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传承古代建筑精髓 再现盛京宫殿真容

    — — 沈阳故宫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完成

    发布时间:2018-11-20韩春艳

    沈阳故宫是国内仅存的两座古代帝王宫殿建筑群之一。沈阳历史上称盛京,是大清的“龙兴之地”,清太祖努尔哈赤、清太宗皇太极在此创业拓基,清世祖福临自此“往定中原”。清入关后,“盛京大内为列圣陟降之地”,故受清朝诸帝隆崇。清朝末期,清室腐败衰微,沈阳故宫饱受涂炭,八角殿前,凤凰楼下,满目荒凉,多年失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党和国家对这座文化宝库极为重视,投入大量资金,完成维修工程近百项,沈阳故宫得到了初步维修。2004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之后,沈阳故宫博物院多次启动大规模修缮工程,使这座昔日的皇家宫殿焕发出蓬勃朝气,完美地呈现出清代康乾盛世时期的历史原貌。

    1-1_meitu_8.jpg

    沈阳故宫

    1-3_meitu_10.jpg

    彩画修复后崇政殿

    2013年初,沈阳故宫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正式启动,2013年9月获得国家文物局立项,工程范围为大清门、崇政殿、左翊门、右翊门及大政殿等五处建筑,其中大清门、崇政殿、大政殿油饰彩画保护修复工作是重要内容。立项后,沈阳故宫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进行方案编制。方案编制前期,设计方进行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监测局部环境温湿度变化、档案查询和颜料提取。修缮过程中,始终坚持“最小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原则,严格遵守“原材料、原形制、原工艺、原做法”的原则。2017年,沈阳故宫完成了大清门、崇政殿及左右翊门的彩画工程。2018年2月底,大政殿彩画修缮开工,历时9个多月于2018年10月25日完工,这也意味着沈阳故宫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全部完成。

    01_meitu_7.jpg

    彩画修复后大政殿

    古朴天成  艺术瑰宝

    彩画是中国古建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美观,而且有一定的防水性,在增加建筑物寿命的同时还有彰显建筑等级的功能。据《大清会典》记载:“顺治九年定亲王府正门殿寝凡有正屋正楼门柱均红青油饰,梁栋贴金,绘五爪金龙及各色花草,凡房庑楼屋均丹楹朱户,其府库廪厨及祗候各执事房屋,随宜建置门柱黑油。”可见,彩画是建筑等级的重要标志。

    1-2_meitu_9.jpg

    大清门彩画彩画

    沈阳故宫保留着大量不同时期、不同类别、不同风格的建筑彩画,因满族特有的多样性和包容性,沈阳故宫的彩绘也表现出强烈的多民族特征。除保存有清代官式彩画中常见的和玺彩画、旋子彩画、苏式彩画和海墁彩画外,沈阳故宫建筑彩画还保留有清入关前后比较流行的宝珠吉祥草彩画。

    02_meitu_11.jpg

    彩画修复后大政殿

    和玺彩画是清代官式最高等级彩画,《工程做法》中称其为“合细彩画”,以“∑”斜形大线为构图特征,并大量使用贴金工艺,彩画主题以龙凤为主,整体富丽堂皇、威严庄重。沈阳故宫和玺彩画的数量不多,主要分布在大清门、凤凰楼、敬典阁、颐和殿等,且主要施用在建筑的外檐。

    旋子彩画是指以旋涡状花纹为主要装饰内容的清代官式彩画。旋子彩画名称是梁思成先生1934年在《清式营造则例》一书中提出的。旋子彩画起源于北周时的某些图案,元代大量出现,明初定型,至清代则进一步程式化、抽象化,是清代官式建筑彩画的主要类型。沈阳故宫旋子彩画主要分布在中路建筑。

    从分布上讲,沈阳故宫清代官式建筑彩画主要分布在清高宗增建的东西所、太庙和沈阳故宫西路建筑群。而作为沈阳故宫最具特色的地方做法彩画主要分布在大政殿、十王亭、崇政殿、清宁宫、凤凰楼这些清代早期建筑的内檐。至于清晚期至建国后的地方做法主要分布在嘉荫堂、仰熙斋、南北大值房等一些历史上曾进行彩画修缮的建筑上。

    不改变文物原状  实行最小干预

    沈阳故宫大政殿彩画自上世纪50年代修缮后,已近70年没有修缮。长期风吹雨淋加之保养不便,外檐彩画严重积尘、失色,已经失去对木构件的保护作用。由于保护原则和管理方式,以及当时的经济能力,导致上世纪50年代的修缮改变了部分彩画纹饰,新绘制纹样质量较差、笔触粗糙,而且部分使用了现代材料。而这部分现代材料劣化性状与传统材料不一致,导致出现了起甲、变色、发黑的状况,又进一步影响了原有彩画的保存现状。本次大政殿彩画修缮工程实施过程中,在方案编制阶段和施工过程中均坚持“最小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2-保护-软天花保护后_meitu_12.jpg

    2-保护-软天花保护前_meitu_13_meitu_19.jpg

    软天花修复前后对比照

    据沈阳故宫博物馆负责人李声能介绍,对于古建筑本体修缮来说,其重要原则为“最小干预”,也就是要为古建筑“祛病延年”而非“返老还童”,做到“完整性”“真实性”“延续性”“可逆性”。古建筑修缮的第一个原则就是不改变文物的原状,尽量使用原材料、原工艺来进行修缮,什么地方坏了就维修什么地方,而不是对它进行整体的、全面的修缮。第二个是遵循可逆性的原则,就是维修过之后要让别人知道哪个地方是修过的,哪些地方是原始的。

