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精品云集“细”说唐蕃古道

    ——青海省博物馆“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纪略

    发布时间:2019-03-20青海省博物馆

    补 青海省博物馆馆标.jpg

    青海省博物馆成立于1986年9月,隶属于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是人文历史类综合性博物馆。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青海省博物馆在展览展示、文物典藏、保护修复、社会教育、文创研发、学术研究、总分馆制建设等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逐渐发展成为省内文博行业的领跑者,是青海省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平台。

    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建设文化名省,提升文化自信,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认真践行青海省“五四战略”和“一优两高”战略部署,青海省博物馆在青海省文化和旅游厅、青海省文物局的指导下,于2018年11月牵头组织推出了“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展览汇集青海、陕西、甘肃、四川、宁夏、新疆、西藏七省区文博单位195件(套)精品文物,是近年来青海省内举办的文物来源最广、参与单位最多、珍贵文物占比最大的一次展览,生动反映了唐蕃古道的繁荣盛况及其对沿线地区的重要意义。


    展览策划及结构


    唐蕃古道是我国著名的三大古道之一,全长3000余公里,跨越了陕西、甘肃、青海、四川、西藏等省(区),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重要通道,它不仅是汉藏人民友谊的见证,也是一条文化传播长廊,更是民族交往、贸易往来、宗教传播、维系民族情感与区域联系的纽带。为了向观众全方位展示“唐蕃古道”的前世今生,讲好唐蕃古道上的历史故事,展览策展人员依据历史文献相关记载,以及对“唐蕃古道”所进行的科学考察成果,对道路主干线的走向、驿站加以梳理,对古道涉及的遗址、历史人物及事件、传说故事择要述之,讲述唐蕃间政治、经济、文化往来。着重在时间和空间上对唐蕃古道加以延伸,重申唐蕃古道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

    为确保展览的科学性和严谨性,策展小组在奔赴西藏、甘肃等地对古道遗址做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反复推敲,慢慢细化,提炼凝结形成文本大纲,并多次组织省内外专家对大纲内容进行审核把关,同时组织各参展单位召开联展筹备会,对联合办展的诸多事宜进行初步协调。

    补 日月山场景_meitu_8.jpg

    日月山场景

    “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以时间顺序为展览脉络,以实物展示为主,以文字版、图版等展示手段为辅,共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讲述唐蕃古道的缘起:史前至隋唐时期对道路交通的开拓、利用。二三四部分为展览的主体部分,从唐蕃间政治、经济、文化往来再现唐蕃古道“金玉绮绣,问遗往来,道路相望,欢好不绝”的繁荣景象。第五部分从时间和空间上讲述唐蕃古道的延续性。

    2 唐蕃古道展览展标_meitu_7.jpg

    唐蕃古道展览展标


    重点文物


    “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文物来源广泛、珍品云集,参展文物195件(套),分别来自青海、陕西、甘肃、宁夏、新疆、四川、西藏七省区十家文博单位,其中珍贵文物108件套,占参展文物的55%。


    羽人瓦当

    唐代 青海民和县川口镇出土

    青海省博物馆藏

    3 羽人瓦当_meitu_9.jpg


    泥质灰陶,器形为圆饼形,正面饰有一带翼人物,上身赤裸,双手合十于胸前,双翼平展,发髻高耸,浓眉大眼,面相丰腴,腹部以下饰横纹裳,瓦当边缘一周饰连珠纹。此件瓦当制作精良,形制规整,文化特征明显,散发出唐代自由舒展的艺术风格。这种题材的瓦当唐代并不多见,羽人形象应为西亚文化融入本土文化的反映。


    彩绘打马球泥俑

    唐代 新疆吐鲁番市阿斯塔那墓出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

    4 彩绘打马球泥俑_meitu_10.jpg


    这件泥俑是人与马分别雕制的彩绘泥塑。人俑头戴黑色双髻形幞头,身着圆领绛色长袍,脚蹬高筒皮靴,右臂前伸内折,手握一木棍上扬作击球动作,骑于四蹄腾空作奔驰状的白色马匹上。

