu_19.jpg

    部分良渚博物院文创产品

    为使参观活动成为人本理念的有效载体,展览设置互动游戏室与球幕影院,打造讲解员、志愿者、自助语音导览机、微信智慧导览等多元导览服务。微信智慧导览确立精细化服务目标,设置成人全程、40分钟精品、儿童等导览线路。互联网+360度全景漫游虚拟博物馆,实现了展场在互联网的实景展示。开馆半年,提供讲解服务1800场次,志愿者讲解服务1000余小时。

    良渚博物院家庭、少儿版观展地图2_meitu_18.jpg

    跟着少儿版导览图去参观

    良渚博物院的基本陈列开放半年多来,深受广大群众的青睐。作为展示宣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窗口,新时代良渚博物院在讲述良渚文化、中国故事上将会继续加大探索实践的步伐,坚持贴近基层,贴近群众,让5000年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离群众现实生活近一点,再近一点。

    《中国文物报》2019年4月9日第7版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