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博物馆

    博物馆

    谈谈群组式展示

    ——以大英博物馆为例

    发布时间:2018-08-28王 瑞

    群组式展示,也称为密集式展示,顾名思义就是在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内将成群组的多个展品通过展台、展托、支架等道具和空间相互依托的手法陈列。这种展示手法的特点就是根据展示空间的高低、宽窄以及展品的数量进行整体、系统的设计,从而营造出富有观赏层次的陈列效果。

    群组式展示的前提是,得有很多很多的文物。同一类型、同一材质、同一主题、同一出土地点等都可以成为群组式展示的理由。我们以大英博物馆为例,详细探讨一下群组式展示。

    大英博物馆是综合性博物馆,像一本大百科全书,你想了解学习世界上的几大文明,大英博物馆是最好的去处。来到大英博物馆的埃及馆、希腊馆、中国馆等专题展馆中,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琳琅满目的木乃伊、希腊陶瓶和中国瓷器,你会发现,与我们国家大多数历史类陈列一柜一物或者错落摆放得较为疏朗的展陈方式相比,这里的展品无论大小,多以群组式陈列方式展出。

    2 大英博物馆埃及馆的石碑_meitu_9.jpg

    大英博物馆埃及馆的石碑

    来到大英博物馆,看到如此众多令人震撼的世界各个文明的文物珍品,仔细想想大英博物馆的藏品来源和国家历史,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大英博物馆采取群组式的展示方式了。

    在殖民时代迅速发展起来的博物馆,其藏品来源大多是从世界各地特别是大英帝国殖民地掠夺和采集而来。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的文物和珍品,藏品超过800万件。其中中国文物2.3万件,古埃及文物7万件,古希腊文物近20万件,古罗马文物160万件。特殊背景下的藏品来源方式,是大英博物馆展品多元性的根源。英国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同时又是世界近代博物馆的发祥地。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第一座国家博物馆,是在英国政治、经济、文化和自然科学进步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大英博物馆的馆藏是英帝国实力的反映。正如博物馆业内人士真理子所说,如果不考虑获取藏品的正义性,荟萃了世界各个文化圈的文物和艺术品的大英博物馆,具备诠释世界文化体系的能力。

    2 金属支架隐藏在背后的瓷器_meitu_11.jpg

    金属支架隐藏在背后的瓷器

    要想展示多元的世界文明,单纯靠几件展品是说不清楚的,需要大量的实物来支撑诠释。因此,丰富的藏品支撑起了有丰富展品的展览,群组式展示方式成为诠释丰富藏品体系的最佳选择。群组式的展示手法给观众提供了更多的参观选择,普通观众可以走马观花,浏览丰富的世界文明文化珍品;专业研究者或者文明爱好者可以对比同一产地、同一质地、同一类型的文物展品从而进行深入研究。对比展品相对较少或者单一的展览,群组式的展览给观众带来更多的福音。

    群组式展示带来的视觉冲击是博物馆文化价值观的体现。身处大英博物馆之中,丰富的藏书、手稿、标本、勋章、各种古物收藏造成的猎奇式心理和视觉冲击,改变着人们的感受和体验,从而改变着民众的思维方式。看到如此众多的本国珍品在大英博物馆展出,对我们这些被英国殖民或掠夺国家的观众来说是一种遗憾或是耻辱,但是对于英国人来说,这种视觉冲击使得英国人不自觉地形塑自我,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陆晓曦在《实体空间到文化空间:大英博物馆的功能嬗变》一文中指出,大英博物馆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地理意义上的空间,而是社会空间、权力空间以及各种文化相互融合的空间,是混合着人们无尽的想象和自豪的综合体。可以说,大英博物馆既是实在的有形空间,又是虚拟的文化空间。群组式展示给观众带来的强烈的心理冲击往往使观众印象深刻,从而带来全所未有的参观体验,使其产生对参观内容进行进一步探究的兴趣,这正是博物馆的目的所在。

    先进的展示技术是群组化展示实现的必要条件。有别于文物库房里的仓储式摆放,群组式展示的艺术表现形式常常需要立体化展示才能实现,综合了美学、力学、材料学及文物保护等多学科知识,是博物馆展陈技术实力的体现。

    2 大英博物馆展示的金银首饰文物_meitu_10.jpg

    大英博物馆展示的金银首饰文物

    我们可以看到在大英博物馆展厅中,除了较多采用道具将展品摆放成高低错落的效果外,较多采用隐藏式文物支架和抓件,将展品“悬浮”在展示空间中。比如固定木乃伊的亚克力卡件,固定瓷器和雕塑的金属支架等等。这些支架都制作精美,与展品完美搭配,它们要么被隐藏在文物之中,要么被巧妙地弱化处理,让观众的视觉中心只看得到展品,而不会被文物支架抢了风头。群组式立体化展示不仅更有效地固定保护展品,还能让观众更加近距离多角度地观赏展品,从而打破仓储式摆放的呆板布局,重塑视觉构图,使观众的视觉体验更加丰富。

    其实,不仅仅是藏品极大丰富的大英博物馆,群组式展示手法在西方博物馆中是最常见的展示法。我们可以在诸多的西方博物馆的历史展或者艺术展中看到此类展示手法。这背后都离不开以上提到的这三点原因。群组式展示并未见得是历史类展览的最佳选择,西方博物馆世界多元历史碎片化的文化诠释也多遭人诟病。但是,能在博物馆里看到更多的展品,而不是把他们深藏在库房之中难得一见真容,对于一个普通观众来说,也算是一件幸事。

    国内的博物馆近年来也逐渐开始尝试群组式展示手段。我们经常会在国内一些军事题材的纪念馆中看到,兵器类的展品较多采用群组式展示,将武器按照类型分组排列,充分利用展柜的开阔空间,密集摆放出震撼人心的阵势,从而给观众留下强烈的印象。

    国内历史文物类的博物馆也时有使用,首都博物馆2005年建成的通史展厅也采用了群组式展示,在国内较早使用金属支架对展品进行立体化展示。虽然这种展示方式给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观感体验,但因为展柜的体量过大,而且不同类型和材质的展品放在一起导致展柜难以统一设定温湿度,因此,群组式展示手法并不太适合于这种综合的通史展,而更适用于展示同一类型和质地的文物展品。南京博物院改陈后的新馆就进行了诸多有益的尝试,其中在“藏品架起沟通的桥梁”展览中,仓储式的展架摆满展品模拟文物库房,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虽然象征意义大于展示用途,但仍然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心灵震撼。

    综上所述,博物馆对展品的群组式展示,让更多深藏在文物库房的文物藏品能够与观众见面,丰富了展览内容,极大地提高了博物馆藏品的展出效率,并且丰富了观众的视觉体验。同时,通过对群组类展品艺术化的科学展示,也让观众通过展览得到更多的信息,获得不一样的展览感受,因此对展览内容产生更大的兴趣和进一步探究,从而实现博物馆对公众的教育功能。这就是群组式展示的意义所在。

    (《中国文物报》2018年8月28日第8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