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古城规划与梁思成的思想传承

    发布时间:2019-04-05韩 骥

    1980年代,西安的城市建设出现了高潮。按照国务院批准实施的城市总体规划,明确了在保持古都风貌基础上建设现代化城市的指导思想。西安古城保护统观全局,切合实际,既有现代思想,又具中国特色,这和梁思成先生1950年代对北京古都保护的规划和远见卓识密不可分。

    从城市的固有骨干和建筑的整个系统着眼,是西安古城保护的突出特点,它是西安城市规划工作者学习借鉴梁思成中国古都精深见解基础上形成的。梁先生指出:“北京城是一个具有计划性的整体”“北京是一个先有计划然后建造的城(当然计划所实现的都曾因各时代的需要屡次修正,而不断发展的),它所独具的优点,主要就是在它那具有计划性的城市总体。那宏伟而庄严的布局,在处理空间和分配的重点上创造出卓越的风格,同时也安排了合理而有秩序的街道系统,而不仅在它内部许多个别建筑物的丰富历史意义及艺术表现。所以我们首先必须认识到北京固有骨干的卓越,北京建筑的整个体系是全世界保存得最完好,而且继续由传统有活力的、最特殊、最珍贵的艺术杰作。这是我们对北京城不可忽略的起码认识。”

    正是从这个“不可忽略的起码认识”出发,西安古城保护一开始就对城市历史文化层次和古城原有的整体文化特征进行分析研究,在此基础上,提出“保护名城的完整格局,显示唐城的宏大规模、保护周、秦、汉代的伟大遗址”的战略目标,进行控制两环(唐长安城、明西安府城)、两线(唐城中轴线、明城中轴线)、若干点片(文物点和保护区)”的平面格局和“内低外高、轴线对称”的空间形态。

    在市中心区名城13平方千米范围内,完整地保存了传统布局的艺术特色,两条相互垂直的主干道,分别以高大的钟楼、城楼作为对景,使全城笼罩在特定的城市轮廓中,人们在有效的视距之内,往返都可望见壮丽的古建筑形成的对景。在规划决定城市平面格局的道路网时,沿用唐长安棋盘式结构,城市干道采用宽大平直的线型,其空间尺度使人领略到“坦荡荡乎大道通天”的宏伟气势。为了突出古都中轴线的特征,在名城内交叉路口不设人行天桥而采用地下通道,保证了城楼之间视线通畅:南、北大街的建筑布局采用对称手法,1987年在距南门7千米轴线南端,兴建了220米高的西安电视塔,进一步加强了中轴线的艺术特色。为了保持古都风貌,适应城市现代化建设,引导高层建筑的合理布局,西安颁布了“关于控制市区建筑高度的规定”,在西安古城“格局严整、轴线对称、建筑平缓、空间舒展”的传统空间形态基础上,提出了内低外高、轴线对称的控制方案,对古城的整体保护又前进了一步。

    西安是一座地下遗址极为丰富而地面文物建筑较少的古都,由于从城市的固有骨干和建筑的整体系统着眼,制定保护规划,使现存的古建筑以一当十,在城市空间构图中起到点“子”成局的作用,从而较好地显示了古城传统的整体文化特征。

    在城市现代化进程中,历史遗存的文物古迹与不断发展的现代建设,进行着城市空间的再分配。在处理古与今、新与旧的关系上,西安坚持“古今兼顾、新旧两利”,在文物古迹周围进行建设时“强调同周围环境配合,发展新的保护旧的”。这两利原则都是梁先生50年代研究北京都市计划时提出来的。他说:“北京城是必须现代化的,同时北京原有的整体文化特征和多数个别的文物建筑又是必须加以保存的,我们必须“古今兼顾,新旧两利”。他还说:“我们爱护文物建筑,不仅应该爱护个别的一殿、一堂、一塔,而且必须爱护它的周围整体和邻近的环境。我们不能坐视,也不能忍受一座城或一组建筑物受到各种各式直接或间接的破坏,使它们委屈在不调和的周围里,受到不应有的宰割”。他提出:“在今后的建设中……必须是有计划有重点地发展”“必须强调同环境配合,发展新的来保护旧的,这样才能保存优良伟大的基础,使北京城永远保持美丽、健康和年青”。西安是贯彻梁先生这两利原则的受益者,并且在实践中创造了自己的经验。

