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盛筵”与《史记》中的大西南

    ——对一个展览标题的解读

    发布时间:2018-11-30彭学斌



    历经多年筹备,由西南博物馆联盟十三家单位共同策划、推出的“盛筵——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于9月29日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开展。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西南地区首次大规模青铜文物联展,古老的巴文化、蜀文化、夜郎文化、滇文化、百越文化异彩纷呈,给观众提供了一道名符其实的饕餮盛宴。

    很多观众在欣赏精美展品的同时,也会为别致的展览标题所吸引。言简意赅的“盛筵”二字到底包含了多少文化内涵?为什么将一本书名嵌入到标题中?一篇文献与文物如何互证?作为策展人,需要将策展思路、学理支撑等无法直接表现在展览中的内容给大家做个交代,以便于观众在展览中吸收更多的知识,获得更好的体验。

    主标题释义

    “盛筵”二字,取自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寓意有三:一是西南博物馆联盟为观众推出一道丰厚的文化大餐;二是展品及展览反映的内容与盛大的宴享、礼乐场面有关,即主要选择礼乐器及饮食器,而不用兵器和生产工具;三是中国有成语“盛筵必散”,也就是常言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场场在西南各地摆设的盛大筵席,同时也意味着该区域青铜时代行将结束,“君长”林立的状态行将结束,西南地区大部正式融入中华大家庭。

    现代汉语中,有一个近义词“盛宴”同样为大家所熟知,为何展览用“筵”而非“宴”,这要从二者本意、引申意、使用时代说起。筵,《说文解字》释义“竹席也。”引申义为铺席子、座席、酒席等。宴,《说文解字》释义“安也。”引申义为宾客获得舒适享受。由此理解,“盛筵”,侧重于陈设物品的丰盛,先秦时期的《礼记·乐记》中就记载了筵席与礼器的关系:“铺筵席,陈尊俎,列籩豆,以升降为礼者,礼之末节也。”“盛宴”,则侧重于人感官享受的丰富。作为依托实物的陈列,前者表达的意思显然更为直观,与展示内容更为贴切。


    副标题意蕴


    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即通过大致同时代文物讲述和验证一部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史书中的历史和文化故事,同时,副标题对展览时空框架也进行了明确界定。《史记》成书年代卡住了展览内容的时间下限,即展示内容不晚于西汉中期;“大西南”的提法即表明这一区域的辽阔和广袤,也解答了为什么展览内容中出现了岭南广西地区的问题,因为在汉帝国的视野中,岭南的广西一带与“西南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主标题对展览内容进行了高度概括,副标题则主要通过《史记》中的一篇文献《西南夷列传》串联展线。汉武帝开发“西南夷”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大事件。在司马迁的笔下,汉帝国巩固南部边疆、开拓通往身毒国(今印度)的目的显而易见,具体方略是依托巴蜀,开发云贵,征服岭南,现在的川、渝、云、贵、桂均与这一次大开发密切相关。从此,中国西南地区大部分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统体系,南方丝绸之路得以进一步拓展。展示内容区域特色浓郁,兼具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另外,关于《史记·西南夷列传》本身也蕴含了一些趣味性故事,成语“夜郎自大”出于此处;司马迁对西南“君长”林立的政治和社会结构认知不多,以致在一篇文献中出现“西南夷君长以十数”、“西南夷君长以百数”前后矛盾之处,这些都是展览中可以展开讨论的话题。将一个大区域的若干类型文化用一篇文献串联起来进行展示目前在国内文博界还较少采用,这可谓是内容设计的一个新意所在。

    副标题也考虑过使用“精品展”、“珍宝展”之类名称,毕竟13家文博单位的202件套展品中有79件套国家一级文物,珍贵文物比例占80%以上,也称得上是名符其实的精品和珍宝大联展。但作为一个西南博物馆联盟共同策划的大展,不能仅仅停留在“晒家底”、“亮宝贝”的层面,而应该通过展览传递更多的文化信息,以读史书、讲故事的形式,将文物放到更加宏大的历史背景中去解读,让观众能够透物见史。从这个层面看,现在的副标题更有气势、更具内涵、更有话题性。


    主、副标题的关联


    主、副标题之间的关联通过展示内容得以体现,具体而言就是通过文献与文物互证的方式拉开展线。《史记·西南夷列传》中列举了巴蜀、滇、夜郎、百越等国族,同时大量同时期的精美物品摆放在面前,我们通过对单件器物展示和器物群组合展示来达到让它们开口说话的目的。单件器物展示反映的信息比较直接,如滇王金印反映了滇国归附汉帝国的史实;器物群组合展示反映的信息可能较为间接,如先秦时期中原王朝对周边“蛮”、“夷”界定的重要标准是“文字”和“礼仪”,川渝两地出土的成套青铜礼器、带“巴蜀图语”器物等,证明了西汉早期的巴蜀在司马迁眼中已不再是“蛮夷”之地,而是西汉王朝开发大西南的桥头堡和中继站。

    毋庸讳言,“盛筵——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并非一个四平八稳的标题,对于相当数量的、不太了解这段历史的普通观众,标题乃至整个展览都可能会面临曲高和寡。但是,我们希望赋予展览更深厚文化内涵,观众走进博物馆不仅仅只是欣赏精美的文物。具体到展览,虽然序厅中板书了《史记》关键句用以帮助观众了解历史背景,但我们仍希望观众在观展之前先有针对性地储备一定的知识,再欣赏展品,通过展品了解历史。如此,才能更多感受“见证”的乐趣,展览也才不负“盛筵”之名。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