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新天津》中的“关巧红”

    发布时间:2018-08-21山东 郑学富

    电影《邪不压正》中关巧红的原型就是民国侠女施剑翘,曾因刺杀军阀孙传芳而轰动全国。当时的《新天津》作了跟踪报道。

    《新天津》于1924年9月在法租界窦总领事路(今长春道)创刊,曾一度改为《新天津报》。该报偏重天津市的社会新闻,文艺作品以风土民俗为主,很受普通市民欢迎。天津沦陷后,社长刘髯公不为日人所用,被折磨致死。报纸由其兄接办。1935年11月14日《新天津》在五、六两版报道了施剑翘报父仇刺杀孙传芳的详细经过、法院检察官的验尸报告、施剑翘与僧人的供词,并对案件的前因后果作了深度挖掘解读,还配发了施剑翘、孙传芳和施剑翘之父施从滨的照片及孙传芳、居士林的背景材料。

    @@14553@@71524_mayy_1534321708203.jpg

    据施剑翘供称,她原名施谷兰。其父施从滨任山东兖州镇守使、山东督办张宗昌部第二军军长,在1925年10月的奉浙战争中,被孙传芳俘获斩首,并暴尸三日。死讯传来,全家哀痛欲绝,年仅20岁的施剑翘决心为父报仇,作诗明志,“被俘牺牲无公理,暴尸悬首灭人情。痛亲谁识儿心苦,誓报父仇不顾身。”她为了报仇,下嫁同乡施靖公,并生育两子。可是当施谷兰要求施靖公为父报仇,遭到拒绝后,她毅然与其一刀两断,带着两个儿子返回娘家,再次明志:“一再牺牲为父仇,年年不报使人愁。痴心愿望求人助,结果仍须自出头。”施谷兰决心靠自己去完成复仇计划,她不禁吟诗道“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并由“施谷兰”改名为“施剑翘”。

    @@14552@@71523_mayy_1534321707845.jpg

    当打听到孙传芳寓居天津时,她立即前往天津,打探孙传芳的相貌、生活习惯和踪迹。她侦知孙传芳已经皈依佛门,取号“智圆”,担任居士林佛教会理事长后,便开始准备,购得勃朗宁手枪一支,附带子弹6粒。为实施复仇计划,施剑翘强忍疼痛,多次做手术放脚,以行走方便,并瞒着家人,偷偷训练枪法。她起草了《告国人书》和传单,并作最坏打算,分别给母亲、弟弟、妹妹及其亲族写了遗书。

    @@14551@@71522_mayy_1534321707470.jpg

    1935年11月13日下午2时,天下起了小雨,施剑翘以“董蕙”之名办理卡片,来到居士林,见到诵经的人很少,男子10余人,女子不过六七人,认为有机可乘,但没有见到孙传芳。正在她和别人攀谈之际,孙传芳的汽车来了,孙下车后走进院子。施剑翘见机会来了,立即雇上一辆汽车,回家取枪、子弹和告国人书及父亲的遗像和传单。3时40分返回到居士林。此时,她心中“砰砰”直跳,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膛,她强制压抑,借口后面炉子太热,起身来到孙传芳身后,悄无声息地坐下。3时50分,施剑翘趁孙传芳聚精会神诵经、没有防备之际,从腰中快速掏出一支手枪,瞄准孙传芳的头颅开了两枪,照身后又开了一枪,孙传芳应声而到,鲜血淋漓。枪声惊醒了其他诵经的教友,于是惊惶万分,纷纷叫喊,作鸟兽散。而施剑翘却镇定自若,高声喊道:“大家不要害怕,我是替父报仇!”于是她走出讲堂散发《告国人书》及按有指纹的传单。

    《告国人书》详述报仇始末,洋洋数千言。传单正面为一首诗:“父仇未敢片时忘,更痛萱堂两鬓霜,纵怕重伤慈母意,时机不许再延长。不堪回首十年前,物自依然景自迁,常到林中非拜佛,剑翘求死不求仙。”背面为文字:“各位先生注意:一、今天施剑翘(原名谷兰)打死孙传芳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仇;二、详细情形请看我的告国人书;三、大仇已报,我即向法院自首;四、血溅佛堂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及各位先生表示歉意。报仇女施剑翘谨启。”

    听到枪声后,在后院的住持及和尚们齐集讲堂。施剑翘从容地嘱咐和尚立即报警,然后她来到电话室与家人通了电话。当值班岗警王化南赶到时,施剑翘自称投案自首,随即被带至第一分局,施剑翘高兴地说“痛快已极”。

    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分局局长闫家琦闻讯后,立即电报市局,并立即率领闫、周两警员及警长薛培禄等赶到肇事地点,搜查嫌疑人犯。市公安局局长刘玉书接报后携同督察长孟广铭前往,并将居士林住持富明带局看押。立即电告地方法院请求验尸。下午5时许,法院检察处派检察官涂璋前往检验。验尸结果为:“该尸受有枪伤三处,计一处由后脑海穿入,子弹卧于右眉角尚未透出,一处由右额下穿入至左太阴穴洞出,一处由后背穿入,经过五脏至胸前洞出,子弹当场相验时由小棉袄纽扣上发觉,并搜出纸烟夹一个,钞票数十元,委系受枪伤而死。”

    1935年11月25日8时,天津地方法院公开审理,施剑翘对杀人一事供认不讳,直陈了杀人经过和原因,详细陈述了自己艰难的复仇历程。法院认为施剑翘有情可原,判处有期徒刑10年。但是,施剑翘及原告、检察官均不服,向河北省高等法院提起上诉。1936年2月11日,河北省高院进行二审,法院认为,施剑翘自首不能成立,但其为父报仇,情可悯恕,所以较原判减刑3年。施剑翘当庭表示不服,继续上诉到南京最高法院。同年8月1日,最高法院检察官认为被告“论法虽无可恕,衡情究有可原,原审量处徒刑七年,情罪尚属相当”,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高法院的裁决宣布后,舆论大哗,全国妇女会,江宁、扬州、江都妇女会,旅京安徽学会,安徽省立徽州师范等团体纷纷通电呼吁。冯玉祥、李烈钧、于右任、张继、宋哲元等国民党元老也出面救援,呈请国民政府予以特赦。1936年10月1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林森向全国发表公告,决定赦免施剑翘。10月15日,《新天津》以“刺杀孙传芳之施剑翘被特赦”为题予以报道,全文转发了国民政府的特赦令:“施剑翘因其父施从滨囊年为孙传芳惨害,痛切父仇,乘机行刺,并及时坦然自首,听候惩处,论其杀人行为,固属触犯刑法,而一女子发于孝思,奋力不顾,其志可哀,其情尤可原,现据各学校、各民众团体纷请特赦,所有该施剑翘原判徒刑,拟请依法免其执行等语,兹依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第六十八条之规定,宣告将原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之施剑翘,特予赦免,以示矜恤。此令。”

    施剑翘特赦后,积极投身到抗日救亡运动,她曾发起募集到3架飞机的资金。抗战胜利后,她多次到上海造访周恩来、邓颖超、董必武等中共领导人,并建立了深厚感情。新中国成立后,当选为北京市政协委员。1979年8月27日,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终年74岁。她的传奇经历曾拍成电影《女刺客》《一代宗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