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冯梦龙书法刍议兼谈山谷书风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11-13潘旭辉

    冯梦龙(1574-1646),字犹龙,又字子犹,号龙子犹、墨憨斋主人、顾曲散人、吴下词奴、姑苏词奴、前周柱史等。南直隶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省苏州市)人。明代文学家、思想家、戏曲家。冯梦龙出身士大夫家庭,与兄冯梦桂、弟冯梦熊并称“吴下三冯”。他的作品比较强调感情和行为,最有名的作品为《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三言与明代凌蒙初的《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合称“三言两拍”,是中国白话短篇小说的经典代表。冯梦龙以其对小说、戏曲、民歌、笑话等通俗文学的创作、搜集、整理、编辑,为中国文学做出了独异的贡献。冯梦龙一生坎坷,功名仕途尤为不顺,直至崇祯三年(1630),年届五十七岁时,才补为贡生,次年破例授丹徒训导,七年(1634)升任福建寿宁知县,四年后秩满回乡。在天下动荡的局势中,在清兵南下时,他除了对反清积极进行宣传,刊行《中兴伟略》诸书之外,还以七十高龄,亲自奔走反清大业。冯梦龙是一位爱国者,在崇祯年间任寿宁知县时,曾上疏直述国家衰败之因。清顺治三年(1646)春忧愤而死。冯梦龙除了写诗文,主要精力在于写历史小说和言情小说,他自己的诗集今也不存,但值得庆幸的是由他编纂的三十种著作得以传世,为中国文化宝库留下了一批不朽的珍宝。其中除世人皆知的“三言”外,还有《新列国志》《增补三遂平妖传》《古今烈女演义》《广笑府》《智囊》《古今谈概》《太平广记钞》《情史》《墨憨斋定本传奇》,以及许多解经、纪史、采风、修志的著作,而以选编“三言”的影响最大最广。

    明·冯梦龙书法册页_meitu_40.jpg

    冯梦龙所处的时代,大明王朝虽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北方的满洲女真人觊觎中原,国内农民起义烽烟四起,朝中宦官专权、党争不断,但地处江南的苏州地区社会则相对稳定,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商品经济非常发达,进而促进了文学、书法、绘画、戏曲、出版等文化艺术领域的空前繁荣。冯梦龙就是在这个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但历代关于冯梦龙的研究主要停留在他的文学成就上,因他的书法存世极为罕见,所以很少受到学者的关注,目前公藏机构的收藏所知仅有婺源博物馆藏《行书册页》及南京博物院藏皇甫钝画《顾隐亮像》上的题跋。

    婺源博物馆藏冯梦龙书法册纵35厘米,横56厘米,纸本,行书,所书为五言排律:“大道无分别,俗情自升坠。冥冥若循环,悠悠孰趋避。譬之饮酒者,醉醒代为治。当吾恶醉时,应受醒者恚。及吾即醒后,醒者还复醉。众迷行如驰,忮求靡所忘。一旦执先鞭,千秋夸得意。五染墨子啼,九曲王阳畏。丈夫无奇穷,松柏标晚翠。不与朝争华,不与夕同瘁。众醉固足悲,独醒亦所愧。以醒醒彼昏,是廼后也志。后学冯梦龙敬题。”钤印:花萼楼(引首印,白文)、冯梦龙印(白文)、犹龙(朱文)、始平次公(白文)。此册是为余杭县令婺源人程汝继《后醒子诗集》而作的跋。程汝继,字志初,婺源溪头人,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进士,授余杭县令,后官至南京刑部主事,出知袁州府致仕。此册共十八开,题跋者皆一时名流,根据是册中章嘉桢款署“庚戌四月”当为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冯梦龙所书时间亦当为此前后,时冯梦龙36岁,正值壮年。从书风上来看,冯梦龙的书法比较忠实地继承了宋代黄庭坚的书法风格,与南京博物院所藏《跋顾隐亮像》的书风如出一辙,其书线条锋利铦锐,结构跌宕开阖,中宫收紧而四维开张,所谓“长撇大捺”,遒劲挺拔,颇有奇崛姿态,与黄庭坚的书法比较,冯梦龙的书法则显得更为瘦硬、拘谨,虽然自身面貌不甚突出,但在晚明学习黄庭坚的书法是当时书坛一时的风气。

    作为“江西诗派”的领袖,黄庭坚在中国文学史、书法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其人品亦为后世所推崇,如南宋初年袁燮在《跋涪翁帖》:“涪翁一代人杰,言为世准,无一可议。”虽然在北宋末年受“元祐党籍” 的影响,但在南宋初年,由于宋高宗对其书法的推崇,使得黄庭坚的书法又一次被推为学习的典范,特别是在两江湖淮一带的江南地区,摹习黄庭坚的书法者众多,甚至连广西及西南诸省的摩崖题刻中也可以见到很多学习黄庭坚书法风格的题刻,且得到了文人士大夫的空前认同,如南宋大诗人杨万里在《诚斋集》卷二《跋马公弼省干出示山谷草圣浣花醉图歌》:“少陵无人颠张死,此翁奄有二子者。不论钗股与锥沙,更数旱蛟及惊蛇。诗仙不合兼草圣,鬼妒天嗔教薄命。人言爱书缘爱贤,紫眉未必胜青编。旧时鬼门关外客,如今一字抵尺璧,何须千载空相忆。”但宋人虽学山谷书,其笔法只是略参而已,南宋诸家都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面貌。

