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汾阳太符观彩塑壁画保护修复项目的新收获

    发布时间:2019-02-16张海蛟 尹 刚 刘洪斌 付有旭

    太符观位于山西汾阳市城东北15公里杏花镇上庙村。北倚子夏山,南临峪西河。金承安五年(1200年)在此创建醮坛,刻立碑记,始建年代当不晚于此,明、清时期均有修葺。1965年被山西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7年4月至2018年11月,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技术服务中心对汾阳太符观彩塑壁画进行了保护修复,项目实施期间,我们在正殿(玉皇殿)、东配殿(圣母殿)、西配殿(五岳殿)新发现多处纪年信息和文物,并使用多光谱摄影和X射线探伤技术对部分新发现进行了进一步研判。这些新发现,可与太符观现有碑刻资料相互佐证、补充,丰富了我们全面认识汾阳太符观的历史价值、宗教内涵的物质资料,对太符观彩塑壁画今后的保护、利用具有重要意义。

    正殿(玉皇殿)新发现情况

    玉皇殿新发现纪年5处,分别位于“昊天玉皇上帝之殿”匾额西侧下角2处、玉皇殿屋脊脊刹1处、玉皇殿南壁西段1处、玉皇殿南壁东段1处,具体如下:

    1. “昊天玉皇上帝之殿”匾额纪年(1430年、1458年)

    2. 匾额正中书“昊天玉皇上帝之殿”,东侧阴刻“功德主郝时举”,西侧阴刻纪年文字,总计38字。文字周边及个别笔画残留有血料腻子,可知其原先被油饰彩画叠压,加之匾额位置较高,不易辨认。纪年内容为:

    维大明宣德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施牌人郝羽

    维大明天顺二年十月初一日重修牌义民官郝刚

    图2 玉皇殿匾额_meitu_5.jpg图3 匾额纪年_meitu_6.jpg

    2.玉皇殿正脊脊刹纪年(1574年)

    玉皇殿正脊脊刹系琉璃构件,中间为两层楼阁,两侧为青狮、白象驼宝瓶。纪年文字位于楼阁一层正脊处,阴刻19字,琉璃表皮剥落,露出白色胎体。内容为:

    万历贰年十月吉日立/汾州/未冬/秦□/秦友/秦行

    图4 玉皇庙正脊脊刹_meitu_7.jpg

    玉皇殿正脊脊刹

    3.玉皇殿南壁西段纪年(1538年)

    位于玉皇殿南壁西段,粗细界格之间,被覆盖于一层白粉之下。墨书18字,内容如下:

    嘉靖十七年三月十五日进五岳大帝开天门

    4.玉皇殿南壁东段纪年(1588年)

    位于玉皇殿南壁东段,门神像西侧,被覆盖于一层白粉之下。墨书17字,内容如下:

    万历十六年四月十一日

    冩赵哲中□□□

    图7 南壁东段纪年_meitu_10.jpg

    5.玉皇殿南壁东段墨书文字

    位于玉皇殿南壁东段靠近东壁转角处,被覆盖于一层白粉之下。字迹随意失谨,纵向排列,局部漫漶不清,可以辨认和残留痕迹的共7列104字,具体如下:

    □□□□□□□□雨□

    □□□□士民目睹伤心苗稼旱死两成□□

    无奈集镇众士民于七月初五日设坛于太符观叩祷于

    昊天玉皇上帝御□下曰弟子等诚心祷雨可三日内赐雨

    以救黎庶以延死□□□□□天霈甘霖十甲□等初七日巫□□□诣观

    叩谢

    帝□颂曰天有美物千人而无一□□□恐世远□□□□□□之

    图8 南壁东段墨书_meitu_11.jpg

    玉皇殿南壁东段墨书

    6.玉皇殿南壁西段假山画

    图9 正殿南壁西段假山_meitu_20.jpg

    位于玉皇殿南壁西段靠近西壁转角处,大致与南壁东段墨书相对称,宽约30厘米,高60厘米。画面内容应为太湖石假山。

    东配殿(圣母殿)新发现情况

    1.木牌

    我们在对东配殿彩塑进行除尘时,于东配殿6号塑像(送生衍庆保佑圣母)背后发现隆庆六年(1572年)木牌1枚。木牌为长方形,一角残损,正反均有墨书,共50字,内容如下:

