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策展述略

    发布时间:2019-03-09毛 敏 荣 亮 张 沁

    2018年12月21日,“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在中国航海博物馆拉开帷幕,这是我国博物馆界首次以“航海科技”为主题举办的展览。航海科技邂逅文物精品,将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精彩?

    微信图片_20180629133840_meitu_16.jpg

    中国航海博物馆外景展

    一、国内首创的展览选题

    中国地域辽阔、山海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内陆与海洋文化相得益彰的大国。然而,由于近代以来的“落后挨打”,尤其是西方列强凭借“船坚炮利”打开了中国的大门,这使得国人逐渐对传统失去了骄傲与信心,对海洋充斥着恐惧与迷茫。

    1_meitu_6.jpg

    展厅入口

    事实上,古代中国是世界上强大的航海大国之一,辉煌灿烂的“海上丝绸之路”,为世界跨区域、跨民族、跨文化的交流融合作出了突出贡献。东、西方商品能够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往来贸易,其前提是航海科技的不断提升。正因为古代中国拥有令世界瞩目的航海科技成就,才能推动“海上丝绸之路”不断走向新的辉煌。

    有鉴于此,中国航海博物馆集全馆之力,联合馆外港航机构和文博机构专业力量,历时两年精心筹备“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力求全面反映中国古代航海科技的辉煌成就及对世界航海进程的突出贡献。


    二、四性一体的展览亮点

    本次展览融文物性、科学性、艺术性和体验性为一体,力求让不同层次、不同背景、不同年龄的观众都能在观展过程中有所收获。

    2_meitu_8.jpg

    四大海船

    文物性。从馆藏4万余件藏品中精选展品180余件/套,并从中国港口博物馆等单位借展重点藏品,从实物角度生动展示橹、舵、帆、锚、榫钉、艌缝、水密隔舱、逆风调戗、陆标导航、牵星过洋、指南针、航海图等独具中国特色的航海科技发明。展出的重要藏品包括田螺山遗址出土新石器时代木桨、汉代羽人划舟纹羊角铜钮钟、南宋执罗盘陶俑、南宋石碇、金代海舶纹菱花铜镜、明代航海罗盘、明代四爪铁锚、明代宝船厂造船工具一组、民国《针路簿》等,精品荟萃、重器辉映。

    3_meitu_10.jpg

    顺风相送绘宝图

    科学性。以最新研究成果为基础,精心绘制大量图文版、结构图、复原图。图版内容丰富且信息量大,与展品形成视觉直观与深入品读的呼应关系,图表达30多处,其中包括橹的运动轨迹及受力分析图、平衡式梯形斜帆图、开孔舵结构图、四大海船的结构分解图,逆风调戗示意图,牵星板操作图等。制作“水密隔舱”“福船解密”两大动画视频,辅以模型、触摸屏等手段,通过深入浅出的方式,让普通观众也能理解复杂的航海科技知识。

    3_meitu_10.jpg

    顺风相送绘宝图

    艺术性。展览设计营造浓郁的海洋氛围,通过投影、场景复原、环绕音箱等声、光、电手段,让观众获得立体化的观展体验。整体布局磅礴大气、展线科学、陈设精致,打造让观众可以跨越时空进行精神交流的环境。

    4_meitu_12.jpg

    逆风调戗

    体验性。注重让观众在互动体验中理解航海科技知识,设置“榫卯拼接”“请你来摇橹”“舵叶大转盘”“翻页识风标”“动手指南”五个物理展项;“船行八面风”“郑和舰队编阵”两个体验游戏;还有孩子们专享的“海船画室”,精心打造一个“好看又好玩”的展览。

    3_meitu_10.jpg

    水密隔舱


    三、精彩纷呈的文本策划

    展览共分四个单元,在第一单元追溯航海历史发展脉络的基础上,第二和第三单元分别介绍造船和行船科技,第四单元则为航路指南和航海图,逻辑有序、内容丰厚。

    微信截图_20190309193348_meitu_17.jpg

    第一单元为“舟楫溯古源流长”。浩渺未知的海洋无法阻挡中国古代先民探索的脚步,《竹书纪年》《诗经》《论语》等文献的记载,以及贝丘遗址、有段石锛、木桨、独木舟等实物资料,共同见证了中华民族对海洋的早期探索和开发。以上虽然并非直接的航海活动,却为中国古代航海科技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内容的展示,让观众对古代航海科技有更深刻和更理性的认知。

    第二单元为“行舟致远造大船”。我们分榫钉艌缝、一橹三桨、张幔曰帆、见风使舵、碇锚泊船、水密隔舱、四大海船七个部分来讲述中国古代造船技术的发展与演变。橹、舵、帆、锚、榫钉、艌缝、水密隔舱等发明,都是中国对世界航海科技的重要贡献,集以上多项技术为一体而产生的福船、广船、沙船、鸟船等优良航海船型,是中国古代航海科技的华丽体现。造船技术的创新发展拓展了海外交通的范围与广度,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交通载体。

