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丝绸之路 锦绣前程

    — — 从一部中国丝绸史到中国丝绸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8-09-11 赵 丰


    我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是改革开放的最早受益者。1977年参加高考,1978年春进入浙江丝绸工学院(现浙江理工大学)学习工程技术。但毕业时恰逢朱新予老院长招收中国丝绸科技发展史方向的研究生,我觉得自己会比较喜欢就参加了考试。当时朱老已将近80高龄,他一直说有四个未了心愿:恢复中国丝绸公司、纺织部管浙江丝绸工学院、编写《中国丝绸史》、建设中国丝绸博物馆。前两个已无可能,但后两个后来均已实现。我有幸成为朱老的学生,协助他完成了两大心愿后感到特别欣慰。1985年我一毕业就跟着朱老做《中国丝绸史》的课题,第一次出差调研去了西北丝绸之路,然后是写作、编辑直到1992年正式出版。1986年我参与中国丝绸博物馆的创建工作,1991年正式调入,1992年正式开馆,一直都没有挪窝。所以,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在我看来就是从一部《中国丝绸史》到建设中国丝绸博物馆(以下简称国丝馆)的历史。

    国丝馆的建设从零开始,后来经过的几个阶段也与改革开放紧密相关。1986至1992年是从立项到投资建成开放的初建阶段,虽然有4公顷多占地面积,但建成的只是一个只有7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半拉子工程。1992至2000年经济改革大刀阔斧,而文化发展举步维艰,在国企管理下的国丝馆只是挣扎求存。2000至2009年,随着文化事业的发展,国丝馆从企业转入文化渐渐向好,并于2004年在全国率先实行免费开放。2009至2015年经过极为艰巨的努力,国丝馆终于走出困境,重绘宏图。此后,国丝馆在2016年G20峰会之前完成改扩建项目,成为建筑面积达23000平方米、展览面积15000多平方米的相对完整的博物馆,可谓是破茧化蝶,全新亮相。回顾国丝馆与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关系以及经历的过程,有四方面体会与国内博物馆同行分享。

    一、学术引领,建设一个研究型博物馆

    1992年2月开馆之初,国丝馆着实热闹了一番,但大约过了一年,就慢慢寂静了下来。当时首选面临的是经费问题,一个企业要从税收之后的利润中开支一个公益性博物馆的日常事业经费,确实非常难。既然事业经费有问题,那工作人员也难以继续,当时就出现了一股下海潮。1991年开馆之前刚刚进来的人员慢慢都走了,1992年之后也就基本不进人了。

    此时应该做些什么呢?一个博物馆总是有业务工作,也有基础工作。业务发展了,博物馆也发展了;基础垮了,博物馆也垮了。2009年我开始主持全馆工作,贯彻的理念是:少折腾(少搬弄是非、多干实事)、保平安(文物安全、人身安全、经济安全、政治安全)和谋发展(主要是业务工作)。而业务部门只有三个:陈列保管、技术(文保为主)和社会教育,所有这些都是业务的重要方面,都应该以学术为引领。但三个方面无法在每时每刻都齐头并进,因此国丝馆就尽量关注研究。

    国丝馆建立的最初缘由来自我的导师朱新予,此时我们已在进行《中国丝绸史》的研究,有了一个丝绸史研究室,并与文博界开展了一定合作。正是以这个团队为基础,并与筹建处合作,国丝馆一开始就有了较强的丝绸文物研究力量。开馆之初,恰逢内蒙古出土大量辽代丝织品,从庆州白塔到耶律羽之墓,从代钦塔拉到宝山辽墓,成为研究和整理的极好资料。同时,我们在学校期间对青海都兰唐代丝绸的研究成果也慢慢凸显出来,引起世人重视。作为丝绸技术史中最为关键的织造技术史研究也得以顺利开展,我们复原了元代《梓人遗制》中所记载的立机子和汉代釉陶织机所表现的斜织机,解决了中国科技史上极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同时还用大花楼织机复制了辽式五枚缎纹的雁衔绶带锦袍,使得国丝馆的织造技术复原研究成果叠出。艺术史角度的丝绸研究也开始启动。1992年,《中国丝绸史》《唐代丝绸与丝绸之路》《丝绸艺术史》《中国丝绸图案》相继出版,一直到1999年中英文版的《织绣珍品》用100件丝绸精品图说中国丝绸艺术史,国丝馆在古代丝绸研究方面技术与艺术相得益彰。从2000年开始,在国家文物局支持下,国丝馆建立了中国纺织品鉴定保护中心,丝绸文物的保护研究蹒跚起步。十五期间(2001-2005),国丝馆承担了国家课题《古代丝织品病害及其防治研究》中的子课题《丝织品文物保护文献汇编及现状调研》,十一五期间(2006-2010)开始大力冲刺国家重点科研基地并于2010年最终获得成功,开启了真正全馆范围内的学术引领,同时取得了较好效果。十一五期间《东周纺织织造技术挖掘与展示——以出土纺织品为例》获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创新奖二等奖,此后的十二五(2011-2015)期间《基于丝肽-氨基酸的脆弱丝织品接枝加固技术研究与示范应用》又获文物保护科学和技术创新奖二等奖。直到十三五(2016-2020)期间,国丝馆一直以学术为引领,不仅开拓科技保护研究,同时也引领陈列展览和社会教育等一系列工作的开展。

