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解读“读城——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展内容设计

    发布时间:2018-09-11王新迎


    “读城”是首都博物馆专门针对青少年受众量身定制的大型互动体验项目,其核心为系列主题展览,2017年7月中旬推出第二期——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作为一个由宣教部门主导的互动性展览,它的内容设计也具有一定的教育特征,下面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它的策划理念。

    展览初衷——乡土文化教育

    梁漱溟先生提到,学校不是教育唯一场所,教育发生在所有环节,在学校里面读书是教育,在家里做活也是教育,在博物馆认知也是教育,教育本身是一个非常广泛的东西。笔者认为,展览是博物馆教育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展览具有教育功能,展览的目的也应达到必要的教育效果。

    无论哪一种教育,贴近生活才更容易引起教育对象共鸣。对于乡土,我国平民教育的开拓者之一傅宝琛曾有明确的界定:“所谓乡土,就是儿童成长起来的地方。”乡土也是形成我们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的地方。

    首都博物馆为一座城市博物馆,以保存展示北京历史文化为立足点,开展乡土文化教育义不容辞。作为专门针对青少年的“读城”项目的核心展览,初衷就是着眼乡土文化教育。旨在引导北京的广大中小学生了解北京的历史文化,使其在探究式学习的过程中与自身产生联系,并对当下北京城各种问题主动关注和思考,从历史中探究古人智慧,寻求解决之道,并对未来的北京城市发展有自己的思考和认知。

    基于乡土文化教育的持续性特点,“读城”展览也具有系列性,2015年至2016年,已经完成了“追寻历史上的北京城池”一期展览,在乡土文化教育方面取得了一定效果,积累了一定经验。第二期展览仍然是基于乡土文化教育展开并不断深入。

    主题选择——普遍性及时效性

    基于展览主旨思想,“读城”二期的主题范围圈定在北京城内的建筑上。选一个什么类型的建筑作为核心对象至为关键。最终展览的标题定为“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于乡土文化教育而言,它具有很强的普遍性和时效性。

    接地气的“四合院”

    众所周知,胡同四合院于当下的北京历史文化认知而言,具有极高认可度。无论是世代居住于此的原住民还是外来移居者、暂居的异乡人或匆匆过客,对北京胡同、四合院都有着不同角度的认识和不同程度的情结。因此,胡同、四合院的话题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接地气!北京作为元明清三朝的都城,城内建筑有宫殿、坛庙、园林、衙署和民居等多种形式。如果将这些建筑进行解析会发现,无论哪一种建筑类型,它们的构成元素当中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四合式院落,在错落交叉的胡同街巷之间这些四合式院落像细胞一样填满整座城市。据学者根据清朝乾隆十五年(1750年)京城全图解析统计,在当时北京城内容大约有26000座四合院(张展《北京传统民居四合院的兴衰及变迁趋向》,《北京文博》,2005年9月1日)。因此,“读城”,读城内的四合院是一个既凝聚北京城市文化积淀又具有普遍性的展览核心话题。

    公众的“发现”之旅

    近现代以来,随着北京城市发展,胡同四合院的数量在逐渐减少。据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统计,至20世纪80年代,北京城约有6000多处四合院,其中保存较完整的有3000多处(段炳仁主编《北京四合院志》P3,北京出版社,2016)。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2016年初出版的《北京四合院志》,共收入保存较为完好的四合院923座。当下北京老城和郊区还保存着部分比较完好的四合院,是可以为广大公众直接亲眼目睹并体验其中的。

    “读城”项目核心理念之一是公众参与,这是由博物馆宣教部门牵头策划的互动性展览的一个突出特点,而这种“发现”的行为引导就是公众参与的最好证明。公众在策展团队的引导下,用自己的感官去体验,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用自己的创意去记录,从而与博物馆人共同展开一段带有自我探究性学习的发现之旅。只有当自身融入其中,展览与“我”有了关系,公众才更有意愿去积极思考。

    弘扬传统文化“之美”

    随着北京城市人口的激增,诸多四合院逐渐沦为大杂院,加之一段时间内其保护规划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负面问题不断产生:居住环境有待改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等,大量的四合院逐渐被新的住宅形式高楼大厦所取代。四合院逐渐成为这座城市的记忆。面对这些实际问题的困扰,作为博物馆人的我们该如何看待?如何引导公众思考?这个展览活动,我们希望公众获得什么?我们要引导公众去发现四合院的什么?这些问题需要在策展之初明确解决。 (上)

    本文刊载于2018年9月11日《中国文物报》6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