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对《陆龟蒙何以得见秘色瓷》一文的商榷

    发布时间:2018-11-13毛小东


    《中国文物报》2018年5月18日在第6版的“文物考古周刊”中刊登了程义先生《陆龟蒙何以得见秘色瓷》一文(以下简称“程文”)。程文是一篇立意不错的文章,通过详实的史料和实物资料,在陆龟蒙和法门寺秘色瓷的关系上做了非常好的探究,具有开拓精神,令人敬佩!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点就是“陆龟蒙生于文宗大和四年(830),卒于僖宗中和元年(881),享年五十二岁”填补了已往史料没有记载陆龟蒙生卒年的空白(程先生的结论来源于《皮陆年谱》,可为一家之言,供学界参考。李福标著:《皮陆年谱》,中山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第1版,第57页。)程文虽然做了很有意义的相关探讨,但所探究陆龟蒙和法门寺秘色瓷关系,相关文物定名的表述和真身宝塔坍塌时间等方面仍有欠妥之处,笔者认为还是值得商榷的。

    @@14941@@74142_mayy_1538984703694_meitu_32.jpg

    1981年坍塌的法门寺明代真身宝塔

    一、陆龟蒙所吟咏的秘色瓷是否为法门寺地宫出土的这批秘色瓷

    《全唐诗》记载晚唐著名诗人陆龟蒙的《秘色越器》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程文中得出的主要结论:“所以,我们可以大胆地推测,陆龟蒙所吟咏的秘色瓷正是埋入法门寺地宫的这批瓷器。”那么,法门寺地宫出土的这批秘色瓷到底有哪些?这真的是陆龟蒙所赋诗赞赏的这批秘色瓷吗?

    1987 年4月扶风法门寺塔唐代地宫面世,出土了佛骨真身舍利和大量唐皇供佛珍宝轰动了海内外。地宫出土了16件精美瓷器。其中,有13件秘色瓷出土于地宫中室的第四道石门之前,被一个黑漆圆盒盛装于内。这和《法门寺考古发掘报告》中关于地宫第二道石门前的《物账碑》记录:“瓷秘色椀七口,内二口银稜,瓷秘色盘子、叠子共六枚”可进行相互印证,确为失传千年的秘色瓷。详细名称及考古发掘编号如下:侈口秘色瓷碗3件(FD4:006、007、008),五瓣葵口圈足秘色瓷碗2件(FD4:009、010),银棱髹漆平脱鎏金雀鸟团花纹秘色瓷碗2件(FD4:004、005);五瓣葵口大内凹底秘色瓷盘(FD4:011),五瓣葵口小内凹底秘色瓷盘(FD4:012),五瓣葵口浅内凹底秘色瓷盘(FD4:013);五瓣葵口内凹底斜腹秘色瓷碟(FD4:014),五瓣葵口内凹底深腹秘色瓷碟2件(FD4:015、016);八棱净水秘色瓷瓶(FD4:002—1),出土于地宫中室,虽然《物账碑》没有记载,但经专家依据其釉色、胎质等鉴定应为秘色瓷。还有白釉瓷碗(FD3:003)和白釉小葫芦瓷瓶(FD3:004)属于白瓷,非秘色瓷。

    这14件精美绝伦的秘色瓷中有2件银棱髹漆平脱鎏金雀鸟团花纹秘色瓷碗内壁施青黄釉且外壁髹黑漆,装饰有鎏金银雀鸟团花图案,其它的12件秘色瓷均为素面,通体施青釉,晶莹润泽,恰如“夺得千峰翠色来”的陆龟蒙《秘色越器》诗句意境。但是,再从器物造型的角度去审视,就会发现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出土的这14件秘色瓷的外在造型有:瓷碗、瓷盘子、瓷碟子和瓶子,就是没有陆龟蒙《秘色越器》诗中“共嵇中散斗遗杯”所提及的秘色瓷“杯”。

    由此可见,这首《秘色越器》诗应为陆龟蒙盛赞的越窑其它秘色瓷杯,并非是吟咏的法门寺唐塔地宫出土的这批秘色瓷器。

    二、陆龟蒙所吟诵之秘色瓷是否为贡瓷

    程文谈到:“陆(陆龟蒙)是故人之子,二人应有一些单独的交流。也许谈到甚或是观看了浙东贡物,特别是其中的秘色瓷给陆龟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之作诗以寄兴。”

    @@14944@@74145_mayy_1538984704755_meitu_35.jpg

    秘色瓷出土场景

    这段笔墨点出了陆龟蒙所吟诵的秘色瓷是贡瓷。那么,带来的一个新问题是:陆龟蒙将贡瓷“共稽中散斗遗杯”,是否会犯有“大不敬”之罪呢?现在,让我们对相关实物资料和史料进行梳理,看秘色瓷到底是否为贡瓷?

