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从文物看刘少奇同志务实清廉的优良作风

    发布时间:2018-11-30李桂芳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全国廉政教育基地,是我国唯一一座完整系统展示和介绍刘少奇生平业绩的传记性专馆,是全国刘少奇文物资料收藏研究中心和思想宣传阵地。2008年3月面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以来,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和称赞。

    TIM图片20181128095822_meitu_14.jpg

    2011年3月20日,习近平同志参观该馆时指出:“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辉业绩、崇高精神和道德风范教育党员干部,是一项永久性的工作,希望你们利用好这笔资源”,“服务于爱国主义教育和党性教育”。

    刘少奇同志是一位身居高位的人民公仆,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了一生。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他都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始终坚持立党为公、廉洁自律、艰苦朴素、无私奉献,永葆共产党人的先进本色。我们可以通过关于他的几件珍贵文物以及文物背后的故事,感受这位为中国革命、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的老一辈革命家的崇高风范和高尚品德。


    一本视察都江堰的摄影相册

    这本相册是1987年11月王光美捐赠给刘少奇同志纪念馆珍藏的。它是1958年四川日报社赠送给刘少奇的,里面是刘少奇在成都会议期间视察都江堰时的留影。相册第一页上写有:“献给敬爱的少奇同志”、“您在四川视察都江堰时的一部分照片”。落款为“四川日报,一九五八年三月”、“(记者,陈岳峰摄影)”。照片体现了刘少奇深入群众、深入基层的优良作风。

    1 刘少奇视察都江堰的摄影相册_meitu_9.jpg

    2 刘少奇视察都江堰的摄影相册_meitu_10.jpg

    1958年3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在成都召开。会议期间,刘少奇挤出时间到灌县视察都江堰。

    3月18日上午,刘少奇到达都江堰。等候在那里的灌县县委书记陈彬迎上前去,说:“刘主席,您好!欢迎刘主席视察都江堰!”刘少奇点了点头,然后握着陈彬的手说:“还是叫我少奇同志吧,这是我们党的老规矩,毛泽东同志早就教导我们不要叫官职,就叫同志。”说完,刘少奇和在场的其他领导同志一一握手。王光美站在刘少奇身旁,对大家说:“灌县这个地方很好,毛主席也要来。毛主席一到成都,就借了地方志、水利志等书籍来看,还把一些章节印发给了参加会议的同志,要大家了解天府之国,了解长江,了解都江堰。少奇同志也看了,要实地来走一走,但是会议很忙,抽不出身子,今天总算来了。”

    ▲ 1958年刘少奇在都江堰鱼嘴察看内外江的情形_meitu_8.jpg

    举目东望,一望无垠的川西平原让刘少奇发出由衷的感叹:“天府之国,中国的天府啊!”

    沿着坎坷小路,大家陪同刘少奇向二王庙走去。庙内的楹联、碑文记载着李冰父子治水的光辉业绩和劳动人民总结的治水经验。刘少奇一边参观,一边认真听灌县县委书记陈彬介绍。记者在旁边抢摄刘少奇的珍贵镜头,刘少奇对记者说:“你们不要尽给我拍照,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你们的镜头应该对准李冰父子。”

    刘少奇指着李冰父子的塑像说:“两千多年前,李冰为人民做出了这么大的功绩,真了不起啊,对人民有功的人,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刘少奇平易近人,大家无拘无束,那气氛愉快和谐,简直不像是在陪同国家副主席,而是在陪同一位相识多年的老朋友。

    步下石级,刘少奇被山门前墙上绘制于清朝末年的《都江堰灌溉区域图》吸引。他看后,若有所思地问道:“解放后,都江堰有没有发展变化呀?”陈彬回答说:“发展变化很大。解放前夕,都江堰泥沙淤积,渠道失修,内江和外江都有洪涝灾害。解放后加强了岁修和经常性管理,兴建了许多水利设施,提高了抗旱能力,灌溉面积达到500多万亩,比解放前翻了一番。”

    刘少奇听后对大家说:“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要为人们多办好事。”刘少奇还关心地问了都江堰每年岁修的情况、民工来源和受益市县的反映。随行同志向他作了详细汇报。