    “马球”又称“波罗球”,起源于波斯,后传入吐蕃地区,伴随着唐蕃间人员往来和商贸活动传入中原,经唐太宗提倡盛行成风,一度成为朝野竞相效仿的风尚,后又经我国先后传至日本和朝鲜等国。


    “王中王”波斯婆罗钵文字锦

    唐代 青海都兰县热水墓群出土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5 婆罗钵文字锦残片.jpg



    残片中部为一行连续桃形图案。图案的边缘为青、黄彩条,排列黄色的小连珠。反面红地上织有波斯萨珊王朝所使用的婆罗钵文字,经波斯文专家解读为“王中之王,伟大的,光荣的”。

    藏汉文史书记载,吐蕃在公元660年至866年之间,向波斯等西亚诸国进行了扩张,并且使一些国家臣服吐蕃。写成于公元812年或813年的一则阿拉伯文史料中,当时喀布尔沙多次被称作Malik min mulk al-Tubbat,意为“吐蕃王中王”。此记载正好与该丝绸上的文字内容不谋而合。


    红地中窠对马纹锦

    唐代  青海都兰县热水墓群出土

    青海省海西州民族博物馆藏

    6 红地中窠对马纹锦_meitu_12.jpg


    红地,间以黄、蓝两色分区换色。图案为两个完整的连珠纹椭圆形团窠,团窠内为对马图案。马站立于莲瓣状花台之上,两两相对。马鬃与翼翅呈条带状。颈后有两条结状飘带,翼翅如卷草般向上弯曲。团窠之间以八瓣小团花为中心,形成四方连续的团窠图案,团窠外布置对称的十字花,四向伸出花蕾。

    四方连续的团窠图案在青海地区仍保留了中亚的传统式样,并发展为新的双向连接的团窠图样出现,在文化交流过程中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海兽葡萄纹铜镜

    唐代

    四川博物院藏

    7 海兽葡萄纹铜镜.jpg


    海兽葡萄纹铜镜是唐代铜镜的代表作。铜镜厚重,以高浮雕葡萄纹为主题纹饰,镜钮为海兽,中间夹杂鸟雀、蜂蝶、花草等图案,非常华丽。海兽并不是指海里面的某种动物,此处的“海”字是指我国古代的一种地域观念。镜钮上的这个动物是由西域传来的,故在名称前加“海”字。葡萄是最早来到汉土的异国植物。公元前 2 世纪,张骞出使西域,路经大宛时带回了葡萄的种子,所以这一面镜子上的主要纹饰都不是中原本土的文化要素,正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体现。

    关于铜镜,还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日月山的传说。

    传说文成公主进藏嫁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途径赤岭的时候,公主拿出铜镜照面,镜中却出现了繁华的长安景象和慈祥的父母面容,公主伤心难过,眼泪流成了倒淌河,但想到身负和亲使命,公主毅然决然摔下铜镜,前往吐蕃。公主摔下的铜镜碎成两半,化成了日山、月山,也就是今天的日月山。


    三彩釉陶胡人牵夫俑

    唐代 西安市高楼村出土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8三彩釉陶胡人牵夫俑_meitu_14.jpg

    俑体形高大,身体局部施黄褐色釉,双目突出,头戴幞头,身着袍,腰束带,袍服下摆扎于腰带内。右手曲臂握拳上举,左手握拳下拽,作用力牵马状。足穿圆头靴,站立于椭圆形踏板上。



    “牧马图”画像砖(复制品)

    魏晋  甘肃嘉峪关魏晋5号墓出土

    甘肃省博物馆藏

    9 牧马图画像砖复制_meitu_15.jpg


    砖呈长方形,白粉涂底,土红色勾勒边框,墨线描绘,红黑色敷彩。砖面内容为一牧马人正在牧马。牧马人深目高鼻,衣窄袖,穿长靴,牧马人前方有六匹马,呈飞驰状。


    石马

    西夏  宁夏银川市西夏陵区出土

    宁夏博物馆藏

    10 石马_meitu_16.jpg

    白砂岩质,圆雕而成。双目圆睁,两小立耳,头部微垂,四肢屈膝跪卧于一长方形石板上。颈部断裂,后经修复。石马是西夏皇室和重臣的主要陪葬品,反映了党项族对马等家畜的珍爱,同时也是西夏畜牧业经济发达的佐证。