    法门寺地宫《物账碑》记载有“恩赐(唐懿宗)……瓷秘色椀七口,内二口银稜,瓷秘色盘子、叠子共六枚”。五代徐夤《贡余秘色茶盏》:“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十国春秋》卷82:“开宝二年秋八月……王贡秘色窑器于宋。”《宋会要辑稿》:“神宗熙宁元年十二月,尚书户部上诸道府土产贡物……越州……秘色瓷器五十事。”北宋赵令畤的《侯鲭录》卷6云:“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有国,越州烧进,为供奉之物,臣庶不得用之,故云秘色。”南宋周煇《清波杂志》卷5载:“越上祕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祕色”。1977 年上林湖吴家溪出土青瓷罐形墓志,上刻“……光启三年(887),岁在丁未二月五日殡于当保贡窑之北山”。2017年,在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窑址考古中,发现了一件刻写“罗湖师秘色椀”的瓷质匣钵。其“秘色椀”与法门寺地宫《物账碑》记载:“秘色椀”的文字书写完全相同,为我们用实物证明了陆龟蒙“九秋风露越窑开”和其它史料中记载的“越窑”作为秘色瓷产地的真实存在。

    以上,足以说明秘色瓷为贡瓷,产地在“越窑”,并且“秘色瓷”的得名和“越州烧进,供奉之物,臣庶不得用之”有着直接密切的关系。

    笔者认同秘色瓷是贡瓷,但不认同陆龟蒙所作《秘色越器》诗以寄兴的就是这批贡瓷。原因是,如果陆龟蒙明明知晓秘色瓷作为“浙东贡物”,他在吟咏赞美秘色瓷时,不提“贡吾君”,非要“共嵇中散斗遗杯”!身为一介布衣的陆龟蒙冒“天下之大不韪”,用“供奉之物,臣庶不得用之”的秘色瓷去独自神交先贤嵇中散,这必然会触犯大不敬之罪,轻则受处分,重则充军杀头,这是不符合当时封建社会礼法制度的。

    那么,“共嵇中散斗遗杯”该如何解释呢?窃以为陆龟蒙在写《秘色越器》诗时,“秘色越器”还并不一定是唐王朝的贡瓷。也就是说秘色瓷的烧制先在越窑的民间兴起,由技艺精湛的工匠烧制成功。此时,“皇室并未设置贡窑专门烧造,并未禁止臣民应用,皇族贵戚,达官贵人,黎民百姓都可应用秘色瓷。”(王仓西:《法门寺塔地宫出土秘色瓷几个问题的探讨》, 韩金科: 《法门寺文化研究〈考古卷〉》,中国三峡出版社, 1999 年8月第1版,第471 页。)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后来才由皇室下旨在越窑专设“秘色瓷贡窑”,成为皇室的专用瓷。当然,依据1977 年上林湖吴家溪出土墓志罐上的文字可知,统治者专设贡窑,最晚的时间应不晚于唐光启三年(887)。又据现有资料知陆龟蒙的卒年是881 年,相比考古实物上刻有“光启三年(887)……于当保贡窑之北山”要早6 年,这就为陆龟蒙创作此诗提供了时间上的便利。

    因此,笔者认为陆龟蒙所吟诵之秘色瓷在当时还不是贡瓷,而应该早于“贡窑烧造的秘色瓷”,这就不会触犯封建社会的国家礼法制度了。

    三、关于程文“法门寺地宫净瓶”名称表述的商榷

    程文涉及到了扶风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出土的一件秘色瓷:“法门寺地宫净瓶”。程文表述的是“法门寺地宫净瓶”,笔者认为不够全面,有必要对其名称进行梳理辨析,以更准确的命名去展现这件器物。

    @@14940@@74141_mayy_1538984703335_meitu_31.jpg

    唐八棱净水秘色瓷瓶

    各个时期的定名为:1、《扶风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发掘简报》定名为:秘瓷八棱净水瓶;2、《法门寺考古发掘报告》命名为:八棱净水秘色瓷瓶;3、法门寺博物馆馆藏文物鉴定定名为:唐八棱净水秘色瓷瓶。