    园林绿化与保护文物古迹相结合,通过合理分配城市用地,以扩大城市绿地来保护文物古迹,是西安多年来行之有效的“发展新的来保护旧的”的规划手段。在总体规划中,大雁塔、小雁塔、城四门、兴善寺、兴庆宫和大明宫遗址的周围都规划开辟了城市园林和苗圃绿地,总面积占全市公共绿地面积的80%左右。

    1988年在大雁塔东侧落成一组旅游建筑“三唐”工程,就是运用新建筑“以新保旧”的成功探索。“三唐”工程包括唐代艺术博物馆、唐歌舞餐厅和唐华宾馆,总面积27000平方米,按照文物保护与环境规划的严格要求,设计成一组既有明确唐风、又有现代化内部设施的庭院化建筑群体。“三唐”工程低平的建筑轮廓和丰富的内外庭院,与雄伟的塔影形成强烈对比,使驰名中外的大雁塔获得个性的保护,获得新的景观和新的魅力,而“三唐”工程也因塔而知名,获得良好的社会、环境与经济效益。在这项工程规划设计中所提倡的“理解环境,保护环境,创造环境”,是贯彻梁先生两利原则的新成果,对于西安古城保护和旅游开发具有积极的意义。

    对古都城墙存废的论述与保护利用的构想,是梁先生对古都保护的卓越贡献。由于历史的差错和80年代沉痛的反思,梁先生保护北京城墙的理想在西安得以实现,这是我们城市的幸运。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城堡被完整地保存下来,对于西安的古城保护则是举足轻重的战略步骤。

    西安城墙为明代建筑,环绕在市中心区周围,全长13.7千米,南北垣各约4.2千米,东西垣各约2.65千米,墙高12米,顶宽12~14米,底宽15~18米,全城有敌台98座,角楼4座,四垣各有城门一座,均有正楼、箭楼、闸楼三重。城外有宽14~24米的城河环护。这座庄严雄伟的古城堡是明代在唐长安皇城基础上建造的。西安市总体规划综合考虑城墙保护、市政交通、绿化游息各项要求,将城墙、环城林带、护城河、内外环城路综合为“四位一体”的环城工程,从1983年动工至今,明代古城垣13.7千米已基本维修完毕,整治护城河14.6千米,铺装改建城河引水管渠32千米,退水明渠4.6千米,改造环城林及河岸绿地,以及道路隧道1200米,城河隧道400米。环城工程综合整治面积约2.5平方千米,相当于旧城区面积的1/6。在编制规划和决策实施过程中,我们大量援引梁先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早已作出的令人信服的精辟论述,只是由于历史经验,我们增加了一小段文字,提醒决策领导者,在城墙废存的选择上,有着遗恨千古或万世流芳两种结局。

    现在,西安城墙完整地保存下来,它的图形铭刻在西安的市徽上,成为古都的象征。富有特色的环城公园已经开放,中外来宾、广大人民流连忘返,成为西安的骄傲。正如30年前梁先生描绘的那样:“这个城墙由于劳动的创造,它的工程表现出伟大的集体创造与成功的力量。这环绕北京的城墙,主要虽为防御而设,但从艺术的观点来看,它是一件气魄雄伟、精神壮丽的杰作。它的朴质无华的结构、单纯壮硕的体形,反映出为了解决某种的需要,经由劳动的血汗、劳动的精神与实力,人民集体所成功的技术上的创造。它不只是一堆平凡叠积的砖堆,它是举世无匹的大胆建筑纪念物,磊拓嵯峨、意味深厚的艺术创造。无论是它壮硕的品质,或是它轩昂的外像,或是那样年年历经风雨甘辛,同北京人民共甘苦的象征意味,总都要引起后人复杂的情感的。”

    西安古城保护的成就得力于梁思成先生的规划思想,得力于以他为代表的中国建筑界许多前辈们的指导关怀,这是一段我们十分珍惜的历史。对历史的回顾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我们建筑界的前辈,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有着深刻的研究和卓越的见解。他们智慧的结晶和中国建筑文化民族传统的优秀部分,构成一份宝贵的遗产,不珍视它就没有在世界上的地位,这正是我们前进的起点,也是我们信心和依据之所在。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