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懿德流芳

    ——“禹之鼎绘张英像”捐赠纪实

    发布时间:2018-08-24 张 耕

    在6月9日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笔者受邀随桐城市文化委一行前往上海,再次接受桐城张氏家族后人捐赠文物。

    依约定时间,我们准时来到乌鲁木齐北路69号捐赠人家。进入客厅落座,宾主一一介绍之后,我拿出此前准备好的《张祖翼书法集》(桐城市博物馆2014年专为张倬、罗孝娥、张昭达、朱光大捐赠之张祖翼书作而出的作品集)呈给捐赠人看,并详细介绍了2001年初夏,张昭达、朱光大二老到桐城寻亲经过,及其后将张祖翼书作及其收藏的书画文物捐给桐城市博物馆的整个过程。

    1 当天合影 自左往右:吕昭文、程大伟、张耕、张梅生、张燕如、黄丘、伍建强、姚达_meitu_5.jpg

    受赠方代表与捐赠人张燕如女士合影

    在交谈中,我们得知此次捐赠人叫张燕如,本名(谱名)叫张泽餘,1917年生人,今年102岁,是桐城清河张氏第十九代,宰相张英长子张廷瓒之后,张祖翼为其祖父。张祖翼第二子张延奂之女(2001年捐赠者之一,张倬为其兄,兄弟姊妹共三人)。燕如女士已回忆不出自己的出生地,但自认为可能是无锡荡口(张祖翼即出生在无锡荡口)。小学在天津、北京念的,最后是北京辅仁大学附中毕业。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图书馆工作至退休。据燕如女士回忆,其父张延奂主要在津浦铁路局工作(天津),也曾在大学教书,她说:“我记得妈妈常跟我讲爸爸课讲得好,很多人来听。有一次爸爸讲课时,教室里学生满了,走廊的窗子外面都挤满了人。妈妈每次讲到爸爸上课都很兴奋,但我不记得父亲是在哪所大学讲的具体什么课了。”

    燕如女士大女儿黄老师说:“我们夫妇1986年就到美国定居,不知道家里面有老祖宗的画像,妈妈没跟我说过,妈妈上次去美国之前告诉国内我的小妹(两月前已故),说箱子内有一件重要的传家宝,要保护好。小妹遵循妈妈之命,不敢妄动,我也听小妹说过桐城博物馆老馆长张泽国(2012年退休)对此传家宝很看重。但因那时妈妈在国外,小妹不敢做主。”燕如女士之子黄丘先生也说:“我从不知我们家有什么传家宝,没有见过,只是妈妈这次从美国回家后说到捐赠之事,才知道,也才看到。”

    燕如女士说:“我妈妈在文革之前交给我一个箱子。满是衣物,同时告诉我里面有一件传家宝要好好保护,反复交待,后来我也知道这件传家宝是我老祖宗的画像,因此一直就搁在箱中。仅此一件画轴,其他都是衣服。文革时家中悬之于壁、藏之于书橱中的名人字画都被清除了,唯有这件传家宝没有人知道,所以保存下来。”燕如女士十分诚恳地望着我们说:“我现在年龄大了,心里就急着这件传家宝以后搁哪儿,这次你们来了。能放回家乡博物馆,真的感谢你们,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

