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说说古代书箱

    发布时间:2018-08-28潘春华

    书箱,亦称书箧,是古代文人用来盛放书籍和笔、墨、纸、砚文房工具的箱子,可便于搬运以及外出时携带,使用起来十分方便,是书香门第不可缺少的家具。因此,书箱也成了有知识、有身份的象征。《晋书·王祥传》曰:“勿作前堂、布几筵、置书箱镜奩之具,棺前但可施牀榻而已。”鲁迅《书信集·致夏传经》云:“偶翻书箱,见有三种存书。”

    朱德赠给郭昭远的两个书箱_meitu_1.jpg

    箱子作为存贮物品的重要家具,在汉代就出现了。然而,最初时的书箱较为庞大笨拙。直至明清时,由于家具的长足发展,书箱的工艺制作对精美实用才有了更高追求。明清时期书箱的外型多为箱式或柜式,结构上显得十分灵巧、雅致。书箱的内部空间设置得非常合理,纵横排列疏密有致,因其存放文房四宝等物品大小不同,故而空间分配各自迥异,适合古代文人书房用具的摆放。有的书箱在内部下方置一屉,便于存放盘缠银两和贵重物品,灵巧实用;还有的书箱内置三层,中间、箱下均设抽屉,构造巧妙得体。

    书箱外壁大多不加修饰,但有的较为精致的书箱则满工雕琢花卉纹,刀工爽利、纹饰古雅、繁缛异常、密而不乱,局部花卉可活动,布局严谨、构思巧妙。书箱外部的铜把手、锁孔盖、铜包角等铜活都精巧细腻,常显点睛之笔,在细节处体现精湛工艺。如有的书箱四角裹如意纹铜片,箱体上下四周上以铜件加固,两侧设铜把手;有的书箱上的铜活为双鱼形,取“年年有余”之意,上部亦浅阴刻花纹,精雕细刻。还有的铜锁,锁孔盖制成如意蝙蝠形。两侧装饰有铜拉手,便于提携。

    书箱所使用的材质不一,通常有紫檀木、黄花梨、酸枝木、金丝楠木、脱胎漆器等,也有普通的樟木、榉木、桂圆木、红松木、竹簟等,但多用脱胎漆器制作而成。

    脱胎漆器的制作方法分为脱胎和木胎两种:脱胎是以泥土、石膏、木模等为产品的坯胎,然后用夏布(麻布)或绸布和生漆在坯胎上逐层裱褙上去,待阴干后,敲碎或脱下原胎,留下漆布器形,再经过上灰地、打磨、漆研磨,再加工配上彩漆和各种装饰,便成了光亮绚丽的“脱胎漆器”了;木胎主要是用楠木、樟木、榉木等坚硬木材为坯,不经过脱胎,直接涂漆,工序与脱胎布坯相同。脱胎漆器制作繁琐,一件工艺品的工序多达四五十道,有的甚至达到了一百多道才能完成。

    利用脱胎漆器工艺制作的书箱,质地坚固轻巧,造型典雅别致,色泽瑰丽鲜艳,装饰精细,结实耐用。有的书箱表面还用朱砂或金粉来描绘。书箱四周采用精细竹丝作装饰,而竹丝可达到比头发丝还要细。书箱边角用铜件包角。也有用竹簟来进行制作的普通书箱。书箱也体现了古代文人、书生家庭的地位和经济条件。

    中国古代科举制度下,为显示考生身份,出现了专为科考书生所用的书箱。明代话本小说《喻世明言》中描写读书人时喜欢用“琴剑书箱”作为修饰,可见“书箱”是古代读书人行走江湖、赴京赶考的重要配置之一。读书人上京赴考,往往期待“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要把“四书五经”及文房工具、生活用品均带上。而且,书箱底板有夹层,可以把贵重物品放进去以备不时之需。家境富裕的还随带专为调琴负箧的书童。“一箧书卷,半生荣辱。”书箱承载着读书人的梦想,代表着文人的个性。因此,这种书箱制作往往精致而灵巧,制作工艺则代表一个时代最为精绝的木艺水准,读书人都会将它视若珍宝,即便状元及第,也将书箱伴随身旁,不离不弃。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书箱早已从现代读书人的生活中淡出,成为了古玩市场上的一类藏品。2012年春拍,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工艺品”专场中,拍出一件“清中期剔红皮球花包袱式书箱”,以155万人民币的高价成交。此件书箱为清乾隆年间出品,现为某荷兰私人藏家收藏。众所周知,乾隆皇帝喜欢精品物件,热爱传统文化,这从乾隆皇帝留下的大量御题诗,文物收藏和其他藏品中可略知一二。此件书箱整器造型规矩,以雕漆剔红而为,费时费工,尤见珍贵,又为雍乾钟爱的设计样式,蕴含着先贤的哲学思想,系乾隆皇帝的重要藏品,弥足珍贵,极具艺术及收藏价值。

    (《中国文物报》2018年8月28日第4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