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一部研究宣传金台历史文化的佳作

    — — 《金台史话》序

    发布时间:2018-10-30王子今

    黄河中下游地区,陕西-关中-宝鸡-金台。缩放这几个空间画面,是可以感觉到大河渭水、秦岭陇山近旁古往今来的历史脉动的。周人在关中平原的西部开发了空前富有的农耕基地,也在这里建设了极高等级的礼乐秩序,随后向东发展,以当时最先进的文明形式征服了黄河流域。秦人从西汉水上游得到初步发展的机会,而后“非子居犬丘,好马及畜,善养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周天子“分土为附庸”“号曰秦嬴”。两周之际的动乱中,“秦襄公将兵救周,战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难,东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为诸侯,赐之岐以西之地。”秦襄公“始国”,后来“伐戎而至岐”(《史记》卷五《秦本纪》)。秦人立足关中平原的西部,继续向东拓进,建立了东方最强大的高度集权的秦帝国。秦政影响了此后两千年中国政治格局。秦代之后辉煌的汉文化,仍以关中为中心,对东方历史和世界历史都形成了显著的影响。

    金台史话_meitu_2.jpg

    司马迁《史记》卷五《秦本纪》记录秦国的发展历程,说秦国最初堪称正式的城邑营造、秦史最初比较规范的文字记录以及秦人最初有所完善的祠祀建设,大致都起始于宝鸡金台附近。“文公元年,居西垂宫。三年,文公以兵七百人东猎。四年,至汧渭之会。曰:‘昔周邑我先秦嬴于此,后卒获为诸侯。’乃卜居之,占曰吉,即营邑之。十年,初为鄜畤,用三牢。十三年,初有史以纪事,民多化者。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败走。于是文公遂收周余民有之,地至岐,岐以东献之周。十九年,得陈宝。二十年,法初有三族之罪。”可以说秦的国家建设,是以宝鸡金台为起点逐步走向完备的。这是司马迁以文字形式保留的金台悠久的历史记忆。而更古远、更真切的遗存,又由考古学者在北首岭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发掘有所揭示。

    金台不仅从远古到周秦显示出历史文化的先进地位,后来的著名古道如陈仓峪、王侯园寝如秦王陵、宗教人物如张三丰、古建遗存如金台观,都各自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分别以文献记载、民间传说和文物遗迹的形式,体现着非常的历史光荣。而地理名胜六川河、宝鸡峡以及金台森林公园等,又以秀美壮丽的山川风光和生态景观讲述着人杰地灵的故事。

    宝鸡是中国青铜器发现、保护和研究的文化重心。新近获第四届中国政府出版奖的《陕西金文集成》著录金台青铜器多达72件(其中戴家湾1901年出土11件,1927年出土44件,其他2件;五里庙4件;纸坊头1981年M1出土6件,2003年M2出土2件,2003年M3出土3件)。其中1927年戴家湾(今金台区陈仓乡)盗掘出土,现藏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时代为西周早期前段的方鼎,铭文5行35字(含合文),记载了周公征发东夷的历史。1981年出土于金台区纸坊头西周墓葬M1的伯四耳方座簋和伯双耳方座簋(张天恩主编:《陕西金文集成》,三秦出版社2016年11月版,第7册第218页至第219页,第294页至第297页),也都享有盛名。

