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美好生活与文化遗产

    发布时间:2018-09-14 王运良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论断既是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现实的精准分析,也确立了新时期进一步以人民为中心的新的发展目标。

    很明显,如何全方位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是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指针,这里首先需要清楚认识美好生活的内涵与条件。

    国学大师如是说

    梁启超先生明确提出“美是人类生活各种要素之中最要者,倘若在生活中把‘美’的成分抽出,恐怕便活得不自在甚至活不成”;丰子恺先生强调“艺术的心”在人生的意义上十分可贵,要把整个生活与生命创造为“大艺术品”;宗白华先生认为,“我们的生活,要悬一个具体的优美的理想,然后把物质材料照着这个理想创造去”,“我们一生的生活,也要能有艺术品那样的协和、整饬、优美、一致”。可见,美好生活是一种艺术般的生活、诗意般的生活,既需要优美的物质基础与环境,也需要丰富的精神条件与涵养,是既要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又可以“醉卧林间云,闲钓水中月”。

    人类的美好生活当然不是与生俱来,而需要历经创造与培育。王国维先生首倡“美育”思想,并提出“古雅”概念,他认为自然之美易使人达到忘我境地,人工之美诸如“宫观之瑰杰,雕刻之优美雄丽,图画之简淡冲远,诗歌音乐之直诉人之肺腑,皆使人达于无欲之境界”,“古雅之致存于艺术而不存于自然”,古雅之美既可使人心休息,也能使人萌发钦仰之情,实为美育普及之津梁。笔者认为,王国维先生所言之“人工之美”及“古雅”指代的即是历史文化遗产,且极为明确地点出了文化遗产对于创造美好生活所能发挥的独特作用。蔡元培先生不仅反复强调“以美育代宗教”,而且提出了系统的美育实施方法,其中对社会美育尤为重视,除了将历史博物馆、古物学陈列所、人类学博物馆、博物学陈列所等列为社会美育的“特别设备”,更将建筑、公园、名胜、古迹等作为“地方美化”的“一种普遍的设备”,并着重指出,宫殿、别墅、桥、城、华表、坊、塔等中国古典建筑是“集众材而成者也,凡材品质之精粗,形式之曲直,皆有影响于吾人之感情。及其集多数之材,而成为有机体之组织,则尤有以代表一种之人生观。而容体气韵,与吾人息息相通”,由此,他同王国维先生一样,深刻揭示出了文化遗产、人文环境与人生及人类生活之间的密切关系。

    毋庸置疑,国学大师的美育思想十分清晰地告诉我们,人类的艺术人生、美好生活离不开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

    环境与文化权利的实质归宿

    当代的美好生活离不开历史文化遗产,而保护享用文化遗产实则既是人类的一种环境权利,也是人类一种重要的文化权利。

    “环境权”的概念发端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日本东京召开的国际科学家会议,与会17国代表在共同发表的《东京决议》中,首次明确主张将全人类健康与福祉不受灾难侵害的环境享受权利,以及文化遗产、自然资源享受权利作为一种基本的人权;继之成立的环境权研究会提出了“环境共有”等诸多理念,并认为景观、文化性遗产、公园等社会性设施环境要素对于人类生活而言都是不可欠缺的要素;都宫深志进一步将环境划分为五个不同的层级,前三个层级分别是安全的环境、卫生的环境、舒适的环境,第四层级是“历史、文化环境的保存”,最高层级是“艺术、文化美的环境”。《人类环境宣言》《人类环境行动计划》《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关于环境与发展的里约热内卢宣言》《人权与环境之基本原则草案》等文件都明确了以文化遗产为核心的人文环境对人类生活与自身发展的重要作用。美国的《国家环境政策法》及各州宪法也规定了国家、公民保护、享用文化遗产的权利、责任及义务。我国的《环境保护法》明确将人文遗迹、风景名胜区、城市和乡村等文化遗产列为环境保护的组成部分;2009年迄今相继发起实施的三期《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均将“环境权利”纳入其中。可见环境权作为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已受到高度重视,各族人民也将随之享用越来越多样、越来越丰富的优美的自然与人文环境。

    “文化权利”的概念最早见于1919年德国魏玛宪法,其第2编规定,公民可享有的文化权利包括公民的受教育权和从事艺术、科学活动的自由,还包括保护知识产权和文化遗产等内容。墨西哥ElColegio研究所的R·斯塔温黑根(Rodolfo Staven-hagen)将文化权利划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作为资本的文化,等同于文化遗址和人工制品等人类累积的物质遗产,与此相对应的文化权利意味着“个人有获得这一累积文化资本的平等权利”;第二个层面是作为创造力的文化,与此相对应的文化权利意味着“个人不受限制地自由创造自己的文化作品的权利,以及所有人享有自由利用这些创造品(博物馆、音乐会、剧院、图书馆等)的权利”;第三个层面是作为全部生活方式的文化,与此相对应的文化权利指的是每一个文化群体都有权保留并且发展自己特有的文化,享有遵循或采纳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的权利。联合国的《人权宣言》《关于国际文化合作的原则宣言》《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文化政策促进发展行动计划》《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保护与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国际公约》等文件均规定了人类享用、保护、发展文化的权利和义务。《非洲人权和民族权宪章》明确指出“所有人都有权享有与他们的自由和身份相符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权力以及平等地享有人类共同遗产的权力”。我国实施的三期《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均将“文化权利”予以单列,就旨在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保障公民文化权益。无疑,文化遗产保护利用是世界各国公民文化权利的重要内容。

    我国台湾著名学者蒋勋说:“没有美,没有沉思,便成就不了文明。因为‘美’,我们便可以继续前行。”国学大师之所以竭力提倡实施美育,就是为了人类更好地前行与进步,他们也清晰认识到,历史文物、人文遗迹、古典建筑等文化遗产是重要的美育实践资源。其中的建筑类遗产最具艺术的品质,正如雨果所言:“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进去”,也正像梁思成所说:“建筑是人类一切造型创造中最庞大、最复杂的也是最耐久的一类,所以它代表的民族思想和艺术,更显著、更多面、也更重要”。“美好生活”的环境需要用文化去营造,保护传承文化遗产是一大捷径,更能体现营造者的智慧与远见卓识;“美好生活”的内核需要用文化去滋养,保护文化遗产就旨在丰富人类的文化食粮、守护人类的精神家园。由此而论,文化遗产不仅能为今人的现实生活营造优良的外部环境,更能为今人的内心世界提供富足的精神给养。如此,现世的人们方能向“美好生活”逐步迈进,并实现费孝通所描绘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人类发展愿景。一言蔽之,营塑艺术人生、创造美好生活离不开文化遗产。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