    在从佛教文化的角度看净瓶的解释,《中国古代器物大词典(器皿)》载:“盛净水之瓶,净瓶之制传自印度,其式瘦长腹,上部有直立的细长瓶颈。”

    至此,我们对此物有了一定的认识:程文表述的“净瓶”,较简单,只反映了佛教器物的宗教性,而没有涵盖法门寺地宫出土这件器物的文物诸多要素。而“唐八棱净水秘色瓷瓶”的定名全面反映其时代、器型特点、宗教性、瓷器特色,器型种类等特点。

    四、关于程文中表述“1987年摧毁了法门寺塔”的时间勘误

    程文叙述到:“1987年,直到一场暴雨摧毁了法门寺塔,考古工作者揭开地宫……”。这句话在时间的表述上有些含混。法门寺明代真身宝塔于1981年8月24日因霪雨从塔体的西南处坍塌了三分之一 。1987年2月正式组成考古队,4月3日,发现法门寺地宫后室的藻井盖。至此,扶风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发掘揭开了新的一页。

    @@14942@@74143_mayy_1538984704084_meitu_2_meitu_34.jpg

    《物账碑》中有关秘色瓷的记载(左)

    《全唐诗》中记载陆龟蒙的《秘色越器》诗(右)

    从这对真身宝塔的部分坍塌直到发现法门寺地宫时间的信息,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程文在1987年发现法门寺地宫的时间是正确的,但并不是因为“1987年一场暴雨摧毁了法门寺塔”而应是1981年的“霪雨”导致法门寺真身宝塔坍塌三分之一。这个时间节点上的错误表述,会让很多读者误以为:法门寺真身宝塔坍塌和发现法门寺地宫的时间都是在1987年。

    五、关于《物帐碑》中“帐”的勘误

    程文中有两处行文关于《物帐碑》的表述及拓片“法门寺物账碑局部 ”的标注,引起我们的关注。以往也有其他学者在其著作中出现。还有学者通过多种方式询问法门寺博物馆在涉及到此碑中的“帐”和“账”时,到底是哪一个。所以,笔者认为需在此对其阐述申明。

    从《物帐碑》到《物账碑》的定名变化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物帐碑》的初期定名。在1987年法门寺唐塔地宫发掘后,《扶风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发掘简报》对此碑的最初定名为:《监送真身使随真身供养道具及金银宝器衣物帐》,为了方便简称为《物帐碑》,长113.5厘米、宽68厘米,刊刻于咸通十五年(874)。内容主要记载了唐懿宗、唐僖宗、惠安皇太后、昭仪、晋国夫人等皇室贵戚、内臣僧官等供奉佛骨真身舍利的物品名称、数量、器重以及奉献者的名衔等。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此碑定名为《物帐碑》,但碑文中并没有“帐”字。这是当时发掘法门寺地宫的考古工作者根据此碑的文字内容以及借鉴日本的《东大寺献物帐》而在定名时添加的“帐”。也就是说此碑的内容相当于供佛宝器衣物的“帐单”。

    第二阶段:《物账碑》的定名修订。2007年《法门寺考古发掘报告》的正式面世,将原先的《物帐碑》修订为《物账碑》。笔者也是有幸和《法门寺考古发掘报告》相关撰写人,对此碑到底采用“帐”和“账”进行了很深入的交流探讨。

    第三阶段:《物账碑》的最后馆藏文物鉴定定名。2008年法门寺博物馆馆藏文物信息化,对所有馆藏文物进行重新定级和定名完善。经过专家组的重新鉴定定名为:《唐应从重真寺随真身供养道具及恩赐金银器物宝函等并新恩赐到金银宝器衣物账碑》,简称为《物账碑》,国家一级文物。

    通过以上,让我们明白了此碑的从“帐”到“账”的定名变化、字意的理解,直到最后馆藏文物定名为:《物账碑》,虽为一字之改,但意义不同。因此,我们从统一规范的,更专业的角度来看,应该采用《物账碑》的统一表述。

    综上所述,笔者对程文提出陆龟蒙所吟诵的就是法门寺地宫秘色瓷的观点还是持不同见解的;同时,陆龟蒙所吟诵的秘色瓷也并非为贡瓷。还有所引发的相关文物名称的表述和真身宝塔坍塌时间等问题,或许由于手上资料有限和对法门寺博物馆实地调研不够,对法门寺地宫出土文物及相关历史了解不够全面,所以才出现了一些概念不清和表述不准确等问题。因此,特撰文厘清法门寺相关事实,以正视听。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