    我们选取席帆舟筏、海舶纹菱花铜镜、羽人划舟纹羊角钮钟、陶船、江陵出土西汉木船、石碇、单齿木铁锚、四爪铁锚、艌缝工具等藏品,同时设置了“榫卯拼接”“请你来摇橹”“舵叶大转盘”“翻页识风标”等多个物理互动展项,“郑和舰队编阵”互动游戏,以及水密隔舱、福船解构动画视频。

    第三单元为“牵星过洋行四方”。从逆风调戗、陆标导航、浮针辨维、过洋牵星四个维度来讲述古代航海科技发展的航行技术。中国古代优良海船建造以后,需要航行系统的支撑才能达到目的地,这一系统是天文定向、地文定位、海洋气象、海上导航等科技的综合应用。我们选取了风水罗盘、航海罗盘、执罗盘陶俑、黄埔港帆船画、“宝山烽堠碑”拓片等藏品,全面展示逆风调戗、陆标导航、指南针、牵星过洋等天文航海、地文航海科技。

    中国古代木帆船的航海性能优于西洋横帆船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利用风力行船的技术领先世界,尤其是通过“逆风调戗”技术达到“八面来风,皆为所用”的境界,西方的帆船到16世纪才达到这一水平。我们在展览中制作了“船行八面风”的动画游戏,让观众通过换帆操作使船只能够逆风行船。古代航海主要通过“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的方式导航,我们将展厅局部区域打造出静谧的星空,变换北辰星、织女星、华盖星和水平星,让观众获得“船行大海、仰望星空”的体验。

    第四单元为“顺风相送绘宝图”。主要从航路指南、图行天下两个部分来展示中国古代航海相关的典籍、海图。我们挑选了《海道经》《航海地理指标》、《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舟战以律抄》《古航海图考释》《筹海图编》《浙江海运漕粮全案重编》《木活字刊武备志》《新绘沿海长江险要图》等珍贵图书资料进行展示外,同时用投影的方式对《郑和航海图》全景动态展示,展示郑和下西洋时的山形水势。我们还复制展示了《明代东西洋航海图》《坤舆万国全图》,前者标有罗盘与比例尺,带有明显的西方现代制图理念,是首张具有现代指导意义的中国古代航海总图;后者为我国第一幅采用经纬度与投影法绘制、较为完整的世界地图。


    四、匠心独运的形式设计

    展览形式在展品陈列的基础上,运用多媒体视频、展项互动、浸入体验、场景塑造等多种辅助形式及声、光、电等艺术手段来提升观众对展览的理解度和参与度。

    空间布局创新性。此次展览展厅具备精品文物的展出条件,包含恒温恒湿空调系统及安、技防等安全措施,但客观来说面积偏小。该展览以“航海科技”为主题,决定了其展示内容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展品中包括大体量的船模、橹、锚,此外还有大量的图文版面、场景、展项,现有空间无法满足展示内容的需求。因此,在空间布局上将展厅入口的坡道长廊纳入了展示空间中,将第一单元的部分内容置于此区域展示。这样一方面解决了空间承载力的问题,另一方面,这种渐入式的信息传达方式,能更有效地给初到观众更多的代入感。其次,在坡道与展厅入口交界处的凹型平台处,设计供小朋友使用的“海船画室”。这一部分的设计既隐蔽了原本建筑装饰中的功能房,又保证了坡道入口到展厅入口的形式效果完整性。再者,在展厅内部的结构划分中,运用中岛地台、独立影院、互动穿插等布局形式保证展示疏密有序,人员参观动线流畅。

    辅助展品多样性。此次展览除文物展品外,还适当添加了包括模型、场景、图表等艺术型辅助展品以及包括多媒体、视频、机械装置、动画游戏等科技型辅助展品。用“试一试”的方式传递“造船”“行舟”等航海科技知识,此类设计的运用一方面补充了实物展品的不足,更增强了科技类信息传达的通俗性、观赏性、趣味性和体验性。

    氛围营造沉浸性。展览整体以黑白灰、海洋蓝为空间色彩基调,点缀具有历史感的褐色,打造了一个具有神秘感及科技化的展示空间。展板设计风格大气稳重,内容传达简洁明了,并多处提炼展品的特色亮点,将其内容转化为设计元素加以版面装饰,做到了形式设计与展示内容的完美衔接。


    五、多元立体的展览配套

    我们希望通过多种多样的展览配套产品开发,不仅可以使更多的民众来到博物馆参观并获得文化享受,也可以让那些看不懂展览的孩子,以及那些无法来到博物馆参观的公众,也可以获取来自展览的信息和启示。

    配套“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举办社教活动200余场,各类讲解700余场。邀请刘义杰等专家学者举办学术讲座,配套出版《中国古代航海知识读本》等科普读物,在《国家航海》《大众考古》上发表系列研究成果。制作航海指南针、朝宗于海布袋、清代指南针钥匙、舵轮徽章、指南针手机套和相关船模等文创产品20余种,让观众可以把展览的记忆带回家。