    慧通禅师印

    清代乾隆年间

    西藏博物馆藏

    11慧通禅师印.jpg

    “慧通禅师”是清朝中央政府封授给第七世、第八世济隆呼图克图的名号。济隆活佛也称功德林,是清代西藏著名的四大摄政系统之一。乾隆十九年(1754年),七世济隆呼图克图“自藏来京,主持雍和宫,教习学艺喇嘛”,而且“尽心释典,笃行勤修”,乾隆皇帝遂封授他为慧通禅师,并颁赐了这枚银印。


    展览设计


    整个展览设计采用对比手法,展览外观入口处以唐式建筑为主,展厅内部以藏式建筑作为中轴线的空间设计,让观众感受到长安与逻些地域文化的差异。展厅整体以藏蓝和绛红为主色调,与其他颜色互衬应用,呈现出质朴、纯净而艳丽的色彩装饰的效果。

    补 展览外景_meitu_18.jpg

    展览外景(上图)

    12.展厅内藏式建筑门厅处_meitu_19.jpg

    展厅内藏式建筑门厅处

    辅助展品应用方面,将会盟纪念碑放置在展厅中轴线区位,当属创意设计亮点。会盟纪念碑作为历史上唐蕃关系的标志物证,以醒目的姿态标识着唐蕃友好的高点,犹如展览的眼睛。在展览结构上,这是一个富有隐喻色彩的元素。

    13.唐蕃会盟纪念碑_meitu_20.jpg

    唐蕃会盟纪念碑

    在时间上叙述,展览体现出鲜明的线性特征。为凸显唐蕃古道沿线不同地域的文化特色,设计团队因地制宜,在色调、造型、空间构件、图文展板设计等方面体现出鲜明的汉、藏文化元素,并且紧密结合展览内容,在相应地面位置利用多媒体投影灯投射出相应地名,整个展厅设计既有宏观唐、蕃风格区分,又在细节上注意文化的传播与融合,与展览内容一起,相辅相成,互为点睛。

    在展厅过渡区是七省区参展单位的文创产品展示区域。与之前所见的临展文创不同的是,这些文创品不是商品,而是展品。整体作为展览的最后一个“展项”——被精心布置,放在橱窗中展示。也作为展览内容的延伸,是新的展陈形式设计的尝试,与整个展览形成完美的融合。

    会盟碑石为展览中心,将展览内容及展厅空间一分为二。

    展览最后一部分内容为唐蕃古道的后续影响,此处设计放置一幅丝绸之路中西交流地理地图,总结性的反映唐蕃古道线性文化遗产在东西方历史交往中的重要作用,从而对展览结构形成高度概括,“古道文化”在时空跨度方面得到了很好的诠释。

    此外,每个展示单元都设计有“河湟”主题的唐诗,唐诗和藏文诗歌的相互穿插,既为传统的图文版面增添了诗意韵味,又与时代背景之民族一家亲相呼应,具有浓郁的人文情怀。

    展览还设计制作了宣传折页,封面主色是藏蓝色,以手绘方式勾勒出“唐蕃古道”,线条简洁,意蕴深远。这不但是对唐蕃古道的诠释,更体现了唐蕃古道是民族交往、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维系民族情感与区域联系纽带的重要作用。


    社教活动


    形式丰富的社会教育活动是观众深刻领悟展览主题的重要形式,青海省博物馆配合展览内容设计,同步组织开展了9项、11次社会教育活动,从不同角度,以多样的形式深刻解读展示唐蕃古道相关文化元素,满足广大观众互动、体验、求知、研究等多层次需求,呈现三方面的特点:

    一是分年龄针对性开展活动。根据不同年龄阶段观众的不同需求,有针对性地策划开展社教活动,比如结合展览开幕,面向成年观众开展了“唐蕃古道”主题节目汇演、传统茶艺文化体验、古筝弹奏、“聊聊文物背后的故事”——专家说文物、名家讲堂等活动,以成年人的视角分解展览内容,阐释展览主题。面向中小学生等低龄参观群体,组织开展了“着古装吟唐诗”、“观展览、答问题”,以及在春节期间开展的“体验丝路沿线汉民族年俗”相关活动,以欢快活泼的活动内容,具象化唐蕃古道文化内涵,加深小朋友们对于展览主题的印象。