    此前,燕如女士安排其大女婿与桐城博物馆张梅生(桐城清河张氏后裔“长”字辈)副馆长沟通过,明确说如果确认捐赠物为文物可以直接将文物带回桐城博物馆。不待我们提出,燕如女士已安排她的子女在另一个房间的床上展出传家宝了。桐城博物馆工作做得很细,姚达主任拿出白棉手套,我同姚主任徐徐将画轴展开。引首拙朴的玉箸篆题:“先太傅文端公遗像”,行书小款亦极工整:“坿(附)墨迹三叶,予告送行诗八叶,宣统元年已酉二月九世孙祖翼敬题。”宣统元年为1908年,其时张祖翼已60岁。再展开为一团扇,绢本,绘一长者,手捧书卷坐于芭蕉之下,石桌上笔砚具呈。长者丰颐细目,三绺胡须,着绸缎长衫,宁静祥和。画作工细,人物神情刻画生动。右下两方印不甚清晰,细读第一方为“禹之鼎印”,第二方一时未看仔细。此长者为清康熙朝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作画者为同朝著名宫廷人物画家禹之鼎。画像往后再展开,现张英三帧手稿。第一为信札,第二为诗稿,第三为记花卉盆栽之账稿。三手稿后又有胡会恩、王铨、胡德迈等门生故吏赠诗。由内容可知为老宰相致仕荣归时门生们赠别诗文,又可知禹之鼎此写真之作当亦系为老相国荣归所作了。至此,手卷内容可知:1.大画家禹之鼎为退休乡住的老相国张英作写真画像;2.相国张英书作手稿;3.相国门生8人为先生送行之诗文书作。

    1 禹之鼎绘张英像_meitu_6.jpg

    禹之鼎绘张英像

    中国传统是嫡长子继承制,张英画像当然是由长房张廷瓒一支保存。传至第九代孙张祖翼时,由其将先祖画像并手稿及门生予告诗文汇集在一起,装裱成卷,并自题引首,成此《先太傅文端公遗像卷》。名画家画名相国、相国手稿、名人赠诗,历300余年尚存人间,真一奇迹!

    1 张祖翼题引首_meitu_7.jpg

    张祖翼题引首

    品读手卷,不禁令人唏嘘,十几代的嘱咐,十几代文化精神的传承,终使此手卷完好保留至今,并重现天日。

    张燕如女士率着她的子女再看了传家宝一次,即让我们收起手卷,我的内心非常激动,桐城博物馆又收到一件重量级文物。燕如女士他们内心又是怎样呢?是不是不舍呢?毕竟十一代人作为传家宝珍护至今,今天传家宝要走出这个家庭!

    捐赠接收工作完成后,我想同老人多交流几句,一是了解一些我们家族的掌故;二是总觉得世家还会有翰墨之遗。所以我又多问了燕如女士几句,家中还有没有祖翼公或延奂、延厚公的书作或手稿?燕如老人不假思索地说:“有、有,我之前整理了一包。”说着转身去卧室又取出一大包各类纸质物什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本包装精良的书,深蓝色封套。打开封套,一本是尚书(6单册)、一本是四书(13单册)。都是张延奂用隶书抄写,老人说:“我母亲把这两本书交由我保管时,一再告诫我要收好,说这是父亲50岁生日当年完成的,父亲自己也十分珍视。”还有一本亦是深蓝封套的书,极精妙小楷抄写清前期大画家华喦诗稿《离垢集》(单册2本),这也是张延奂作品。又有张祖翼篆书八言联及各种临碑帖作品8件,张延奂篆、隶、行、楷书作品16件。其中最多的1件作品有29页。这样我们边同燕如女士聊着天,边整理作品。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当我打开尚书封套,取出其中的一册看,我正为延奂公隶书功力惊叹时。燕如女士忽然说:“虫子!”并迅速的伸右手隔着梅生打向尚书封套边缘,虫被碾死(燕如女士同我坐一张沙发上,中间还隔着梅生馆长)。这一切发生在瞬间,我几乎还没搞清楚啥回事呢,102岁的老人就已经结束了战斗。如此敏捷,这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耳聪目明!口中连说了两遍:“吃书的虫子!”平静而有力的话语,道出了她对这本书的挚爱。但她并没有因此密藏私传,而是毅然捐出,把最它留给了社会,留给了更多的人。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大约到中午1点钟时,我们交接好下楼。没有什么客套,燕如女士的儿子送我们下楼,告别。出小区时我们不由又回头看了一眼小区大门上的题字“懿德公寓”。桐城相府六尺巷口有石牌坊,上题“懿德流芳”。世上之事总不以人之意志为转移,然而总有那么多不经意间的吻合。懿德公寓,懿德流芳!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