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雄关漫道——丝绸之路上的古关”展览评述

    发布时间:2018-10-23于 晖


    近几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博物馆界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展览层出不穷。远有国家博物馆的“丝绸之路”展览、中国丝绸博物馆的“中国丝绸和丝绸之路——锦程、更衣记”,近有成都博物馆的“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故宫博物院的“紫禁城与海上丝绸之路”,甚至还有专门为这一主题设立的展馆——福州市的海上丝绸之路展示馆。

    与其他“丝绸之路”主题展览相比,中国海关博物馆的“雄关漫道——丝绸之路上的古关”展览选取了一个与本馆定位非常匹配的切入点古关,可以说独具特色。


    较为完整的信息表达


    从信息的角度讲,展览作为博物馆向观众输出信息的主要形式,其本质是信息的重组和表达。我们常说的陈列语言,是通过有序的信息组合,完成向观众准确传达展览主题的任务。

    中国海关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期所设的关都是陆地关,后来才发展到在沿海设关。如果单单讲述“古关”的历史演变,恐怕不足以撑起整个展览,也不能深入地表现“丝绸之路”这个大的主题。同时,观众对于“古关”也并不是完全陌生的,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陆地关,像“春风不度”的玉门关、长城沿线上的居庸关、武侠小说里屡见不鲜的雁门关,它们的历史沿革和逸闻轶事,观众有一定了解。这就要求展览在丰富内容的基础上,还要引导观众迅速接受展览所要讲述的故事。

    “古关展”围绕古关展开,从“关”是什么入手,阐述古关的存在意义,配合实物展品和其他辅助手段,将古关与丝路的立体关系展示给观众,进而讲述关内的百姓生活,重点突出古关与丝路文化的内在联系。五个单元中,“丝路漫漫”是对丝绸之路的简述,点到即止,可以看作是展览的引言;“丝路之关”介绍了古关的基本情况,细数古关的种种行政管理职能,包括保护商旅、监管贸易、查禁私渡、征收赋税以及接待外国使团;“关塞千里”将古关与长城结合,强调古关的军事作用,着重介绍了烽燧制度;“关情民声”是对戍边吏卒、边郡民众生活的介绍,通过文人骚客的诗词歌赋,突出展示思乡游子的离别情绪;“关通东西”则强调古关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中起到的关键作用,由此引出丝路精神。

    “古关展”的展品来自甘肃省博物馆、甘肃省简牍博物馆、大同市博物馆、敦煌市博物馆、新安县博物馆等多家博物馆。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多方参与的展览基本上都会遇到展品搭配的困难,尤其是在需要的展品征集不到的时候,如何通过辅助手段弥补内容,使展品不再孤立,是非常考验策展人整体把握能力的。

    从实际情况来看,展览的信息表达效果不错。举例来说,在“丝路之关”单元中,通过几组汉代简牍的展示,向观众详述汉代关隘管理制度和符传制度;“关塞千里”单元对烽火狼烟的知识点做了精心设计,虽以图版文字为主,但设置了一处多媒体互动项目,对烽火信号制度及种类做了细致解释,使枯燥的文本活泼起来,可以作为馆校合作的教学内容;“关情民声”单元则收集整理了很多描写边关生活的古诗词,配合小而精的场景,突出雄关险道在中国历史文化景观中不可或缺的地位,表现其文化内涵。

    展览也存在对展品的研究和解读不够深入的问题,或者说展品与展品之间的关联性没有得到充分挖掘。比如,在“关城巍峨”小节中有一处嘉峪关小模型,其后理应继续由嘉峪关的构件(如瓦当等)对“关”的文化予以说明,但展览在二者间生生地插入了一件汉代函谷关的瓦当,破坏了原本完整的信息组合。又比如,两件均来自大同市博物馆的彩绘驼物骆驼,外观略有差异,而文字说明几乎完全相同,若是将二者以成组的展示方式呈现,可能会更深刻地表达某种观点或情感,假若置于两处就应有不同的解读以传达策展者的用意,展览将它们分别置于首尾两个单元,弱化了二者的关联性,让观众无法理解其中的意图(图一、图二)。

    图2,彩绘驼物骆驼(第二单元)_meitu_11.jpg

    图3,彩绘驼物骆驼(第五单元)_meitu_12.jpg



    独具匠心的艺术设计


    随着近些年博物馆对艺术设计的重视程度不断增加,展览的艺术设计,在遵从一般设计原则的前提下,也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思维模式和创作规律。今天的观众进入博物馆,不只观赏文物,还要用心感悟文物承载的历史故事和地域个性下的人文精神。“陈列艺术就是准确地传递这些信息,重要的是把握历史氛围和地域特征,要将文字性的叙述和零散的文物有机组合成视觉的综合艺术。”

    如果从对观众情感产生积极影响的角度来看,“古关展”开篇即通过一个完美的场景,将展览和观众紧密地联系起来。“古关展”的序厅,是由版文、立体造型、动态投影以及声音组合而成,通过建立在视觉和听觉双重感官体验上的立体设计,为观众打造了一个臆想的空间。其中的关键在于对整体环境的渲染和把控,特别是当投影灯打出的驼队缓缓而行时,阵阵驼铃声随着声响设备“流淌出来”,观众仿佛置身于丝路古道中,也触摸到了昔日丝路的繁荣(图三)。远山驼队、丝路雄关,像一幅打开的地图,把如画的风景推送到观众面前,也把观众的视线推向远方,一种“出世”的感觉油然而生。在此,画面中的“雄关”成为一个分界,是感受主题和进入主题的清晰界限。

    图4,展览序厅_meitu_13.jpg

    图三展览序厅

    展览的整体设计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序厅一侧是汉代函谷关的小型场景,看起来不经意的设计却是与展览主题紧密相连的:函谷关是东汉时期架设在长安和洛阳之间的著名关塞,被誉为“丝绸之路第一关”。因此,汉函谷关无论作为军事设施,还是关卡、驿站,都对丝绸之路的形成和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这里的“函谷关”不仅代表了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在告诉观众,展览讲述的故事由此开始。

    “函谷关”场景对面的展墙被处理成石窟的效果,之中挂满了佛像的喷绘,大大小小、星罗棋布,讲述佛教文化与丝绸之路的渊源关系,展现内涵丰富的丝绸之路文化(图四)。

    图5,石窟效果的展墙_meitu_14.jpg

    图四石窟效果的展墙

    二者间的地面上,用颜色标识出一条弯曲绵延的“路”,既可以看作是参观路线的指引,又似乎意味着这是一条探索“丝绸之路”的文化之路。


    瑕不掩瑜的美中不足


    展览的前言和结语缺乏情感上的人文关怀。一个展览是否充分地考虑观众,或者说对观众是否尊重,是各个细节体现出来的。虽然“古关展”的艺术设计充分考虑了如何快速与观众建立情感联系,但在前言和结语中仍然无法避免一些行业博物馆在做主题性、政策性展览时的通病,即含有过多的行政语言、专业术语,让观众不自觉地产生距离感(图五、图六)。

    图5,石窟效果的展墙_meitu_14.jpg

    图五前言文字

    图6,展览结语_meitu_15.jpg

    图六展览结语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