    接着,刘少奇在大家的陪同下,观看了分水鱼嘴和内江的咽喉宝瓶口。

    参观结束后,当地干部请刘少奇和王光美去吃四川家乡菜——“活水豆花”。到了餐桌前,刘少奇一看,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刘少奇立刻意识到,这是用公款请客,违反了国家的财经制度。席间,刘少奇一边吃、一边和大家交谈,询问灌县的工农业生产情况、人民群众的生活情况。大家如实地向刘少奇作了汇报。刘少奇听后很满意,高兴地说:“你们干得很好,有成绩。”并勉励大家今后要好好干。吃完饭,刘少奇便对王光美说:“你去把账结了,地方不能搞这笔开支,搞了要受批评,人民要批评我们。”说完笑着对大家说:“这顿饭,我请客。”大家再三说不行,刘少奇说:“就这样,不要再说下去了。”王光美如数付了钱。接着,刘少奇到厨房问候了炊事员,亲切地和大家握手表示谢意。告别时,刘少奇和县委领导同志合影留念,并叮嘱大家:“灌县这个地方很好,有山有水有坝,风景秀丽。都江堰国内外都有名,要好好建设。”

    60多年过去了,当时的灌县已建设成今天的都江堰市了。当地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已把都江堰建设成我国第一大灌面的现代化渠系。今天的都江堰灌溉面积已由解放前夕的200多万亩发展到1000万亩,刘少奇的愿望变成了现实。

    翻看着影集内的照片,仿佛又看到了刘少奇关心国家水利建设、关心人民群众生活的忙碌身影。

    一本残缺不全的《新华字典》

    这本《新华字典》是1953年刘少奇送给受邀到北京面谈的宁乡农民成敬常的纪念品。当年,成敬常返回家乡后,一直把这本具有重大纪念意义的《字典》作为珍宝收藏着。劳动之余不时拿出来,查阅一些生字。后来他女儿结婚,便把《字典》作为礼品转送给他的女婿扶定松,表示对下一代的关心与期望。《字典》经过长时期的使用,已残缺不全,装钉线多处断裂。1989年元月,扶定松将它捐赠给刘少奇同志纪念馆收藏。

    1961年刘少奇在旧居与亲友们交谈_meitu_13.jpg

    1961年刘少奇在旧居与亲友们交谈

    解放后,为了加强对农村实际情况的了解,刘少奇决定与家乡人民建立经常的通讯联系,请他们每年写几封信,反映农村生产情况、生活情况、干部作风、农民有什么意见和要求,等等。成敬常就是刘少奇在老家的经乡农会研究确定的四位农民通讯员之一。

    1953年9月,刘少奇邀请成敬常和黄端生、齐海湘等四位农民通讯员来北京相聚面谈。

    刘少奇把客人请进他的办公室。宾主落座后,刘少奇敬烟,王光美泡茶,一如农家待客。

    叙谈是从乡间的人和事开始的,刘少奇记得许多老朋友,问他们家境如何,身体好不好。刘少奇接着问了他们各自的生产和生活情况,随后又问起家乡的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社会治安……

    成敬常说:“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都很高,但因家底子薄,耕牛农具不足,影响了生产的发展。我这里带来一个材料,是听取了大家的意见,跟村小学王老师商量整理的,请刘主席过目!”

    刘少奇接过那份材料,仔细看了一遍,说:“成敬常同志,你反映的情况很好。我在中央工作,需要从多方面了解下情。这次请你们四位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经常保持通信联系。比如说,你们一年给我写两封信,反映一下乡里的情况,应该不难吧?”

    微信截图_20181130184621.png

    齐海湘、黄端生不识字,不会写,这时成敬常自告奋勇说:“我肚里书不多,但写封信还可以对付。刘主席又不是要我们写大块文章,主要是讲我们乡里农民自己的事。你们几个负责收集信息、了解情况。信,由我来写!”

