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学术瞭望

    发布时间:2018-11-06

    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

    王云霞、胡姗辰在《东南文化》2018年第1期上的文章《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的法律意义》指出,一个行业的职业道德准则对该行业秩序的发展及其法制的完善都具有重要意义。《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作为博物馆行业的最低道德标准和兼采各国经验总结而成的国际性道德准则,对博物馆行业国际秩序的发展发挥着重要影响,对于一国文物、博物馆法制的完善也有积极意义。当前我国尚未真正建立起切实有效的博物馆行业自律系统,现行法制也不能完全满足博物馆事业发展的需要。以《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为参照,完善博物馆行业治理体系,是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必要选择。


    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运营现状的思考与探索

    裴玉洁、毕经纬在《博物馆研究》2018年第2 期的文章《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运营现状的思考与探索》指出,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作为了解博物馆的线上窗口,在服务公众、传达博物馆特色文化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近年来,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的快速发展,拉近了博物馆与公众的距离,促进了博物馆服务社会功能的发挥,但其作为新兴事物,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平台数量庞大、信息资源浪费严重、过度追求“大同”、缺乏竞争力和发展动力、运营水平参差不齐以及公众参与度普遍较低等。博物馆微信公众平台应结合本馆特色,明确自身定位,突出公众的主体地位。馆际之间应加强合作,以优带劣,实现共同发展。


    重思民族志博物馆的历史秩序与方法

    尹凯在《民族学研究》2018年第1期上的文章《重思民族志博物馆:历史秩序与方法》认为,作为一个机构,博物馆拥有固化与物化社会文化的效力;作为一个学科,人类学具有调查与书写社会文化的特权。在维多利亚时代,博物馆与人类学因其表征文化的共同诉求而关系紧密,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博物馆类型——民族志博物馆。从历史脉络来看,民族志博物馆时代(1840-1920)是博物学传统的延续,研究焦点从自然奥秘转向异域文化。从展示秩序来看,民族志博物馆与民族志文本共同阐发了早期人类学理论的探索发现与争论。从方法论层面来看,民族志博物馆所独有的田野调查和跨学科视角使其成为一种博物馆人类学的方法。因此,民族志博物馆不仅是一种切实存在的、表征他者的博物馆机构,更是一种认识、反思与诊断当代博物馆学、人类学学科危机的方法论路径。


    关于当代中国非物质文化与博物馆关系的若干思考

    严建强、邵晨卉在《中原文物》2018年第1期上的文章《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博物馆——关于当代中国非物质文化与博物馆关系的若干思考》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具有传统文物概念三度空间的物质性,所以社会接受时不论在制度层面还是在观念层面,都遇到一些障碍,也导致了实践领域的混乱。为此,我们用“可以被感官感知”代替“三度空间的物质属性”作为文化遗产的定义要素,以此克服上述的认同问题。由于非物质文化是借助人的现实行动呈现的,我们对其感知必须符合“在地”和“即时”的要求,这使其在博物馆展览中遇到了现场呈现与感知的难题;另一方面,非物质文化遗产进入展览后,不仅促进了博物馆反映区域文化的广度和深度,使展览触及社会精神与心理层面,而且还对传统展览提出了深度阐释的要求,并由此成为推动博物馆履行让文化遗产“活”起来使命的重要助力。


    博物馆与女性主题展览

    徐玲在《东南文化》2018年第2期上的文章《博物馆讲述“她”故事:博物馆与女性主题展览》指出,博物馆展览的女性文化属于社会建构的一种身份文化。因受传统男权文化的影响,“她”故事在“他”历史中,长期处于被叙事、被表征的从属地位。作为公共文化空间的博物馆,早期受“他”文化叙事模式的影响,展示中较多充斥着男权话语。20世纪80年代,受新博物馆学运动的多元叙事方式影响,女性主题叙事逐渐进入博物馆。近年,国内博物馆在展览实践中也开始改变传统“国之重器”观的宏大叙事模式,从“小历史”视角重新审视、诠释和再现女性文化,先后策划了一系列颇具变革性的女性主题展览,为消解男权表征体系中单调的女性形象,重构女性文化身份,实现“她”故事的自我讲述等提供了重要的公共文化平台。


    博物馆女性题材展览的类型与意义

    杨瑾在《东南文化》2018年第2期的文章《博物馆女性题材展览的类型与意义》指出,女性题材的展览主要分为女性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和专题展览、综合类博物馆的常设展览和临时展览,旨在以“物”为媒介来展示女性的生存状态和精神追求,与公众一起讨论有关女性的话题,甚至包括一些敏感的、有争议的现象或问题。博物馆以女性为题材,组织展览和教育活动,关注、探讨并传播女性文化,一方面反映出博物馆关注并回应女性广泛参与社会生活并贡献于社会变革与发展的现实,发挥博物馆作为时代潮流倡导者和引领者的作用;另一方面,女性观众数量增多,参观需求多元化且女性广泛参与博物馆事务,对博物馆展览理念也产生一定的影响。然而,博物馆的女性主题展览也存在数量少、展览和诠释活动中对女性价值和意义挖掘不够等问题,需要在理念和实践上进一步改变。


    博物馆书画类文物展陈用光的照度均匀度研究

    吴振红在《客家文博》2018年第1期的文章《博物馆书画类文物展陈用光的照度均匀度研究》指出,为改善博物馆书画类文物的陈列效果,解决因“照度均匀度”不均衡而引起的画面光线分布不均匀、瓦翘与折痕凸显、画面颜色失真等一系列光害问题,依据光学原理,以模拟实验的方法,利用光学仿真软件TracePro及三维仿真设计制图软件SolidWorks,设计出使用led灯带的“左右两侧垂直布光法”及“上下布光法+多曲度弧面反光镜补偿法”两种科学的布光方法。对上述光害问题起到较好的抑制作用,将科学化用光、艺术性用光、绿色化用光相结合,在确保展示文物用光安全的前提下,有效提升了观众的参观质量。

    QQ截图20181107112620_meitu_1.jpg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