    QQ截图20190216103043.png

       正面                 背面

    正面:□□□/王廷衞/王廷琦/王廷恺 /王廷改/魏考洪/李子儒/王廷官/王仕福/王廷翥/王廷悌

    背面:隆庆六年六月二十八日重塑/尽善南里涧河西堡

    2.重层题记

    另在4号壁画发现一处重层题记,该题记共两层,均为功德主姓名,共计45字,内容如下:

    表层:成尊/赵国玠/赵国玫

    底层:金妆施钱功德主/涧河西施钱人/王廷節/王廷悌/王廷恺  魏彦页/王廷侄/萬暦五年八月初三日

    QQ截图20190216103557.png

    题记照片题记多光谱照片

    3.铜镜装藏

    发现于东配殿24号塑像背后,应为该塑像装藏。铜镜为圆钮,有穿孔,内圈镶嵌“昭武通宝”1枚,外圈素面。铜镜直径约5厘米,厚0.2厘米。“昭武通宝”直径3.5厘米。


    西配殿(五岳殿)新发现情况

    1.木牌

    在西配殿彩塑除尘过程中,于西配殿5号塑像背后发现大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木牌1枚,圆角长方形,正反均有墨书,共28字,内容如下:

    正面:郝希和男/郝琴/郝洪/郝斈

    背面:大明嘉靖十五年七月初二/尽善北里功德主


    QQ截图20190216103145.png

     题记照片           题记多光谱照片

    正面         

    2.脊刹纪年

    西配殿脊刹为陶质,其正中正背两面均有文字,正面书“五岳殿”,背面书“大明弘治十一年五月日造”。


    图14 西配殿脊刹正面文字_meitu_18.jpg

    QQ截图20190216103456.png

    西配殿脊刹背面

    几点初步认识

    本次汾阳太符观的新发现情况既丰富了我们对太符观彩塑壁画年代、宗教内涵和修缮历史的认识,又可与观内现存碑刻材料相互印证,十分难得,对我们全面认识汾阳太符观的历史进程、价值和宗教内涵具有重要意义。目前我们初步在以下几方面形成了一些认识:

    1.正殿新发现的纪年反映的问题

    汾阳太符观的始建年代不详,据《太符观创建醮坛记》(现存于正殿南壁西段)记载,金承安五年(1200年)在此创建醮坛,刻立碑记,始建年代当在此之前。许多古建筑专家也依据太符观正殿木结构认定其为金代建筑。张明远、杜菁菁《汾阳太符观金代彩塑艺术》一文认为玉皇殿彩塑为金代,“应与创建醮坛的年代有所关联”。关于正殿壁画的时代则存在争议:柴泽俊《山西寺观壁画》记述太符观玉皇殿壁画为明代。郎保利、曹加武《山西太符观:道教建筑及其世界观缩影》,文中认为玉皇殿塑像壁画均为明代作品,壁画清代进行过重绘;东西配殿彩塑壁画为明代作品。沈晓东《汾阳太符观玉皇殿壁画图像的调查与初步研究》一文通过玉皇殿壁画图像特征变化、碑文考释、同类壁画榜题比对,认为玉皇殿壁画的绘制时代为明末万历年间,具体为万历九年(1581年)七月到万历十一年(1583年)六月之间。

    正殿新发现的纪年,最早为明宣德五年(1430年),最晚为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时跨158年之久。“天顺二年”为郝刚重修匾额所记,“万历贰年”为秦友等三人重立正脊脊刹琉璃构件所记,“嘉靖十七年”似为信徒进香祈愿所留。

    南壁的两处纪年均被覆盖于一层白粉之下,发现于南壁清洗过程中,明显是人为涂刷而成,当属重层壁画。玉皇殿西壁壁画的重层现象更为明显,肉眼可见多处墨线、晕染叠压的痕迹,还可见到人物面部敷彩有红色和白色两种风格。经仔细比对、观察及多光谱摄影分析,我们发现,玉皇殿壁画存在整体重绘或重新敷彩现象,但重绘时并未对原有壁画内容做大的改动,而是先在原有壁画表面涂刷一层白粉层,再进行勾线、敷彩。依考古地层学理论,覆盖南壁纪年的白粉层与壁画表层颜料为相连续的一层,属同一时期,为玉皇殿壁画重新敷彩之遗留,相对年代为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以后。

