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重庆市合川区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

    发布时间:2019-03-11

    钓鱼城位于重庆市合川区东城半岛的钓鱼山上,西距合川城区约5千米,行政隶属合川区钓鱼城街道办事处。在13世纪宋蒙(元)战争中,钓鱼城为宋廷川渝山城防御体系的“八柱”之一,雄关高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扼嘉陵江、渠江、涪江之口,居高临下、凭山控江,实为巴蜀要冲;合城军民“婴城固守,百战弥厉”卅六载,竟“以鱼台一柱支半壁”河山,创造了以山城设防击败蒙古铁骑的奇迹。

    04图4 衙署建筑布局(俯视)_meitu_49.jpg

    衙署建筑布局(俯视)

    范家堰遗址为南宋衙署建筑遗存,位于钓鱼城西部的二级阶地上,背倚钓鱼山,面朝嘉陵江,南依薄刀岭,北邻马鞍山,与牟山、虎头寨隔江相望,海拔293米,地势西北低东南高,呈阶梯状分布,被景区旅游步道分为东、西两部分。

    02图2 遗址全景及周边环境(俯视)_meitu_48.jpg

    遗址全景及周边环境(俯视)

    2017年8月~2018年4月,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范家堰遗址开展第四次主动性考古发掘,计划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2016年、2017年获批任务合并发掘),因范家堰遗址为衙署遗址,遗迹分布密集且规模大,故在原有发掘面积基础上适当扩方,新发掘清理房址、灰坑、排水沟、墙、道路、门等各类遗迹59处,补充清理前三个年度揭露的遗迹46处,出土陶、瓷、铜、铁、石等器物标本644件。

    05图5 衙署办公区围墙、中轴线建筑群及附属建筑(西北→东南)_meitu_50.jpg

    衙署办公区围墙、中轴线建筑群及附属建筑(西北→东南)


    衙署建筑分为办公区和园林区两部分,办公区由围墙、中轴线建筑群和附属建筑三部分组成;园林区以大水池H1为中心,环绕分布门屋、亭榭、高台建筑、截洪沟及券顶涵洞等;此外,衙署排水系统保存较好,规划科学合理,极富特色。

    衙署建筑办公区

    办公区平面形状近凸字形,长约110米、宽约34~72米、高差约22米,面积7000余平方米,方向320°。外部以高大厚重的夯土包石墙围合,内部以府门—中院—设厅—后堂为中轴线,轴线两侧为规模略小的相关附属建筑。

    11图11 衙署园林区(俯视)_meitu_55.jpg

    衙署园林区(俯视)

    围墙  围墙是绕衙署办公区一周的夯土包石墙,长308米、宽1.4~3米、残高0.5~3.2米,内、外石墙以楔形条石丁砌而成,逐层收分,外墙修凿为平整斜面,石墙间以粘土夹石块层层夯填。围墙外部环绕排水暗沟。

    中轴线建筑群是衙署办公区的核心建筑,为一组四进院落,自前至后为府门、中院、设厅、后堂,以踏道、甬道相连。

    府门  F18平面形状为略不规则的长方形,前窄后宽,面阔21.56米、背宽22.66米、进深9.18米,方向315°,与中轴线其余建筑方向存在约5°偏差。残存柱础、磉墩、地栿石等,柱础为方座覆盆形,磉墩以长方形石板铺成,地栿石为修凿规整的长条石。府门F18应为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前后设廊的歇山顶建筑。府门前踏道L10与府门同宽,残存5级。

    中院  F29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面阔32.4米、进深22.6米,包括仪门、前厅、厢房、天井和戒石亭等。仪门位于前厅中部,门道宽2.6米、进深0.75米。前厅平面呈长条形,残存10个柱础、6个磉墩,仪门两侧房屋均面阔4间。两侧厢房位于中院左右两侧,平面呈长条形,扰毁严重,均面阔5间。前厅、厢房内侧有廊庑。天井由前厅、厢房、廊庑等围合而成,以长方形石板墁地,四角各有一处八角形夯土包石基座,边长0.8米、残高0.10米。中院应为三合院,入口为仪门,前厅、厢房及廊庑为衙署办公区域,八角形基座应为戒石亭基座。

    设厅  F15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面阔23.5米、进深 11.28米。残存方形磉墩14个,以2~3块长条石并列平铺构筑,地面以灰色或灰红色的陶制方砖墁地,方砖边长36厘米、厚4.5厘米。设厅F15为中轴线主体建筑,推测前有月台,面阔五间、进深四间、前后设廊的庑殿顶建筑,房内部分可见金砖墁地。

    后堂  F43规格最高,所用石材均打磨光滑,大部被步道占压尚未发掘,后堂的东北角残存四个方座覆盆状柱础,顶面浅凿柱心定位十字丝。依据发掘现状推测应为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面阔20.99、进深9.22米。

