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马萧林委员: 建议加强对甲骨文的宣传推广 加强文物保护执法队伍建设

    发布时间:2019-03-16 本报记者 李 瑞

    加强对甲骨文的宣传推广

    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告诉记者,今年两会将提交《关于进一步加强对甲骨文宣传推广的提案》。建议解决甲骨文在宣传推广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马萧林说,今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从1899年王懿荣发现甲骨文至今的120年来,几代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和历史学家筚路蓝缕,发掘出土了15万多片甲骨,发现甲骨文单字4500多个,其中可完全释读的有1000多字。甲骨文的发现,标志着我国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的商代,中华文明的记录从甲骨文开始至现代汉字一脉相承,甲骨文也成为见证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重要标识。作为我国最古老的成熟文字,甲骨文承载的不仅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更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

    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字是中国文化传承的标志。殷墟甲骨文距离现在3000多年,3000多年来,汉字结构没有变,这种传承是真正的中华基因。”2017年11月,“甲骨文”项目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标志着甲骨文的重要文化价值及历史意义已在世界范围内得到高度认可。因此,宣传推广甲骨文可以使甲骨文的重要文化价值在传承中弘扬,在弘扬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对于加深理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定文化自信,凝聚精神力量,推进中华文化“走出去”,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据马萧林了解,近年来,随着殷墟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中国文字博物馆建成开馆、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等一系列重大文化事件的呈现,全社会形成了一股强劲的甲骨文宣传推广热潮。但是,认真总结当前甲骨文宣传推广的现状,不难发现,在甲骨文的宣传推广方面还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是教育部门没有形成甲骨文宣传推广机制。虽然义务教育语文、历史教材中增加了部分甲骨文等古文字知识的内容,甚至有地方教育机构还提出了甲骨文进校园、进课堂、进教材的主张,但仍未形成富有成效的甲骨文等古文字宣传推广机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二是缺乏通俗易懂且严谨科学的普及教材。据不完全统计,从甲骨文发现至今,甲骨文普及读物已有数百种之多,但这些普及类读物难以兼顾通俗易懂与严谨科学,并且针对性不强。

    三是社会宣传推广力度不够。近年来,一些博物馆和电视台开展了甲骨文等古文字的宣传推广活动,但宣传推广力度显然不够,公众对汉字文化仍知之甚少。此外,大多数甲骨资源仍然收藏在博物馆或发掘单位的库房内,公开展出的较少,公众难以近距离接触。

    四是甲骨文教育推广的师资力量薄弱。由于甲骨文等古文字学科专业性较强,艰涩难懂,且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需求有限,因此专业从事甲骨文等古文字教育推广的师资力量十分薄弱。

    为此,马萧林建议从五个方面加强甲骨文的宣传推广。

    一是加快编辑出版甲骨文普及读物。建议教育部协调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组织编写既通俗易懂又科学严谨的甲骨文教材和普及读物。

    二是加快建立宣传推广甲骨文的教学机制。建议在小学和中学阶段适当安排甲骨文普及课程,在高等院校开设甲骨文或与甲骨文相关的选修课程。

    三是加大甲骨文展示宣传推广力度。甲骨收藏单位、博物馆和各类媒体要利用各自优势,充分展示、宣传推广甲骨文知识和甲骨文化。

    四是加快培育甲骨文师资队伍。编写简易教师培训教材,制定培训计划,对中小学语文教师开展甲骨文知识培训、教育案例示范观摩等活动,以便加快建立甲骨文师资队伍。

    五是加快甲骨文宣传推广试点工作。建议教育部或河南省教育部门在甲骨文发现地安阳首先开展试点工作,然后总结经验逐步向河南全省和全国推广。


    加强文物保护执法队伍建设


    在3月3日的“部长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呼吁各市县的书记、县长们,多关心和支持基层文物部门和队伍建设。全国政协委员、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今年两会即将提交的《关于加强文物保护执法队伍建设的提案》与此不谋而合。

    马萧林坦言,近年来,我国文物事业取得很大发展,文物保护利用水平不断提高。但也要清醒看到,我国是文物大国,又处在城镇化快速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文物保护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马萧林说,十九大以来,党中央结合时代发展特点,进一步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目前,机构改革已接近尾声,从已知情况来看,文物系统力量不但没有得到加强,反而进一步由省到市再到县层层削弱。

    一是省级文物行政部门被弱化。从全国来看,有的由省政府直属正厅级部门的省文物局被撤销,有些由省文旅厅管理的副厅级文物局被撤销;由省文旅厅加挂文物局牌子的情况普遍存在,一般下设两个文物管理处室。

    二是市、县级文物行政部门被进一步弱化。以河南为例,机构改革前全省18个省辖市中,7市设置文物局,在编人员108名,其他11市为文广新局内设科室,在编人员29名,其中4市各有1名;全省158个县(市、区)中,设文物局的28个。机构改革后,仅有3市设置文物局,其余15市均为挂牌局或内设机构;个别原设有文物局的县(区)现已撤销,许多文物资源大县(区)没有设置文物行政管理机构,人员紧缺问题十分突出,文物保护管理工作,特别是文物安全工作令人担忧。

    鉴于此,马萧林建议,一是加快建立国家文物安全督察机制,强化省级文物部门督察巡察职责,切实落实文物保护属地管理要求和地方各级政府主体责任,提升全社会文物保护法治意识。

    二是加强省、市、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队伍建设,明确专门机构或者专人负责文物执法工作,加大文物行政执法力度,确保文物安全工作不因文物行政机构撤消或机构编制压缩而弱化。

    三是加强省市县文博事业单位建设,提升文博队伍的专业能力和技术水平,弥补文物行政机构弱化带来的管理能力不足的问题,推动文物保护利用工作健康持续发展。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