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渐江《黄山图》与遗民情感

    发布时间:2019-02-19 潘旭辉

    婺源博物馆藏渐江《黄山图》,纸本立轴,设色,纵145厘米,横47厘米,无款,右下楷书“辛丑”二字,左上有清人汤燕生题跋:“于鼎老道兄藏渐师玅画,自云与所居谼中相似,漫成二诗应教:世路多纠纷,经始黄山下。谼中擅奇胜,司马昔休驾。秉顾就山楼,观经而语稼。愚公愚其谷,巢父巢为籍。东林聚高贤,月泉有精舍。汪子纵天游,陶谢亦其亚。名山图在兹,流观继日夜。阳崖开春远,数峰远相揖。深楼与雾冥,洁宅凭茅葺。密竹衔岸阴,长松亘堤立。谼中楼隐地,境与画图逼。翠微缘路明,回环抱谿入。迥出物表尘,相携素心集。高僧染侧理,烟霄净墨汁。前身巨然师,落笔讵可及。九衢尘污人,丹青羡原隰。黄山弟汤燕生。”钤白文“补过斋”、朱文“岩夫”。

    36110014-01342-A-2_meitu_38.jpg

    渐江(1610-1664),俗姓江,名韬,字六奇,后改名舫,字鸥盟,安徽歙县人。少孤贫,有远志,性狷癖,能苦学,事母至孝。明朝覆灭后,曾参加反清复明的斗争,复明希望破灭后,到武夷山,皈依古航禅师,削发为僧,为僧后法号弘仁,字无智、无执,号渐江、渐江学人、渐江僧、梅花古衲。工诗文、书法,擅山水,也写梅,且偶作人物。渐江的个人思想与当时的时局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诗画中常有流露。其绘画在当时及后世享有极高的声誉,与石溪、石涛、八大山人并称为“清四僧”;是新安画派的开创大师,和查士标、孙逸、汪之瑞并称为“海阳四家”或“新安四家”,是“新安画派”的领袖;与石涛、梅清为“黄山画派”中的代表人物。

    题跋者汤燕生(1616-1692),字玄翼(元异),号岩夫、黄山樵者,太平(今属安徽黄山)人,一说姑苏(今苏州)人。明诸生,明亡弃,入清后,优游隐居寓于芜湖,教书自给。精篆隶,古淡入妙;善于绘画,究心易理;诗尚唐音,每有兴亡之感,堪称诗史。

    渐江山水取法宋元诸家,从宋人入手,上入晋唐之室,而后参“元四家”,尤醉心于倪瓒。《图绘宝鉴继纂》中记载:“善画山水,初师宋人,及为僧,其画悉为元人一派,于倪、黄两家,尤擅长也。”张庚《国朝画徵录》亦载:“山水师倪云林。”渐江在其画中署款也经常题“仿倪云林”。然因师造化的不同,渐江的画即似倪云林,也不似。倪瓒长期生活在太湖流域,多画疏林远岫,以平远湖山为绘画的主要取材,表现出天真疏淡的意境。渐江在技法上虽然是继承前人的传统,但从不泥古,以云林之神韵而直师造化,别开生面。他长期居住于黄山、白岳之间,多见层峦深壑,老树虬松,并加以概括和提炼。故宫博物院藏渐江《黄山图册》后有其好友萧云从、程邃、査士标等数家题跋,皆推崇备至,作为“姑熟画派”的领袖萧云从云:“山水之游,似有前缘。余尝东登泰岱,南渡钱塘,而邻界黄海,遂未得一到。今老惫矣,扶筇难涉,唯喜听人说斯奇耳,渐公每与我言其概。余恒谓天下至奇之山,须以至灵之笔写之。乃师归故里,结庵莲花峰下,烟云变幻,寝食于兹,胸怀浩乐。层峦怪石,老树虬松,流水澄潭,丹岩巨壑,靡一不备。天都异境,不必身历其间,已宛然在目矣。诚画中之三昧哉!余老画师也,绘事不让前哲,及睹斯图,令我敛手。”程邃亦跋:“吾乡画学正脉,以文心开辟,渐江称独步。当日浩气一往,遂尔逃儒。余常劝其反衣,作孝悌明王事,时辈谓为谤议。持论相爱,未克竞所说,而渐公已矣。”渐江曾言“敢言天地是吾师,万壑千山独杖藜。梦想富春居士好,并无一段入藩篱。”表明渐江不甘囿于前人的藩篱,勇于创新和变化,进而发展了中国山水画。