    后堂与设厅之间有两个沿中轴线对称的长方形景观水池H26、H27,长4.26米、宽1.45米、残深1.2米,以打磨平整光滑的长方形条石砌筑,无入水口,水池之间有暗沟相连,通过镂空排水孔连接衙署排水系统。H26上部残留有石雕神兽和莲花纹镂空排水孔。

    附属建筑  办公区的附属建筑主要分布于中轴线建筑群的左右两侧,规格相对较小。

    右侧附属建筑揭露不多,较为重要的是府库F47,长8.05米、宽4.95米、残深约4米,方向225°,为竖穴土坑石构拱券门券顶建筑,两扇石门保存状况较好,制作精细。

    左侧附属建筑前部全部揭露,由低到高为F4、F6、F17三级高台建筑,以踏道相连,保存状况不佳,仅F17保留少量铺地石板、柱础石及地栿石等。F55位于平台F4南部边缘,依围墙Q6而建,平面形状为长方形,长约11.04米、宽约6.96米,方向302°,东端中部有一长方形夯土石构平台,高出地面约0.4米,地面中部以陶制方砖铺地,推测可能为祭祀性质建筑。

    10图10 府库F47(西南→东北)_meitu_54.jpg

    府库F47

    衙署建筑园林区

    位于办公区左侧,平面形状近梯形,长约120米、宽约32~52米、残高约1~4米,面积近4000平方米。该区域以大水池为中心,西端有门屋,北部、东部为大型高台建筑,东北端于天然巨石上建亭榭,西部、南部为环绕大水池的截洪沟和券顶涵洞。

    大水池  H1长53.2~69米、宽15~30.4米、最深处残约3米,面积近1400平方米,容积逾4000立方米。西部、南部以夯土包石墙Q2、Q5构筑池壁,北部、东部以F1、F16等建筑的高台作为池壁。

    门屋  F2位于园林区最前端,为出入该区域大门,兼具房屋作用。

    高台建筑  F1、F16等均为临水所建大型高台建筑。

    亭榭  F54建于大水池H1东北角天然巨石之上,残存方形柱础及础槽6个,呈正六边形分布,推测可能为六角亭或圆亭。

    截洪沟  G8位于大水池H1南部,长86.34、宽1.50~2.20、残深1.20~2.10米,以夯土包石构筑,部分錾凿山岩而成。该沟主要用于防止山洪冲刷、淤填大水池H1。

    涵洞  CM1为石构券顶涵洞,起券所用条石截面均为五边形。

    排水系统

    范家堰遗址地面建筑毁坏不存,但排水系统保存较为完好,规划科学合理,有明沟、暗沟、蓄水池、沉砂池等,纵横交错,连为一体,迅速将雨水排出,避免积水。

    出土遗物

    遗址出土遗物众多,比较重要的有铁雷、铜棋子、铭文瓦、青白釉瓷器等。H1、H27中各出土了一枚铁雷,这是范家堰遗址乃至整个钓鱼城首次发现火药武器,在奉节白帝城也有发现,说明火药武器在宋蒙(元)战争中的使用可能已较为普遍。铜质象棋子两枚,分别为“卒”“砲”。铭文瓦发现有“淳……”“大宋……”“隆興二年……”“合州巴川……”“……修職造”“五通山王土地”等铭文。出土青白釉瓷器较为精美,多为印花芒口碗、斗笠碗等。

    13图13 铁雷(H1⑦:4 )上、(H27②:12)下_meitu_56.jpg

    铁 雷

    14图14 铜棋子—砲(ⅣT0315⑩:2 )、卒(TN21W49④:1).JPG

    铜棋子—砲、卒

    15图15 青白瓷印花芒口碗、斗笠碗_meitu_58.jpg

    青白瓷印花芒口碗、斗笠碗

    学术意义

    范家堰遗址规模宏大、布局规整、轴线清晰、性质明确,是目前国内罕见的经过大规模考古发掘、保存极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其规格形制、空间布局与南宋《平江府图碑》《景定建康志》所绘衙署建筑高度吻合。结合钓鱼城遗址南一字城、古地道既往考古发现及堪舆地望、空间分析,应为《宋史》、万历《合州志》所载淳佑三年(1243年),四川制置使余玠纳播州二冉之策修筑钓鱼城时所徙合州州治。

    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是钓鱼城的政治军事中心,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的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山地城池特色,丰富了中国宋元时期都城以外的城市考古资料,为我国宋代城址与衙署建筑、古代园林及宋蒙(元)战争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遗存。园林区的大水池规划科学、设计精妙,引、蓄、灌、排有机一体,填补了宋代山地大型水利工程考古发现的空白,是宋代城市规划思想、水利营造技术的真实反映。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