    在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的《沈阳故宫古建筑油饰彩画保护修复一期工程方案》中我们看到:“通过照片可以观察到,1929 年前外檐彩画全部都是龙锦枋心旋子彩画,栱眼壁彩画为三宝珠彩画,形制符合清皇家建筑彩画规制。而现存外檐彩画次间额枋比明间额枋彩画等级还高,次间原有的旋子彩画改画了和玺彩画,而明间彩画还是原有的旋子彩画。栱眼壁图案也由三宝珠改画了升龙火焰珠。二层平板枋也从原来的降魔云改画成金龙和玺彩画。大政殿彩画的修复历史中只记录了‘1993 年用面滚技术对大政殿外檐彩画进行了除尘维护’,其他年代未见有维修记录,通过与老照片的对比,证明大政殿外檐彩画在1929 年以后,进行过全面的重绘,并且图案做了很大的改动。”

    2-一层檐下-平身科斗栱-维修前_meitu_15.jpg

    2-一层檐下-平身科斗栱-维修后_meitu_14.jpg

    一层檐下平身科斗栱修复前后对比照

    所以,设计方案最终确定修缮对象外檐因文物价值较低,做重绘处理;内檐彩画因受环境扰动较小,为清代原物,历史价值较高,做现状保护处理,即做除尘、加固等。

    此次大政殿彩画修缮工程的另一个宝贵之处是纠正了部分错误,恢复了部分历史信息。例如,大政殿栱眼壁上的纹饰,在此次修缮前,纹饰为升龙;而在《奉天宫殿建筑图集》(1926年洪洋社,伊藤清造)中拍摄的照片清晰的显示,栱眼壁纹饰为火焰宝珠。不仅如此,在受人为干预较小的内檐栱眼壁上,同样绘制的是火焰宝珠彩画。所以,此次修缮工程的依据来源,一方面通过史料考证,另一方面通过同类的现存实例,较为准确的纠正了部分重要信息。这也印证了大政殿作为明末清初宫殿建筑,受自身的建筑等级和民族特色影响,区别于同时期汉族建筑文化中皇宫建筑规制的特点。

    传承古法  精益求精

    大清门、崇政殿、大政殿油饰彩画保护修复工程的保护设计和修缮工作严格遵守“原材料、原形制、原工艺、原做法”的原则。在材料上,坚持使用彩画传统矿物质原材,主要有群青、石绿、章丹、银珠等;在形制上,一方面以建筑原有彩画为基础,同时参考历史资料并结合清代官式做法进行调整,使之更加符合大清门、崇政殿、大政殿的历史原貌;在工艺做法上,多次组织召开油饰彩画工程专家论证会,聘请国内具有优秀彩画施工技术的匠师参与到施工中,坚持采用传统的清代官式彩画工艺做法,比如斩砍见木、撕缝下竹钉及一麻五灰传统工艺,确保地仗及彩画的质量。

    3-1披麻_meitu_16.jpg

    披麻挂灰

    彩画修缮工程方案编制负责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专家陈青在数次现场勘察的基础上,确定了本次彩画工程外檐修复、内檐现状保护的方案。故宫博物院彩画专家、张秀芬研究员将大政殿彩画现状纹饰照片与《奉天宫殿建筑图集》详细的进行了对比,精心绘制彩画图样。在专家组讨论确定了外檐修复部分具体的彩画规制后,张秀芬研究员对纹饰的细节构图进行技术指导,以确保画面和谐、构图饱满。

    3-2披麻_meitu_17.jpg

    大政殿修复中

    故宫博物院丝织品专家、王允丽研究员应邀对大政殿软天花修复进行技术指导。与一般绘制在木骨地仗上的材质不同,大政殿为梵文天花,绢质质地,与丝织品修复有相似之处。在王允丽研究员的指导下,除尘、软化、回贴、去污、测量,绘简图、标记、修补、粘接、压平……多达十几道工序的软天花修复顺利完工。

    中国古建筑油饰彩画协会副主任、中国古建筑油饰彩画高级技师卢振林先生曾先后参与湖南岳阳楼、承德普宁寺、北京故宫太和殿的维护修缮工作,并在近期启动的北京故宫“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中担任工匠培训、人才培养工作。在沈阳故宫的邀请下,他多次亲临施工现场,对彩画修缮施工关键工艺进行技术指导。

    3-3大政殿软天花修复_meitu_18.jpg

    大政殿软天花修复

    故宫博物院油饰专家、刘增玉研究员为油饰修复提供了北京故宫使用的优质油饰材料厂家信息。这个厂家生产的银珠光油与同等材料相比,能够保持较长时间不褪色,即便褪色变化也相对缓慢。

    有了专家护航,还需有技艺精湛的施工队伍。沈阳故宫彩画修缮工程的施工队伍来自河北易县西陵镇,这个镇以劳务输出古建施工工匠为特色,尤其擅长油漆彩画,形成古建施工行业中著名的西陵工匠群体。北京的许多古建项目都源自他们精湛的技术,在北京故宫的神武门、太和殿、西路、慈宁宫花园,颐和园佛香阁、恭王府等古建筑修缮中,都留下了他们辛勤工作的身影。

    “画工纯熟、技术过硬,对文物怀有敬畏之心”,这是专家对这支施工队伍的评价,也是数十名古建施工工匠的真实写照。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