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我从江口走过

    发布时间:2018-09-07曹叶安青

    早些时候就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彭山江口沉银遗址,当得知自己被选中去那里当发掘志愿者的时候,既兴奋又担心。担心的是我不会游泳,万一被淹了怎么办?万一我背的氧气瓶被我磕漏气了怎么办?万一氧气不够用了怎么办?虽然人没去,但是我心里已经想了各种突发险情。老师听出了我的顾虑,笑着说让我放心,不用下水、不用游泳、不用氧气瓶,最重要的是不会有危险。怀着将信将疑的心理在台湾过完新年之后,我一个人来到了江口,那天是正月初七。

    到了发掘工地之后的第二天下午,便和飞哥、东林、球球、白航和胖哥几人(发掘人员)一起去Ⅱ区布方。第一次看到用全站仪布方,感觉好厉害!而且在布方完之后还发现了第一件文物——一佰两的银饼(与接下来发现的7个大银饼均出自一个探方。)当时好激动,毕竟第一次见到这种古代的“硬通货”。

    随着发掘深度的增加,Ⅰ区出水的文物也越来越多。在梁哥(Ⅱ区发掘人员)和周春水老师来了之后,我、王亚和刘总(测绘人员),三个人去了Ⅱ区,开始了Ⅱ区的发掘工作。Ⅱ区相对Ⅰ区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在对讲机里面说,“刘张辉,出东西啦,快回来!”刘总跑着从Ⅰ区回来给文物打点。一次次的呼唤让刘总下定了决心,教我和王亚使用RTK。还好RTK好学,我们很快就学会了。由于方言的优势,在Ⅱ区的时候,我主要跟民工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们沟通,在平等沟通中,大家也都相互理解。劳逸结合,最大程度上提高工作效率,同时,也让他们心情愉悦地干活。

    周五晚上的例会是固定不变的。吃完饭端着凳子去二楼坐着开会,总结一周的成果和问题。刘志岩领队先讲话,接下来是依次发言,最后还是刘队总结发言,以及展望一下接下来一周的工作。

    在江口,我还客串了一把讲解。我记得那天中午正在吃饭的时候,门外有人在敲门。我起身开门之后,三个爷爷在门外说:“你好,请问博物馆不开吗?我们特地从台湾过来,想看看崖墓博物馆。”我征求了刘队的同意后,便带着他们参观博物馆,并且向他们介绍了汉代人们“事死如事生”的观念,以及崖墓的历史,建造的过程等。给他们拍完照片后,他们离开的背影让我觉得有些感动,为了亲眼目睹祖国的历史,从台湾专门过来,精神难能可贵。

    离开江口是凌晨3点半。和司机约好了4点在博物馆门口见,我提着行李箱在博物馆门口等候。站在博物馆门口,马路对面就是每天进出无数次的大门,背后就是博物馆。回想在这里的40多天,“欢声”“笑语”“友情”,这三个词,能够诠释在江口的所有。坐上车,再看一眼博物馆,再看一眼大门,再往大家熟睡的方向看一眼……突然想到本科的时候,我也是很早离开工地,最怕被发现之后忍不住落泪。

    虽然离开江口已经很久了,但是有些东西是忘不了的。会姐(后勤保障组组长)——我们的命脉掌握者,长着一张娃娃脸,像个小孩,不过真的很关心大家。当有人想吃火锅的时候,她总是说没问题。要么当天,要么第二天,无论如何都能吃上。由于工地有很多来自北方的小伙伴,大家想吃面,会姐也会尽量满足大家,到后来,早餐有时候也是可以选择的,想吃米的吃米,想吃面的吃面,大家都很开心。我脚崴了的时候,会姐还陪着我去医院看病,让我心里面暖暖的。虽然,我离开的时候脚还没恢复,不过已经好了很多。忘不了第一天到工地白航和胖哥帮我搬东西;忘不了第一次工地踢足球时的喜悦;忘不了和我们打成一片的刘队、飞哥;忘不了在Ⅱ区给我们传授水下知识和人生经验的周老师、梁哥;忘不了带我去看脚的会姐、鲁师兄、小姐姐;忘不了口边挂着“今天Ⅱ区是不是又没出东西”的扬姐;忘不了来自海南省博的王哥、聪姐;忘不了厨艺爆炸的周叔和两个“孃孃”;忘不了豪气万丈的刘总;还忘不了来自各个高校的小伙伴们。正是因为种种的“忘不了”,才让我得出了一个看法——好好珍惜在江口的点点滴滴,工地虽然有无数个,但是江口永远只有一个,这辈子也许再也不会经历这样一个让人不舍的工地了。

    江口,不仅仅是一个地名,不仅仅有张献忠的宝藏,更有一帮可爱的人让我永远不会忘记。哪怕以后的生活中会经历无数的工地,见到不同的人,但是江口,以及江口的点点滴滴,都会在我心中保留着,不会遗忘。

     (作者为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发掘实习生)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