    展览布展、开幕及展出过程中持续通过官方微信、东方卫视、上海发布、人民网、新华网、解放日报等多家媒体进行报道和专访,获得各级领导、文博同行、专家学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中央、省市30多家媒体报道达200多条,成为上海市民热议的“网红展览”。

    我们还在官方网站、多媒体系统、“两微一端”上进行展示,并将展览送入浦东机场、虹桥枢纽、地铁、社区、校园。2019年,展览还将赴葫芦岛市博物馆、荷兰鹿特丹海事博物馆展出。


    中国航海博物馆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我国第一家国家级航海博物馆,长期致力于弘扬航海文化、传播华夏文明。我们希望以“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为契机,与社会各界携手,传播中国航海知识,讲好中国航海故事、增强航海科技自信、助推航海文化复兴。


    中国航海博物馆陈列展览十年回顾

    毛  敏

    2010年7月,中国航海博物馆(以下简称中海博)正式对外开放,在开馆之初即精心筹备设置了航海历史馆、船舶馆、航海与港口馆、海事与海上安全馆、海员馆、军事航海馆共六大基本陈列。截至当前,中海博共主办各类临时展览40多个,参观人数累计近200万人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一、陈列展览屡创佳绩

    2010年,中海博基本陈列获2010年上海市陈列展览精品奖、“辛亥·海军: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特展”获2011年上海市陈列展览优秀奖、“航路1600:中荷航海交流400周年”获2012年上海市陈列展览精品奖、“海上·上海:城市与航海的故事”获2013年上海市陈列展览组织奖、“漾舟信归风:中国古代船模展”获2017年上海市陈列展览精品奖。

    2018年,中海博和南京市博物总馆、宁波博物馆共同主办的“CHINA与世界:海上丝绸之路沉船与贸易瓷器大展”,被列入“5·18国际博物馆日”“7·11中国航海日”上海主会场重要活动之一。

    2018年7月举办的“扬帆新时代: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成果展”,在20天展期内,观众参观量达到3.4万人次。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副部长何建中,上海市市长应勇、副市长时光辉等领导前往参观。

    二、基本陈列稳步提升

    中海博六大基本陈列系开馆之初精心筹备而成,陈列文本数易其稿、形式设计精益求精,总面积超过11000平方米,其中航海历史馆、船舶馆、航海与港口馆、海事与海上安全馆的面积都超过了2000平方米,内容充实、展品丰富,通过回顾和展望我国航海事业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从不同角度展示航海历史、科技和文化。

    开馆以来,六大基本陈列得到进一步的完善和提升,其中2011年对航海历史馆和航海与港口馆、2012年对军事航海馆、2018年对航海历史馆进行优化升级,使得基本陈列能够不断推陈出新,获得较好的展示效果。

    三、临时展览精彩纷呈

    中海博临时展览紧紧围绕“航海”主题,初步形成系列航海主题展览,例如2012年举办的“海上两万里:馆藏西方航海文物精品展”、2014年举办的“瓶海扬帆:上海中国航海博物馆藏瓶中船”、2017年举办的“向海而兴: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成果展”和“海帆流彩万里风:18、19世纪外销艺术品展”、2018年举办的“走进蔚蓝,探索深海:海洋知识科普展”和“风好正扬帆:中国古代航海科技展”等。

    贴合航海相关时事动态,举办多项契合社会热点的临时展览,例如结合辛亥革命100周年,举办“辛亥·海军”展览、结合上海开埠170周年,举办“开放中前行:上海开埠170周年历程展”、结合中国海军亚丁湾护航五周年,举办“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亚丁湾护航五周年纪念特别展”;结合甲午海战120周年,举办“甲午海鉴:纪念甲午海战120周年”、结合抗战胜利70周年,举办“卢作孚的中国梦:民生公司成立90周年纪念展”等。

    四、办展形式丰富多样

    中海博积极采用引进展、输出展、合作展、交流展等不同方式,与国内外不同机构密切交流,合作共赢。

    与国外博物馆交流办展。2011年,“阴与阳:中荷航海文化交流展”赴荷兰鹿特丹海事博物馆;2012年,又与荷兰鹿特丹海事博物馆合作举办“航路1600”展览;2015年,与英国国家航海博物馆、荷兰鹿特丹海事博物馆合作举办“航向世界”展览;2019年,“郑和下西洋”展览赴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大厅展出。

    与国内博物馆合作办展。与台湾长荣海事博物馆、中国海关博物馆、中国港口博物馆、上海历史博物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南京市博物总馆、广州市博物馆、宁波博物馆、广州辛亥革命纪念馆等机构合作举办展览,参与中国国家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福建博物院等机构的重要展览。输出展览至江汉关博物馆、温州科技馆、绍兴科技馆、松江博物馆、黔东南民族博物馆、龙海市博物馆、浦城博物馆等机构展出。

    将展览送入“大千世界”。通过各种方式,将展览送入虹桥枢纽、浦东机场、地铁站、学校、社区,以及金茂大厦、城市规划馆、环球港等多种场所。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