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罗聘与天中五瑞

    发布时间:2018-11-13朱万章

    “扬州画派”的代表画家罗聘(1733—1799)不仅以画梅花、人物和鬼趣图著称,偶尔亦会画一些不太为人所关注的走兽昆虫。在十二生肖中,最难入画的“蛇”亦在其画中出现,且以祥瑞之象呈现在观者面前,以突显其独具匠心的创意。

    罗聘《五瑞图》,纸本设色,91x48.5厘米,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藏_meitu_39.jpg

    在一幅题名为《五瑞图》(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藏)的花卉草虫画中,罗聘为我们展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条一米多长的蛇扭曲着身子,在草丛中爬行。前侧为一只蟾蜍跳跃着仰望着上方。与蛇同在草丛中的尚有数只蝎子。在画幅上侧,为杂草丛生的山崖,崖边树枝上悬着一只蜘蛛,而山崖草丛中则匍匐着一条蜈蚣。画中描写的蛇,头呈三角形,吐着信子,很显然,这是一条毒蛇。罗聘在画中题识曰:“五瑞图,乙未天中节,两峰罗聘画”,钤白文方印“罗聘私印”和“两峰画印”。“乙未”即清乾隆四十年(1775年),时年罗聘四十三岁。

    据罗聘题识可知,此图作于天中节,即端午节,农历五月初五日。在这一天,按照传统习俗,在中国很多地区(尤其是南方地区)有在家里悬挂菖蒲、艾草、石榴花、蒜头和龙船花的民俗,以达其祛毒辟邪之效。这五种祥瑞花草常常会被画家入画,名之曰“五瑞图”(另有一说“五瑞”为:椿树、萱草、芝兰、磐石和竹),如宋代的苏汉臣、元代的陆广、明代的徐渭、清代的王时敏、蒋廷锡、康涛、董诰、邹一桂、钱维城、马荃、黄慎、张文渠、奚冈、戴熙、虚谷、任伯年、吴昌硕、赵之谦及近代的黄山寿、王一亭、张大千、陈半丁、孔小瑜、唐云等都曾画过《五瑞图》,是传统绘画题材中吉祥文化的代表。在民间传说中,“五瑞”是针对“五毒”而言的。所谓“五毒”,一般指毒蛇、蜈蚣、蝎子、蜥蜴、蟾蜍,另有一种说法则是将蜥蜴换成蜘蛛。人们常说的“五毒俱全”中的“五毒”,即是指这五种毒物。古人为了祛毒,专门找了“五瑞”来镇摄之。罗聘此画,正是“五毒俱全”。他自题“五瑞图”,明显是反其道而行之,以“五毒”而暗喻“五瑞”,将本来为人所厌恶且避而远之的“五毒”赋予了“五瑞”的含义,其画境一下便升堂入室。

    作为“扬州八怪”之一,罗聘的画题往往出人意表。在《五瑞图》中,他一反常见的描绘五种花草的传统,直接以“五毒”入画,也算是怪诞之举了。在画中,“蛇”的形象尤为突出,几乎占据了画面的中心位置,其他的“四毒”反而成为陪衬。在画蛇的题材中,并无相应的绘画传统可借鉴。罗聘将游弋在草莽中的蛇表现得栩栩如生,如临其境。他以俯视的角度表现自由穿梭爬行的弯曲蛇形,以淡墨加淡赭色绘就,可谓画蛇之嚆矢。“蛇”在其笔下,并非令人生厌和生畏之物,在杂草与诸多昆虫的陪衬下,反而增添了一种生趣与野趣。画中蟾蜍及蜈蚣均以淡赭色所绘,蜘蛛为浓墨,蛛网为淡墨,杂草与蜥蜴为淡花青。画面充满着丰富的视觉效果与多彩的视觉反差。就画面构图而论,作者以曲折的“蛇”与左上侧呈三角形的山崖相呼应,大致成平行线。“蛇”与山崖间由小草及蝎子相连,融为一体。在画幅右侧之上下两侧为大片留白,画面显得格外空灵,留下了很多想象的空间。作者的题识在画幅左上角,使山崖的“实”与草丛上空之“虚”形成鲜明的对比,为穿行在山崖下的蛇的出现烘托了气氛。在一件作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时年罗聘五十七岁的《竹石兰图轴》(天津博物馆藏)中,巨石两侧的兰竹大致也成平行线,其构图与《五瑞图》有相近之处。于此可见,罗聘在盛年时期所作花鸟画,其独特的构图成为一种范式。这是与其他“扬州画派”诸家画风明显不同的。

    清人葛金烺(1837—1890)在其《爱日吟庐书画补录》中称罗聘之画“凡一点一画,皆有古致,非细味之不得也”,在其《五瑞图》中,便可见其这种“古致”,若仔细玩味,确乎可获得与其常见的鬼趣图、钟馗、佛道人物或梅花诸图的异曲同工之处。画中的一笔一墨,均可见其古韵风情。所绘“五瑞”,虽为小道,但小中见大,见微知著,据此或可略窥其花卉草虫画的笔致精湛处。葛氏还言其“景物与人同,而趣味在笔”,同样地,在《五瑞图》中,罗聘借“五毒”而写“五瑞”,其妙趣横生的构思,跃然纸上。这或许正是其并列“扬州八怪”的原因所在。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