    刘少奇又特别嘱咐大家:“请你们一定要讲真话,千万不能说假话。说错了不要紧,我不会责怪你们,更不会打棍子。你们能不能够做到?”四人齐声回答:“能够做到。”

    那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四周年国庆节。作为刘少奇家乡的农民代表,成敬常他们被邀请参加国庆观礼。此后,他们在北京还参观了一些大工厂和名胜古迹。

    在离开北京回乡下前,刘少奇特地把这本《新华字典》赠送给成敬常,希望他能提高识字写作的能力,做有文化的农民通讯员。回到乡间后,成敬常就忠实履行起了农民通讯员的职责。

    如今,每当人们看到这本残缺不全的《新华字典》,就会想到刘少奇对农民朋友文化程度的关心,也反映出作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对农村真实情况的重视。


    一件常穿的羊毛衣

    这是刘少奇在1952年到1968年间常穿的一件蓝灰两色羊毛衣。整件衣服因长期穿着,显得十分破旧,衣服里外两面共有20多个小洞,袖口和扣眼已破烂。1983年12月,王光美托当时在北京开会的湖南省人大副主任罗秋月带回省委办公厅,后转交刘少奇同志故居纪念馆。

    刘少奇常穿的蓝灰两色羊毛衣_meitu_15.jpg

    刘少奇的穿戴一向朴素简单。刘少奇同志纪念馆中收藏有一部分刘少奇生前穿过的衣服,这些衣服大部分都已经磨破了袖口和领子,或者洗得褪去了原来的颜色。据曾经在刘少奇同志故居接待过刘少奇的成艾山女士回忆,1961年刘少奇回湖南家乡调查时穿的白衬衣袖口上还打着补丁呢。

    平常在家,刘少奇最爱穿布衣布鞋。他的衣服、袜子穿破了,总要王光美给补一补再穿。一件衬衣常常穿到无法再补才肯换新的。这件羊毛衣的袖口就由王光美补过。他的手帕磨出了洞也舍不得扔掉。洗脸毛巾中间破了,他就让人从中间剪断,把边上的两头接起来再用。而一条床单一用就是十几年,一条带格围巾,也是用了十多年,上面的绒都快掉光了。

    1963年4月,刘少奇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即将出访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柬埔寨四国。外交部礼宾司通知,请“刘少奇和王光美同志做出国服装。”秘书报告他后,刘少奇说:“有穿的就不要再做了,出国不一定非得穿新衣服。”工作人员将此话转告礼宾司后,司长俞沛文以高度负责的态度,来到刘少奇家,要求看看刘少奇的衣服是否能行。他们打开衣柜把刘少奇和王光美的衣服一件件地认真检查了一遍,感慨地说:“这些衣服都不行,作为国家主席和主席夫人出国访问要按照外交部的规定办。另外,这四国的气候也不一样,有热带,也有亚热带,现有的这些衣服不适合那里的季节,而且都是穿过多年的旧衣服。”并强调“王光美同志作为国家主席夫人出访更应注意服饰。”

    俞沛文说明情况后,刘少奇虽然勉强同意做些薄衣服,但还是有自己的看法,说:“我们有我们的国情嘛,不要完全同人家比,俭朴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不是丑事。”

    据王光美回忆,新中国成立后,虽然刘少奇身居高位,但家里人口多,靠工资维持生活,经济并不宽裕。刘少奇对自己、孩子生活要求严格,在吃穿用方面均非常节省,从不浪费。日常用品都是普通的大众用品,更没有什么高档品。

    这件羊毛衣,是刘少奇俭朴生活的一个缩影,体现了他廉洁奉公、执政为民的民本情怀,当人们看到它时,依然会感受到刘少奇朴实清廉的作风。


    一张普通的木床

    这张普通的木床,为1959年刘少奇故居开放时的复制件。黑色,保存完好。床上为夏布蚊帐、白被褥。1961年,刘少奇回故乡调查时,在他青少年时居住过的房间工作和生活了6天,他睡的就是这张普通而简单的木床。“文革”中,因有老百姓借用此床而得以保存下来。1980年刘少奇同志故居重新开放以后,取回陈列,一直至今。同时室内还陈列有当年刘少奇回乡调查使用过的简陋的旧桌椅、古朴的煤油灯以及他回乡调查时伏案批阅文件的照片等。

    1961年刘少奇回乡调查期间睡过的木床_meitu_11.jpg

    解放后的十多年里,刘少奇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各地视察和调查。1961年,刘少奇回家乡进行了长达44天的实地考察。他衣着朴素,身着蓝布衣,脚穿黑布鞋,身边只带几名工作人员,轻装便行,以至于发生县委书记闻讯出门迎接,却与刘少奇照面而过没有认出他的故事,在中共廉政史上留下了一段动人的佳话。

