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刘仁辅与“永佃权”碑

    发布时间:2019-01-08安徽 刘姝洁

    上个世纪80年代,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文化局在对全县文物进行全面普查和重点复查期间,在燕子河镇闻家店村(原属六安市霍山县西镇)发现一块高1.07米、宽1.02米、厚0.05米的石碑——“永佃权”碑,经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该碑现存于金寨县革命博物馆。

    4-“永佃权”碑_meitu_9.jpg

    碑文清晰可见

    “永佃权”碑的碑文虽经岁月的磨损,有些已分辨不清,但大多仍清晰可见。碑面两边是一副浮雕对联,右书:述先言维持永佃;左书:请官示打消转庄。据《霍山县志》记载,碑文如下:

    霍山县知事陈  

    为布告事:案据西镇第十区公民刘仁辅、吴乐观、黄理清、郑世济……等禀称:“县属各区佃种东田,有批金夹课,名曰转庄……接刘绅仁辅等函称:“该区佃户由前清咸、同年间褒奖忠义案内,取得永佃权,与他区情形不同,业同该绅等商定,所有该区内赁兴公田各佃不取批金夹课及寄银等项。惟此次更换赁约,仍应一律遵行,不载限期,并限制私顶,在佃户可免租外认租之累,而公家亦不失管理之权,于变通之中,仍不背议决之案”,等情前来。查所订办法,尚属持平。除令该公民刘仁辅等转告各佃遵照外,合将增订规约公布。为此,仰该区各东佃一体遵照毋违。切切此布。

    计开:

    ——区内各保批礼夹课,仍旧一概豁免,永不转庄。但佃户不得违背左列各条之规定。

    ——区内佃户如耕种不便,出顶时须得田东认可,不得有背东私顶、私押、贩种情事,违者由东鸣公收回。

    ……

    ——耕种不便出顶时,东不得贪认东礼,佃不得贪顶价转顶远方不明来历之人,致碍地方安宁。

    中华民国十二年八月□日

    实贴闻家店河西同合保公建

    碑文详细记述了该碑的来龙去脉,记载了霍山县燕子河地区广大佃农与地主豪绅英勇奋斗的辉煌历史。


    碑后历史惊心动魄


    土地永佃权,是太平天国革命风暴席卷皖西时在霍山出现的一种新的租佃制。1858年,英王陈玉成率领太平军由六安州取道霍山西镇九五保,转战于潜山、太湖之间时,慌了手脚的地主豪绅组织反动武装团练,逼迫佃农充当“乡勇”。在同太平军作战中,乡勇伤亡惨重,他们不愿再替地主豪绅卖命,纷纷逃跑。地主豪绅们为了网罗乡勇,收买人心,取消了出租土地五年一转庄的剥削手段,给佃农们许以永佃权。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地主豪绅自食其言,要恢复转庄办法,激起广大佃农的强烈反对。西镇地区的佃农们秘密串连,联合行动,以集体退佃的办法来反抗,结果造成土地无人耕种而抛荒的现象。地主豪绅被迫让步,重新承认农民有土地的永佃权,并允许佃农在长山冲建造忠义祠,并树立一块刻有“永不夺佃”四个大字的石碑。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日,这一代佃农纷纷赶到这里,借助庙会的形式聚会,纪念夺取永佃权的先辈,商讨如何对付地主阶级的新反扑。


    刘仁辅功不可没


    “永佃权”碑的来历还与一个人息息相关。刘仁辅,1885年出生于霍山县西镇塔儿河(现金寨县燕子河镇)一个破落地主家庭。青年时期,刘仁辅考入安徽省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后回乡当选为霍山县议会议员,并加入燕子河小学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走上了探索革命的道路。

    1922年秋收后,燕子河大恶霸地主刘佐廷串通当地中、小地主郑小川、余良远、陈先义等,策划再次转庄夺佃,扬言要砸掉“永不夺佃”碑。地主们想要把租给佃户的田地收回另租,以便加租加课。当时的霍山县西镇燕子河地区有刘、郑、孙、王四大姓豪绅横行乡里,他们以刘佐廷为首,控制着大部分土地。如果地主和县府相互勾结,佃农们不可能赢得胜利。关键时刻,刘仁辅挺身而出,公开站到贫苦农民这一边,带领西镇燕子河地区周边百余里的广大佃农展开了一场反转庄保永佃的斗争。他在忠义祠召集了十几个佃农代表开会,介绍了俄国十月革命经验,引导大家商讨了以软对软、以硬对硬的办法,与地主豪绅针锋相对。随即他又带领佃农代表到刘佐廷家里说理,刘佐廷竟趾高气昂地以打官司相要挟。刘仁辅斩钉截铁地表示:“奉陪到底!”于是,刘仁辅毅然变卖部分家产,与佃农们凑集了费用,并接受9个保佃农的委托,以县议员身份,怀揣盖有全体佃农手印的状纸告状到县府。在霍山县县府,刘仁辅当场拿出佃农们保存的“永佃权”凭证,为广大贫苦佃农的要求据理力争。与此同时,4000多名佃农手持刀、矛、锄、锹、土枪、木棍,聚集在忠义祠,作为后盾。刘仁辅拿出过去官府两次堂判作凭证,据理驳斥了刘佐廷的狡辩。县府无法袒护地主,更摄于数千农民的声威,只得作了维持“永不夺佃”的判决。刘佐廷不服上诉到省,省府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刘佐廷败诉。广大农民终于取得了维护土地永佃权斗争的胜利。

    1923年8月,霍山县公署在闻家店村张贴布告,规定永不转庄。为了纪念这次斗争的胜利,当地佃农在忠义祠集会,决定将原先的“永不夺佃”碑上的碑文磨去,刻上公署的布告内容,保存永久证据。石碑左右两边也被镌刻上一副浮雕对联:述先言维持永佃,请官示打消转庄。从此,这块石碑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永佃权”碑。

    霍山县西镇的佃农通过维护土地永佃权的斗争,维护了自己的劳动权利,免受地主夺佃转庄的剥削,锻炼了斗争才干,推动了霍山县反帝反封建斗争进一步高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