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资源的保护与利用

    发布时间:2018-11-02袁广阔

    北京地区处于东北平原和华北平原之间,是东北、北方、中原和海岱地区考古学文化交流与互动的联结地带,甚至可以说是上述地区考古学文化盛衰的晴雨表。笔者近年来一直关注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的考古工作,下面结合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现状、特点和价值等内容,谈谈对该地区考古遗址资源的保护与利用方面的认识。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现状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北京地区就开展过主动的田野考古调查与文物普查工作,但是古遗址(遗存)的发现十分零散,且多为旧石器地点,如密云坑子地、清河镇发现的石斧,北京砂石厂发现的石磨棒等等。

    60年代起,各地区正式的考古发掘工作逐步展开。1961年发掘的昌平雪山遗址具有里程碑意义。雪山遗址位于昌平雪山山丘以南、古河道以西的缓坡之上,此次主要发现仰韶至龙山时期的文化堆积。

    1966年北京大学地质系在门头沟东胡林发现人骨化石,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清理过程中又获得三个个体的残存人骨化石以及螺壳项链、骨镯、石片等,此后东胡林一直受到学界关注。1986年9月,镇江营遗址正式展开发掘,至1990年发掘工作结束。1999年镇江营遗址出版考古报告《镇江营与塔照》,报告对遗址年代、分期、谱系、文化内涵以及文化演变等方面做了详细分析和描述,为我们构建了一幅拒马河流域史前文化的生动图景。2001年,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组成的东胡林考古队在多次调查的基础上对遗址进行了第一次正式发掘。至2006年,东胡林考古队陆续对东胡林遗址进行了四次科学发掘,揭露灰坑、火塘、墓葬等遗迹多处,出土大量打制石器、细石器、陶片、骨器、蚌器以及动植物遗骸等。根据碳十四测年,东胡林遗址的年代在距今11000~9000年以前,属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

    目前,北京地区发现的先秦遗址(遗存)约有40余处,大多位于市郊山区或河谷地带,其中门头沟东胡林、怀柔转年、平谷上宅和北埝头、昌平雪山、房山镇江营等遗址的发现与研究,为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序列的建立奠定了坚实基础。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特点

    北京地区位于太行山东麓、燕山南麓的华北平原北部,境内西北部为低山丘陵及山前台地,中东部为众多河流形成的冲击平原。北京地区处于东北、北方、中原和海岱地区交互往来的联结地带,上述地区考古学文化的互动与博弈,为北京考古学文化的形成、发展和演变产生了重要影响。纵观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与研究情况,不难发现其有着十分突出的特点。

    首先,从地理位置看,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主要分布于燕山南麓地区,包括潮白河、温榆河、永定河、北拒马河、滦河五条主要河流及其支流在内的区域都发现有新石器时代遗址。这些遗址多分布于河流的二级和三级阶地上。

    其次,从文化格局看,北京新石器时代文化在形成、发展和演变过程中始终受到周边考古学文化之影响。研究表明,除雪山一期文化对外影响较大外,北京地区并未形成真正的文化体系,区内发现的文化遗存多数可以看做是周边考古学文化对其施加影响后在当地形成的地方类型。

    再次,从城市角度看,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主要分布于北京的周边地区,多见于郊区的山地或河谷地带。这些地方均风景秀丽,北京近几年城市规划的旅游风景区多将新石器时代遗址包含其中,如平谷上宅遗址位于金海湖风景区,东胡林遗址位于西山风景区。

    近年来,北京城区基本建设速度加快,给古遗址的保护带来了严峻考验,而郊区修筑梯田、取土建房等农业生产活动的不断增加,则加剧了古遗址破坏程度。面对经济发展和文物保护之间的矛盾,北京地区相关部门必须和基建单位保持紧密联系,争取做到文物保护和基本建设一起规划设计,这样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古遗址,并且还能丰富当地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具有重要的保护价值,这对北京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价值

    北京地区保留了诸多远古先民生存发展的印记。新石器时代的北京地区,始终存在一条不断发展与演变的自身特色之路,从山洞走向平原,“北京人”在与环境的互动中向前发展;从游猎到定居,“北京人”在与周边考古学文化的交融中更新内涵,并逐步成为华北平原冉冉升起的一颗璀璨明珠。所以,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与文化价值。

