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铁证诉真相 考古新纪元

    — —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考古发掘报告》编后感

    发布时间:2018-10-30王琳玮

    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系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进行细菌研制和活人实验的犯罪核心部门,本书即是反映该遗址发掘与研究的考古专题报告。报告主要分上下两编:上编以丰富的第一手发掘资料,详细地介绍了细菌实验室、特设监狱、中心走廊及庭院等各种遗迹现象和出土遗物,尤以爆炸穴点和掩埋灰坑的发现备受关注;下编通过科学测定、模拟实验的数据分析,对当时的建筑技法和施工工艺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参考历史图片资料制作了部分复原图像。另在结语中,对本次发掘的主要成果进行了归纳和论述。

    6 H5器物组合_meitu_15.jpg

    H5器物组合

    2016年4月,时值第一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郑州举行之际,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前所长李陈奇先生向时任科学出版社文物考古分社社长的闫向东先生谈及有关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四方楼”的考古发掘报告的出版意向,引起了闫社长的高度重视,旋即安排李茜编辑和我去拜访李陈奇先生,商谈具体的出版要求。于是,就在一家小茶馆里,李陈奇先生将他们的发掘经过和整理进程,向我们娓娓道来。而我,在听到李先生动容动情地描述用作人体实验的“四方楼”里的建筑格局以及他们从“四方楼”旧址里发掘出大批实验用的玻璃器皿,甚至于有些器皿还装有液体时,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铁证如山”四个字。作为编辑那份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

    在敲定出版计划后,李陈奇先生为了让我们编辑切实地感受遗址概况,于2016年11月邀请我们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旧址参观。时值冰城初雪,雪中的遗址红砖斑驳、钢筋恣意,更显得触目惊心,冷风呼号而过,凄凄悲戚。站在遗址旁边的我更加笃定,将如此铁证完整严肃地呈现,正是我们作为这部报告的编辑所负有的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此后,我与李陈奇先生一直保持联系,期间不断探讨报告的编写体例及插图图版的拍摄规范。闫向东先生也一直从旁督促和指导书稿的推进工作。直到2017年9月,李陈奇先生再次向我们提出邀请,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考古工作站进行报告初稿的编前工作。彼时,李陈奇先生已将初稿装订成书,从封面到体例,无一不透露出他对这部报告呕心沥血的努力及严谨治学的态度,这让我颇为敬佩,如此审慎的工作精神当受推崇。经过几日的预审和讨论,我们感觉虽此行对报告体例及细节有了更完善的处理意见,但有关这一题材的历史敏感性和考古学上的学科创新性,让我们不得不诉诸于更多方家,严把质量关。于是,2018年1月10日,我们邀请相关专家学者在科学出版社召开了“抗日时期遗存的考古与保护工作暨七三一旧址发掘报告编辑工作研讨会”,旨在探索抗日战争时期遗存的考古与博物馆工作如何有机结合,同时针对“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考古发掘报告在编著中遇到的问题进行讨论。通过近五个小时的探讨,不但解决了会议预设的问题,与会代表还对这部报告的编写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对此开创近代历史与考古学交叉的先河之举,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和建议。我们也对接下来的出版工作充满信心。

    2018年10月,耗时两年的报告编辑工作终于结束,书稿付梓,我一直不断想象着手捧成书的这天,终于到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首次以科学严谨的考古报告的方式揭露日军侵华罪行的创举,更是有关近代战争遗存的第一本报告。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是我们这部报告不折不扣的政治意义,因为不甘“古不考三代”,才更显考古学在近现代史领域不断拓展和突破的学术意义。另外,了解考古报告编写体例的朋友,相信一定会察觉到这部报告的与众不同。以往的报告里,遗物多以文字描述配合文后附表来直观呈现其型式变化及分期,而这部报告却将文后的附表直接插入到文中,略去了文字描述的部分。这种做法乍看与传统相悖,其实却是出于“因地制宜”的考虑:因为近代战争遗址,几乎不存在遗物的型式演变,因此,只用表格这种更简洁清晰的方式足矣。

    回顾这两年的编辑工作,我所收获的宝贵工作经验,就是“下田野”。以往收到稿件,循例加工的编辑流程,只教人两耳不闻窗外事。此番两次赴考古现场进行参观及编前工作,加深了我对遗址的印象,更体谅了作者的不辞辛劳。这种直观的感受和同理心,使我易于从编辑的职业角度去完善书稿,更能在编辑工作中时刻鞭策自己,力争尽善尽美。既然考古行业有其特殊的工作方式,我们作为考古专业的编辑,更不该“忘本”,保持“下田野”的热情,才能促使编辑工作“善始善终”。当然,通过编辑这本报告,我有幸参与到了考古学应用领域的逐步拓展,实在与有荣焉、乐见其成。而多学科、跨学科的综合研究与发展,是对编辑素质的极大考验,只有不断精进业务技能,才能不负这十多年的考古情缘。最后,要感谢我的作者李陈奇先生,在编辑过程中,他精益求精的态度,让我受益匪浅。还要感谢我的同事李茜、赵越等,她们给予的意见和建议,都促使本书不断完善。特别要感谢的是我的领导闫向东先生,是他教会我在经济效益作为直接衡量编辑业绩的行业里,要时刻保持对社会的责任感,所谓尽读人间未见书,却仍有一颗社会效益高于一切的赤子心。

    时值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四十周年,听闻日本NHK电视台于今年年初播出纪录片《731部队——人体实验是这样展开的》,我们赞赏日本国内有识之士揭露和直面历史真相的勇气,这种尊重历史、正视战争所带来的伤痛与教训的态度,才能促使人类社会更加和谐和人类文明不断进步。世界和平,任重而道远。谨以此书,献给那些为我们带来和平生活的仁人志士。

    (本文作者系《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旧址——细菌实验室及特设监狱考古发掘报告》责任编辑)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