    宝鸡金台重要的历史地位,还应当通过蜀道交通史的考察予以认识。《石门颂》写道:“高祖受命,兴于汉中。道由子午,出散入秦。建定帝位,以汉焉。”刘邦军“出散入秦”道路,当由通常所谓“故道”或称“陈仓道”北上,于是有“暗度陈仓”之说。明人何景明《汉中歌二首》:“汉王昔日定三秦,壮士东归意气新。旌旗暗度陈仓口,父老重迎灞水滨。”“烧栈登坛各有勋,谋臣猛将郁如云。关中自识龙颜主,海内争看缟素军。”(〔明〕何景明:《大复集》卷二九《七言绝句》)又明人李贤《宝鸡县怀古》诗:“闲来访古对清樽,暗度陈仓事可论。尚父钓时磻石在,张仙游处道宫存。玉鸡山上晨啼歇,紫草原头晩色昏。但喜居民农事毕,任教风叶护柴门。”(〔明〕李贤:《古穰集》卷二二《七言律诗》)也说“暗度陈仓事”,道路方向正当“陈仓”“宝鸡”(王子今:《秦岭“四道”与刘邦“兴于汉中”》,《石家庄学院学报》2016年5期)。虽然刘邦“暗度陈仓”的故事脍炙人口,但许多历史迹象表明,陈仓道的最初开通要早得多。《尚书·牧誓》记载,周武王伐纣,联军中有“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也就是说,有“蜀”人参与了推翻商王朝的战争。孔氏《传》:“八国皆蛮夷戎狄属文王者国名。羌在西蜀,叟、髳、微在巴蜀。卢、彭在西北。庸、濮在江汉之南。”或说“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皆西南夷也”“此数国者,盖是西南极边之蛮夷也。”(〔宋〕林之奇:《尚书全解》卷二三《牧誓》)或明确说“庸、蜀等八国,西南夷属文王者”“髳、微在巴蜀者,巴在蜀之东偏汉之巴郡,所治江州县也。”(〔宋〕魏了翁:《尚书要义》卷一○《泰誓至武成》)徐中舒先生除《尚书·牧誓》的资料而外,还指出,“《华阳国志·巴志》也说:‘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又说:“殷商之际,巴蜀和中原的关系,现在是已经得到地下资料证明了。”(徐中舒:《论巴蜀文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4月版,第4页)有学者就考古发现考论陈仓道的早期作用:“殷末周初,宝山文化的一支迁徙至宝鸡地区,形成了弓鱼国文化。宝山文化迁徙的途径有可能也是利用这条通道或嘉陵江河谷(通过褒谷进入了今宝成铁路宝鸡—凤县段,即陈仓道)。”(孙亚冰、林欢《商代地理与方国》,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0月版,第212页)后来曹操进军汉中“自陈仓以出散关”(《三国志》卷一《魏书·武帝纪》),诸葛亮北伐“出散关,围陈仓”(《三国志》卷三三《蜀书·后主传》),元军南下“道由陈仓入兴元”(《元史》卷一五四《李进传》),都提示了“陈仓”在古代交通形势中的地位。而现代宝天铁路和宝成铁路交接形成的枢纽,尤其可以说明宝鸡金台在秦与陇蜀交通格局中的重要作用。

    倾听渭水见证千万年历史的不绝涛声,我们体味金台历史的文明创造,包括经济成就、文化生产和政治发明,可以在乡土精神、乡土情感中充实自尊和自信。通过回顾历史以激发当今建设和发展的动力,或许也是《金台史话》编写的动因之一。

    杨曙明、宋婉琴两位先生的《金台史话》,全方位收集历史资料和文化信息,进行了认真的整理考订,对于金台地方历史文化的考察、认识、理解和说明,做了很好的工作。浏览书稿,不能不表示钦敬。承杨曙明先生嘱,谨为短序。需要说明的是,我1968年10月至1971年10月在硖石公社司家窑大队插队,1971年10月至1975年10月在宝鸡铁路分局宝鸡站装卸车间和宝鸡东站装卸车间从事整车装卸第一线的劳动。宝鸡金台,是我经历青春度过最好岁月的地方,也是我认识社会获得最初体验的地方,这里有我洒下的汗水,也有我深心的记忆。现在从事历史学研究,对于古代农耕经济的实况和劳动生活的感觉,因此有与从未走出课堂和书斋的读书人不同的体会。这是宝鸡金台惠予我的大恩。正因为与这片土地心存特殊的情感,当然不得不从命,恭敬奉呈以上文字。

    (《金台史话》,杨曙明、宋婉琴著,中国文史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定价38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