    二是将社会力量纳入社教活动。在此次社教活动策划过程中,青海省博物馆充分发挥志愿者优势,除了组织好以往的志愿者讲展览活动以外,所开展的传统茶艺文化体验、古筝弹奏等活动也均由志愿者实施完成,不但丰富了展览社教活动内容,同时拓宽了志愿者活动领域,激发了志愿者的服务兴趣,为强化博物馆志愿者队伍、优化志愿服务资源配置提供了有益借鉴。

    三是在社教活动中首次采用文化形式转化的方式解读展览主题。开幕式当天,青海省博物馆设计了相关主题节目汇演环节,共演出了歌伴舞《唐蕃古道》、民族服饰表演秀《霓虹时光》、唐代宫廷乐《盛唐乐舞》、唐朝舞蹈《司令花》、藏族歌舞《雪域女神》、情景歌舞《吉祥如意》六个节目,从服饰、音乐、舞蹈、器乐等方面展示了唐朝和吐蕃各自独特的文化魅力及唐蕃间的友好往来与相互影响。这些节目的创作编排素材均来自展览内容,通过将静态的、严肃的展览转化为动态的、活泼的节目,实现更通俗易懂的宣传效果。

    补 唐蕃古道开幕式民族舞蹈_meitu_21.jpg

    开幕式民族舞蹈

    展览自11月30日开展至今,累计参观人数约30万人次,结合展览共提供讲解与免费讲解共计2583批次,社教活动直接参与2060人次,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


    多媒体展示手段


    为增强此次展览表现形式的多样性、直观性,增强对展览内容的解读,青海省博物馆首次将展览科技展示手段与展览内容策划同步实施,制作了唐蕃古道动态电子地图、《唐蕃古道》主题动画视频等多媒体内容,对无法通过实体文物展现的沿途地理风貌、民间传说进行补充展示;对参展部分文物进行三维数字展示和3D全息炫屏展示,使观众可以和珍贵文物“零距离”接触,并且通过交互,直观了解部分文物的用途及使用方法,弥补了传统展览只能看文物、看说明、“猜”用途的缺憾;制作部分珍贵文物二维码,并印刷成册,不但可以扫码“听”展品,还可以将文物信息免费带回家;制作线上虚拟展览,由“公主”带领观众虚拟体验,打破地域及时间限制,实现随时随地看展览。

    补 QQ截图20190315133621.jpg

    新媒体展示


    展览延伸


    为满足广大观众看展览、赏文创的多样化需求,青海省博物馆在此次展览策划过程中,同步设计了文创产品展示区域,作为展览的组成部分,汇集各参加单位具有地域及文化特色的精美文创产品近120种,所有创意灵感均来源于参展文物,命名也力求体现唐蕃古道文化意蕴,比如根据唐蕃古道青海道沿线出土的凤鸟实物原型研发的抱枕、行李牌、丝巾、和纸胶带、马克杯、行李杯、雨伞等文创产品,分别取名“惊鸿舞”“天上人间”“花样旅途”“锦上添花”“心有灵犀”“彩凤对舞”“熠熠生辉”“流光溢彩”。所有文创涵盖家居、文体、日用、饰品等多个方面,满足不同观众的个性化需求。

    16.文创精品_meitu_22.jpg

    文创精品

    同时,青海省博物馆配合展览主题,出版发行了《丧葬美术与生活画卷——丝绸之路青海道沿线古代彩绘木棺板画》《唐蕃古道资料汇编》《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图录》等学术成果。

    补 出版资料合集_meitu_24.jpg

    出版资料合集

    “唐蕃古道——七省区精品文物联展”自推出以来社会效益显著,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和参与,吸引了外省市观众专程前来参观,呈现了“为一座博物馆而赴一座城”的诗意画面,在省垣学术界引起了关注古道文化的话题热潮,观展览、听讲座、聊古道一时间成了省内高校、相关科研机构的新时尚。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