    太符观现存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以后的碑刻,涉及修缮的主要有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增修紫微阁记》、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太符观葺修岳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彩画西廊志》,惜均未述及玉皇殿壁画的重新敷彩事件。

    从太符观现存碑刻资料来看,其匾额命名都是依据其功能——即所祀主神的名称来命名的,如“五岳殿、圣母殿、紫薇阁”等。“昊天玉皇上帝之殿”直接阐明了“昊天玉皇上帝”的主神地位,结合匾额上的纪年来看,不晚于明宣德五年(1430年),玉皇殿内已有表达“昊天玉皇上帝”信仰的塑像和壁画系统。故我们初步认为玉皇殿壁画底层颜料不晚于明宣德五年(1430年)。正殿南壁西段的明代风格太湖石假山画也侧面印证了此点。

    2.东配殿新发现所反映的问题

    太符观内现存的明万历十ー年(1583年)《重修太符观殿记》碑,记录了昊天玉皇上帝殿与后土圣母殿的重修情况:

    ……东廊以祠后土,往年被焚,即里人郝永国,会众诵营,已告完矣。正殿三楹,以妥上帝。有父(耆老)道焉:“废而不修,甚非心之祈安。”永国者因内柏将颠,售价若干。乃复加勤励,运瓦石、备颜料,鸠工以葺之。凡百支用,不假人力,伟哉功乎!檐阿华彩而廉隅整饬,则其所以续先人以归肇祀者,赖是不坠也。经理于万历九年七月内,于万历十ー年六月告成。

    从碑文来看,万历八年(1580年)或以前,后土圣母殿被火焚,于万历九年(1581年)七月前已重修完毕。结合本次新发现的两例纪年:隆庆六年(1572年)、万历五年(1577年),均早于火焚事件,所以碑文中所说的火焚时间很可能就在万历八年(1580年)。而且,此次火焚事件的范围可能不大,否则隆庆六年(1572年)木牌断无可能幸存,或者说至少没有祸及西壁。

    24号塑像的装藏发现“昭武通宝”,该钱是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初,吴三桂在湖南衡阳称帝时所铸。此钱仿明代钱币旧制,其版式有小平和折十型。小平楷书钱较多,常光背,也有背“工”者;小平篆书则较少;折十是篆书大钱,背“壹分”,篆文古拙。但吴三桂在这年八月死了,故此币流通时间不长,流通领域不广。在距衡阳十分遥远的汾阳发现此币,令人十分诧异。太符观地处杏花村镇,乃著名白酒汾酒的原产地,清李汝珍在《镜花缘》一书九十六回的曲牌中,列举当时全国知名酒类五十余种,其中推汾酒为首,此币的发现或许与杏花村当时汾酒的商品流通有关。本次装藏的时间大致在清代。

    3.西配殿新发现所反映的问题

    此次西配殿发现的弘治十一年(1498年)和嘉靖十五年(1536年)纪年,为进一步判断西配殿的建成时间提供了依据。太符观现存碑刻中,均未记录西配殿的建成时间,仅在清顺治十四年《太符观葺修岳渎□》碑、清乾隆十五年《彩画西廊志》中记录了两次西配殿的修缮事件。

    据西配殿屋脊弘治十一年(1498年)纪年来看,西配殿内彩塑时代当不晚于此,现存壁画可能为清代作品;而且嘉靖十五年(1536年)的功德主木牌应该是对塑像进行装彩后制成的,此时距塑像落成时间已有三四十年,基本符合塑像自身的自然老化规律和状态。

    总之,通过以上新发现,结合太符观内现存碑刻,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太符观建造史、修缮史、宗教内涵的认识,揭示了民间组织在太符观漫长发展过程中的主导性作用,填补了历史空白。本次新发现对完善太符观及汾阳地方志,当地郝姓、王姓等宗族谱牒,太符观彩塑壁画保护历程及日常管理体制的相关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些方面也是我们将不断进行深入研究的重要内容。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