    调查期间,为了减轻地方负担,刘少奇谢绝了当地政府为他安排的条件较好的招待所,就住养猪场饲料房、农舍和他自己的旧居。他曾说:“我是下来搞农村调查的,住招待所高楼大厦,与人民群众疏远了;住在自己家里,乡亲们来去自由,顶好。”于是,刘少奇就在他青少年时代居住过的土砖房里住了6天6夜。

    刘少奇在家乡进行考察时,当他得知部分群众的房屋在“大跃进”、全民炼钢和办公共食堂中被拆除,现已无房可住,而地方干部却违背他的意愿,将其故居改建为纪念馆,于是就耐心而又诚恳地批评地方干部:“这里搞我的旧居纪念馆,曾写信问过我,我几次写信说不要搞,结果还是搞了。”并在座谈会上当众宣布:纪念馆不办了,旧居腾出来给无房群众住,屋里的木板,拿去替没门的人家做门。这样,先后有6户村民搬进了旧居。

    1980年,刘少奇同志故居重新对外开放后,这张木床连同故居室内的其它陈列物供无数游人参观和思考。

    1991年3月11日,江泽民总书记到刘少奇同志故居参观。他仔细地听讲解员讲解,推推床架,摸摸桌椅,赞叹不已。参观后并题词:“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要加强共产党员的修养。”

    一张再普通不过的木床,却反映出刘少奇艰苦奋斗精神和人民公仆本色。


    一块常“罢工”的手表

    这块手表是刘少奇生前戴过的,而且是1958年我国生产的第一批上海牌手表,手表显得很陈旧。卫士长李太和回忆说,少奇同志就是戴着这块表走访了越南、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国家。刘少奇戴过的上海牌手表_meitu_16.jpg

    据说,这块手表常常“罢工”。为什么呢?原因可不在手表本身,而在它的主人。因为刘少奇工作十分繁忙,每天夜以继日地工作,戴在他手腕上的手表于是仅仅成了装饰品,他经常忘记给表上弦,这块质量挺不错的手表,因此而常常“罢工”。

    有一次到了吃饭时间,工作人员喊了他三次,他仍抬起手腕看表说:吃饭的时间还没到呢。工作人员走过去一看才明白,原来他的手表早就不走了。刘少奇不得不承认:“我忘记上弦了。” 此后,这样的事还是常常发生。

    1964年7月,刘少奇到上海视察工作。他在火车上休息时,摘下这块手表放在茶桌上。旅途中由于火车颠簸,手表滑下茶桌掉进了痰盂里。卫士长对他说:“反正这表也够旧的,早该换新的了。正好到上海,买块新的得了!”刘少奇却摇摇头说:“这表捞出来洗洗还能戴,即使出了毛病,到上海修理正好方便。”卫士长帮忙把刘少奇的手表捞出用水洗过后,刘少奇看看这表没出毛病,于是又继续戴上了。

    由于时间太久,刘少奇戴的这块手表坏了多次,每次他都叫人带到上海去修理一下。后来,手表又坏了,正好有外宾送给他一块金表,每个书记都有,李太和见刘少奇派他去修那块修了多次的旧表,就对他说:“旧表就不要戴了,换新表吧!”刘少奇依然坚持要修。李太和看他态度坚决,就没有再说什么,把表送到上海修好了。表送回来后,刘少奇又戴上了旧表,却将金表交给了国家。此后,他一直没有丢弃。直到逝世,他还戴着这块上海表呢。

    一次,刘少奇的孩子们让他从国外买几块手表,刘少奇指着手腕上的上海表说:你们不知道,在国外,我为能戴上一块国产的手表有多么自豪……这是我国自己生产的表啊!正因为如此,刘少奇在出访东南亚四国以及后来出访亚洲三国时,戴的都是这块上海表。

    当我们再次看到这块早已停止转动、经过多次修理且陈旧的上海表时,仿佛看到了刘少奇忘我工作和廉洁奉公的身影。

     (作者单位:刘少奇同志纪念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