    东胡林遗址发现有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中期的连续地层堆积,既包含有文化堆积又包含有自然堆积,通过研究,可揭示环境变迁的过程。另外,东胡林遗址文化堆积中发现有墓葬、灰堆、陶片、石器以及碳化粟等遗迹遗物,陶片的发现为人们描绘陶器起源的路径增添了资料,粟类遗存的出土则揭示北京地区可能是中国粟作农业的起源地之一。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发现的遗存相对较少,主要见于上宅和北埝头等遗址中。这一阶段的发现完善了北京地区文化发展的序列与谱系,也正是从这一阶段开始,北京地区多有和辽西地区文化面貌趋同的现象,因而有学者把它们共同归为“燕辽文化区”。因此,北京地区上宅文化遗存的发现有助于探讨燕山南北的文化关系与发展路径。

    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北京地区的文化发展迎来高峰,并体现出较强的多元性。北京东北地区的上宅文化与西南地区的镇江营文化逐步形成“割据”之势,前者仍与辽西文化趋同,后者则吸收了较多海岱文化因素。此一阶段的聚落考古材料增多,上宅和镇江营等遗址都有较多生活遗迹保存下来,可使我们了解当时的聚落布局、建筑技术和社会组织等状况。这一阶段的动植物遗存也较丰富,并有研究表明此时北京地区已发展出原始农业,具有较稳定的生活,但狩猎采集经济仍占较重要的地位。

    铜石并用时代,即中原地区的夏和先商阶段。渤海海岸较现今海平面略高,华北平原湖泊、沼泽遍布。此一阶段主要发现雪山一期文化和雪山二期文化,雪山一期文化显示了与辽西地区的紧密联系。铜石并用时代晚期,北京地区主要分布着雪山二期文化。该文化很多器物如罐形袋足甗、大口平底盆、曲腹盆、折壁器盖、碗等都同豫北后冈二期文化有很多相似之处。若从大的文化格局上看,雪山二期文化当属于中原文化系统,雪山二期文化的出现就是北京融入了中原文化系统一个重要体现。可以说北京地区是联系北方、中原、海岱文化系统的纽带, 对中国古代文明的起源和形成有着重要贡献。

    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资源利用的几点建议

    1982年召开的“燕山南北、长城地带考古专题座谈会”具有重要意义,包括北京在内的广大地区作为专题被提出,使人们越来越关注该区文化与周边文化的差异与共性,也为日后的有目的探求指出了方向。笔者认为,若想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资源得到有效保护和利用,建立考古遗址公园应是一种较为科学的方案。当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立不能随意而为,笔者认为应从以下几点考虑。

    1.尽快组织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摸清保存状况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北京地区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多位于燕山山地的古河道两岸的缓坡或平底之上,极易受到山洪的覆盖或冲击。这是过去的田野调查与文物普查工作中发现遗址少,遗迹、遗物很零散的主要原因。因此,对北京地区新石器时代遗址的调查应和考古勘探结合非常有必要。

    2.对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划定范围进行重点保护

    考古遗址公园的建立,核心是对于遗址的保护。因此,建设考古遗址公园时要首先加强对遗址本体的保护。积极制定遗址本体保护措施,利用科学手段,保持遗址原貌,并且全方位地展示遗址各个方面,尽量使公众能够充分地了解该遗址的前因后果,包括当时人类是如何生活,以及考古学者是如何发现并进行发掘的,然后才是对当时生活进行复原,等等。当然,还应采取一些措施,防止自然破坏,同时也应加强管理,减少和杜绝人为因素对遗址的破坏。

    3.建立考古遗址公园,将北京新石器时代遗址本体与周边环境相结合

    考古遗址公园的建立,要注重与周边环境的有机结合,使其成为面向社会大众的公共活动空间。这样,不仅能使民众在公园中陶冶情操,获得视觉上的享受,而且还能使民众深刻的感知历史,获得精神上的升华。只有做到两者充分结合,相互配合,相得益彰,才能实现经济、社会、人文和生态方面的和谐统一。

    考古遗址公园的建立,对广大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丰富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北京地区应有计划地建立一些不同等级的考古遗址公园,以博物馆陈列、遗址本体和考古发掘现场展示及场景复原为载体,充分利用声、光、电等多媒体技术,打造集遗址保护、科学研究、科普教育、城市休闲、观光旅游等为一体的史前文化展示区,最终形成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原始文化展示、考古发掘与研究、生态景观复原、市民休闲等于一体的大型公共文化场所。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