    这幅《黄山图》作于“辛丑”(1661年),为渐江晚年之笔。此作不同于渐江一般作品的面貌,构图奇纵饱满,结构错综复杂,层峦叠嶂,可以明显地看出宋画“巨幛式山水”对其构图方式的影响。在局部安排上,同样注重山石的开合与虚实。“平远”“高远”“深远”兼具,画面疏密有致、气韵生动。画中巍峨耸峙的山峰是画面的主体,占据着整个图面,近景处流水潺潺,山涧间瀑布清晰可见,山石之间置三五株松树、寒林,亦有于峭壁水涯边伸出的虬枝。奇松姿态清苍,虬枝疏针,俯仰侧偃,如立如行。小溪清澈有声,山亭空无一人。整幅山景无不显示简峭、明洁、雅逸、清冷之感。此图在技法表现上,淡墨空勾,略施以浅绛,画面中呈现大片的空白,主峰中心用墨及设色与周边相比则更淡一些,极少渲染皴擦,与周围的远山墨色形成对比,浓淡干湿,徐疾暢涩,随形而异。线条细润圆劲,寓方于圆,转折处蓄势待发。皴法的运用以披麻皴和折带皴为主,亦参以荷叶皴的使用,表现石质的不同肌理。笔墨灵秀而富于变化,与黄山的山水相得益彰,既显现出恬淡静穆、幽旷隽永的意境,又于纯净中隐藏着被压抑的情感与力量,给人以品味无穷的审美享受。因此,渐江的绘画既有元人超隽静穆之境界,又具备宋人慎密精细之笔墨。在明清山水画的日趋程式化且一味强调复古思潮中,渐江推陈出新,他的绘画实践为中国山水画及文人画的发展与改革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渐江处于明清交替之际的“天崩地裂”的社会环境之中,直接参与了反清复明的活动,在复明彻底失败后,他不愿与新朝统治者合作,非常注重个人的品格和操守,立身处世独立不倚,处处体现出其明遗民所应具备的节操,甘当布衣野老,貌写家山,借景抒情,描绘自己心灵中冷静的超现实境界,表达遗民的高洁品格。人品与画品紧密相关,鼎革之际民族危亡影响了他的思潮,在绘画里涤尽现实生活中喧嚣庸俗的气息,极力描绘冷静的超现实的境界,以映射其高洁的品格。他对倪云林艺术的感情,有很大的成分是倪云林所处的时代氛围——宋室江山改朝换代为元朝的民族情绪所决定的,渐江借笔墨使其凝结在静止外壳下的傲然不屈的精神,以挺劲、奇峭、坚实的形态表现为生动的艺术形式,因而能以其清冷的光彩,闪耀在清初的画坛。从此在中国的山水画坛上诞生了一个以笔墨疏简枯淡、线条圆润挺健,意境幽僻寒荒、画面充满禅机、风格冷逸高洁为特点的“遗民画”,他将亡国悲怆凝于笔端的孤傲心态与对失落家山荒寒冷寂境界的描写,专心致志从事绘画探索实践,艺术境界超凡脱俗。用荒简的笔墨和高洁的画境向世人陈诉着内心不屈的逸气并启迪来者绵长的思绪。在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里,社会上不仅敬重遗民,也珍重遗民画,并将其视作最高品格,名为“逸品”,谓之“士画”。渐江的绘画以高洁隐逸的情思,疏淡怜寂的笔调,画黄山奇景抒发胸中之奇气,借黄山之峻拔表现胸中傲然之精神,以张显忠贞不渝、刚毅自守的人间正气和高贵品格。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