    正因为把学术引领作为办馆的基本思路,所以我们喜欢把国丝馆称为研究型博物馆。虽然国丝馆的工作很多方面都以研究为基础,但真正给我们提出研究型博物馆的一是国家文物局宋新潮副局长:一个专业博物馆,贵在专字,就是要把专业领域的研究做到世界第一,成为专业博物馆的特色;二是大英博物馆的汪海岚(Helen Wang)女士: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特点是丝绸的研究、工艺的研究、保护的研究,这应该称为研究型博物馆。这里的研究型博物馆,我的理解就是在一个专业领域做到极致。

    二、工匠精神,专业专注专一永不放弃

    专业博物馆要在一个领域中做到最好,其实也很不容易。国丝馆的定位是以中国丝绸为核心的纺织服饰类博物馆,其收藏、保护、研究和展览的范围包括古今中外,类型包括物质和非物质,认知方法包括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这类博物馆在世界上的数量也有很多,有时也可以包括许多大型博物馆的相关专业部门,而相比之下国丝馆非常年轻,基础很弱,所以必须要发扬工匠精神,做到三“专”:专业、专注、专一。

    一是专业,有专业的精神和素养。国丝馆围绕丝绸及纺织服饰相关领域,布局相应人才,建立健全结构,开展各种工作。国丝馆考虑的专业核心还是纺织的工程技术背景,或对其纤维、或对其组织、机械、印染等。但丝绸纺织同时也是一种工艺美术,所以艺术史与考古学、设计、时尚的知识也非常重要。此外,丝绸又是一种与政治、社会、经济、宗教、文化、民族等都有密切关系的产品,所以与此相关的知识也都十分有用。因此,馆内配置的人员,有较大一部分是来自丝绸、纺织、服装专业学校的毕业生,也有学习化学、工程、艺术设计等方面的人才,这样才能为专业工作提供专业条件。

    除了软件,馆内所有硬件也是十分专业的。实验室围绕纤维、染料等核心点配制了多种大型设备,如高效液相色谱、质谱分析仪、能谱分析仪、激光共聚焦显微镜、场发射扫描电子显微镜、激光共聚焦拉曼光谱仪,包括进行精密分析检测所用的同位素质谱仪等。库房根据纺织品特点配备了纯木质隔层隔温隔湿,围绕考古纺织品配备了木质橱柜,围绕近现代服装和时装、中西方时装配置了金属密集柜,围绕皮毛类服装配备了低温库。展厅也是针对纺织品进行特别设计的双层温湿度控制系统、灯光照明系统以及专业的监控报警设备。特别是纺织品修复室,有1500平方米,分为两处:其一是纺织品文物修复展示馆,另一是2016年新建的修复室。前者可能是中国最早的文物修复展示场所,把修复现场和展览线路结合了起来,把纺织品文物的修复原理、过程、成果展示给了观众。展馆一楼用于纺织品的信息提取、清洗、修复、包装、研究等工作,并有一部分区域向观众展示文物保护修复的全过程;二楼向观众展示修复之后的纺织品文物。修复室的工作台根据纺织品修复特点专门设计而成,使用特别的工作台面,长宽按两倍的比例制作以便于使用过程中自由拆拼。修复所用工具采自医疗器械为主,但所使用的面料、缝线等修复材料多为特别定制而得,这也是硬件的一个侧面。

    二是专注,专注就是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由于馆小人少,时间有限,国丝馆就集中精力做好以丝绸为核心的工作。譬如研究,馆内核心是染料和纤维,到目前为止只有纺织品修复,展览总是和丝绸纺织服装或丝绸之路有关,包括社会教育活动品牌只是丝路之夜、女红传习馆、蚕乡月令、丝路之旅等。当然专注并不是不发展、不扩大,专注是根据使命、条件把专业领域做足、做满,如后来拓展的西方时装、蚕桑丝织非遗项目等。

    三是专一,专一就是长久。如织造技术,国丝馆会长期研究下去,不只研究国内也研究世界的织造技术,不只实践也写作李约瑟的织机卷等理论著作。如纤维和染色技术,从标本库和数据库做起,甚至做纤维和染料生态标本园,做世界最好的纤维染料鉴别技术,精细鉴别要到物种、到产地、到微痕。再如主题展览,目前每年做几个系列展览,有民族服饰展、有时尚展览,每个系列都会从各个角度精心打造。特别是丝路系列展览,国丝馆都会认真思考,用不同角度的展览讲好丝路故事。 (上)

    QQ截图20180911131244.jpg

    本文刊载于2018年9月11日《中国文物报》6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