    元人书法多以赵孟頫为宗,崇尚用笔精到、流利的书法,很少有个性鲜明的书法作品,这一风气一直延续到明代中期。明代的书风是以复古宋人为基础的,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以山谷为宗的书法大家,如沈周、祝允明、文征明、文彭、陈淳、丰坊、周天球等书家,尤其是沈、祝、文、丰四家,很多作品的风格与山谷几乎无异,结字、用笔、章法都直接继承山谷。首先是沈周对黄庭坚的提倡,并身体力行,终其一生始终以黄庭坚的书法风格作为自己书法创作的范本,无论是在书画的题跋还是在单纯的书法作品上都不越雷池一步,他对黄庭坚的评价是:“黄文节公随大小真行,俱有一段不可屈服、不可磨灭之气。今俗子喜评苏黄二公,盖用绳墨尺度,是岂知书者哉!余谓文节公书,郁郁森森发于笔墨之间,此所以他人终莫能及。”祝允明对山谷书法的高妙在理论上亦作出了总结,并留下了很多临摹黄庭坚的书法作品,尤其在结字与章法上与黄庭坚是一脉相承的,满纸纵横,追山谷放浪形骸之神韵,他在《跋山谷释典真迹》上说:“凡事至于入神之境则自不可多有,盖其发之亦自不易,非一时精神超然格度之外者不尔也。山谷书如此卷,则真所谓神品矣。”又《跋山谷草书李白忆旧游》:“双井之学,大抵韵胜,文章诗学书画皆然。姑论其书,积功固深,所得固别,要之得晋人之韵,故虽形貌若现,而神爽冥会欤。此卷驰骤藏真,殆有夺胎之妙,非有若像孔子之类。其故乃是与素同得晋韵然耳。”文徵明在大字行书的创作上亦是忠实于山谷的书风,特别是其传世的高堂大轴,大多以山谷的行书书风为之,跌宕遒劲,错落有致,他对山谷书风及用笔的把握可以说到了极致。与冯梦龙同时代的书画大家董其昌对黄庭坚的书法起初不以为然,但逐渐感到山谷书法的深意,他在《画禅室随笔》中评价山谷书:“吾尝此鲁直书东坡词,虽出焦山《鹤铭》,而有北海,有怀素,又自鲁直。……余于‘宋四家’书差平视山谷,见此本,乃展坐具礼拜,知名不虚得……山谷老人得笔于《瘗鹤铭》,又参以杨凝式骨力,其欹侧之势,正欲破俗书姿媚。昔人云:右军如凤翥鸾翔,迹似奇而反正,黄书宗旨近之。盖其兄事苏而弟蓄米,自负不小。”从以上的评论可以看出,明代中晚期的文人士大夫一方面注重复古,一方面又注重张扬个性,一方面又受理学的细想讲究文人气节,恰好黄庭坚的人生经历及艺术个性正好符合了当时这一时代思潮,山谷书风风行天下就不足为奇了。

    冯梦龙在明代的万历时期虽然不是一个杰出的书法家,但他同时也是诗人、文学家,尤其还是一位美学家,在他的小说《三言》中有大量的对书画艺术的描写,他的家乡苏州也是吴门书画的发源地,而吴门书画家群体中的沈周、文徵明、文彭都是当时宗黄庭坚的大家,加之吴门地区是当时全国收藏鉴赏的中心,出现了很多的收藏大家,这个收藏家群体收藏黄庭坚的书法数量亦较为可观,藏家们又以家藏法书刻帖行于世,如文徵明的《停云馆法帖》等,都收录了黄庭坚的书法墨迹,使黄庭坚的书法得到了更为广泛的传播。冯梦龙就是在这样的人文环境下受到的熏陶,虽然我们现在所见冯梦龙为数不多的墨迹,但从传世仅见的书法来看,都是极为典型的山谷书风,在思想上,冯梦龙受李卓吾的影响,敢于冲破传统观念,他提出:“世俗但知理为情之范,孰知情为理之维乎?”(《情史》卷一《总评》)强调真挚的情感,反对虚伪的礼教,这与黄庭坚的书风是相得益彰的,所以终其一生的书法风格以黄庭坚的书风为准绳就不足为奇了。

    冯梦龙以黄庭坚书法为学习对象,体现出明代晚期士大夫阶层对黄庭坚的人品、文学、书法的认可,从中也可看到黄庭坚书风在南宋至明代的影响和传承,从书法史的角度来说黄庭坚是一位对中国书法史有着很大影响的书法大家,直至清代的八大山人、郭麐、许振祎、祁寯藻、梁鼎芬、李瑞清都是山谷书风的忠实继承者。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