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结客遍湖海 逢人只肺肝

    ​ ——新见罗瘿公遗函读后

    发布时间:2019-04-02程存洁

    清末民初,我国戏曲艺术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著名剧作家罗瘿公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二人互爱互敬的一段梨园佳话,曾传诵一时。《蒋碧薇回忆录》中写道:“罗瘿公和易实甫两位先生都很热中于捧戏子。他们先捧梅兰芳,尚小云等男角,后来易先生捧仙灵芝,罗先生捧刘喜奎,这两位就都是坤旦了。一次罗先生偶听到程砚秋演唱,大为激赏,认为他将来必定是可造之才,前途无量。可是当时的程砚秋还没出师,他师傅也在想把他培养成一株摇钱树。于是罗先生半用金钱半用压力,为程砚秋‘赎身’,替他租房子成家,全力捧场,程砚秋就此一帆风顺,走红氍毹。”(江苏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罗瘿公病逝后,全赖程砚秋营葬。康有为曾作《闻伶人程艳秋为其师罗瘿公营葬感赋》:“罗井至交甘下石,反颜同室倒操戈。近人翻覆闻犹畏,如汝怀恩见岂多。惊梦前尘思玉茗,抚琴感旧听云和。万全报德持丧服,将相如惭菊部何?”

    关于罗瘿公,如今知者恐怕不多,但在清末民初时的北京,却是一位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的大名人。他“是康有为的大弟子,和樊樊山先生,易实甫先生,同为当时北平的三大名士,在政教两界,说话都很有力量。”(《蒋碧薇回忆录》第39页)他那“宽温敦笃,而有特操”“笃于友生”“结客遍湖海,逢人只肺肝”(《花随人圣庵摭忆》“记罗瘿庵”条)的豪侠尚义,更是令人敬佩!

    数年前,我在整理馆藏文物时,意外地读到罗瘿公写给罗原觉的一通信札,心中甚喜。信札内容虽然简单明了,仅二十余字,却也能从中窥见罗先生的侠义之心。

    该信札现藏于广州博物馆,为罗德慈先生捐赠,一页,横13.2厘米,纵23.2厘米,共3行(图一):

    原举先生鉴:今午十二钟奉/访,望小候,己可行。特问/晨安。 惇曧上。初四日。/

    图一_meitu_3.jpg

    图一

    信札是写在九华堂印制的信笺上的。这种信笺是当时流行的信笺,上面印有“平湖秋月 西湖景致其六 九华堂宝记主人镌”等字以及“宝记”二字篆体印文一方和西湖平湖秋月图。

    信中所书“原举先生”是指罗原觉先生,“举”当是“觉”字粤语发音与之相似误致。罗原觉(1891-1965),原名罗泽棠,别字韬元、弢盦、恽卢等,号道在瓦斋、菜园病叟、平宁瓷佛庵,广东南海人,著名文物鉴藏家兼学者。写信人为“惇曧”,我们结合该信信封上所写“罗缄”,可知是罗惇曧。按罗惇曧(1872-1924),字孝遹,号以行,又号瘿庵,晚号瘿公。广东顺德大良人,近现代京剧剧作家、诗人、书法家、学者。幼攻诗文,与梁启超并为“万木草堂弟子,而稍毗于梁”(《花随人圣庵摭忆》“二七一”条)。罗惇曧23岁中副贡,官至邮传部郎中。晚清名士,以诗名世,与梁鼎芬、曾习经、黄节并称“岭南近代四家”。民国后,先后任袁世凯总统府秘书、国务院参议、礼制馆编纂等职。1912年梁启超在天津创办《庸言》,12月1日出版创刊号,第一卷为半月刊,1914年改为月刊,同年6月停刊,共出版两卷30期。罗惇曧为主要撰述人之一,在《庸言》上发表有《拳变余闻》《中日兵事本末》《割台记》《宾退随笔》《中法兵事本末》《藏事记略》《京师大学堂成立记》《威海卫熸师记》《德宗继统私纪》《曲阜谒圣记》《中俄伊犁交涉始末》《太平天国战纪》《中英滇案交涉本末》《教匪林清变纪》等。著有《鞠部丛谈》《瘿庵诗钞》等。1924年9月23日因肝病不治去世,年仅52岁。

    该信未落年款,只写“初四日”。根据该信信封(横9.7厘米,纵19.7厘米)上的文字“第一宾馆/ 罗原举先生台启/ 罗缄 初四日/”(图二),及第一宾馆位于北京前门外打磨厂,可推知此时罗原觉正在北京出差。从该信信封既无邮戳,也未粘贴邮票,又可断定信函是由罗惇曧托人送达而不是从邮局寄给罗原觉的。根据罗原觉遗存信札,我们得知罗原觉1923年9月至11月20日这一段时间住在北京第一宾馆,最迟在同年11月28日已回到广州。据此可判断,罗瘿公写给罗原觉的这封信札当写于1923年9月至11月间的农历初4日。

    图二_meitu_4.jpg

    图二

    该信函是罗瘿公晚作笔札,信中文字书写舒畅流丽,朴拙险峻,充分显示了他的书法特点。罗瘿公“书学六朝,旁摩魏碑,晚学南海。予所见,以中年之径寸楷书及晚作笔札为最佳,不及乃弟尃庵(笔者按指罗惇曧)之工力,而疏朗之韵味独擅。”(《花随人圣庵摭忆》“罗瘿庵论初学书法”条)。他说:“初学笔画宜平直,宜选唐碑中之结构端丽、不尚奇态者数种,定为常习,或一年半年一易,最易进步。平原之不甚露角者可习,诚悬太瘦露骨,非少年所宜也。若误习恶俗体,先入为主,贻误终身,无药可治也。少年书宁放,不必求太敛,疏野处可取,局促最病,或不合法度而神气开展者最佳,引之法度则成矣。如体格已成,俗不可医,为最下矣。”(《花随人圣庵摭忆》“罗瘿庵论初学书法”条)其论初学书法的一些心得,至今仍值得学习。

    信文显示,罗瘿公致函罗原觉,是为了告知当日12点钟要上门拜访罗原觉,让他稍候自己。此时的罗瘿公已年过半百,又是北京的大名士,而罗原觉时年仅32岁,尚属初入古物行业的新秀。从罗瘿公上门拜访年轻学人这桩小事,我们可窥知罗瘿公有着乐于助人、提携年轻人的古道热肠,有着“结客遍湖海”的胸襟。罗先生的这一胸襟也曾给徐悲鸿蒋碧薇伉俪留下过极深的印象。蒋碧薇回忆,徐悲鸿先生“去拜见康有为,康先生说现在欧战正酣,你们既不能启程赴法,最好还是先去一趟北平,看看能否弄到一个官费,将来出国,两个人的生活可以过得宽裕些。他又说,如果我们愿去,他将给我们介绍几位朋友,请他们帮忙……徐先生拿了康有为先生的介绍信,去看罗瘿公先生……罗先生夫妇对我们非常好,一口答应帮忙,随即写信介绍徐先生去看教育总长傅增湘,请他给徐先生一个公费名额。傅先生看了罗先生的信,立刻答允照办。”(《蒋碧薇回忆录》第38-39页)

    编辑蔡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