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青岛市博物馆藏的四件汉代铜壶

    发布时间:2018-08-21孙 璐


    经历了2000多年的发展演变后,汉代铜器制造业器物种类上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实用器为主,造型基本摆脱了商周铜器那种庄严、厚重、古拙的风格,显得比较灵便、轻巧。铜器装饰也不像战国时期注重繁多的纹饰,而较多流行素面器,或仅有简练的弦纹或铺首,具有独特的设计和特征,更注重现实生活的需要。汉代最为流行的器形有洗、壶、尊等,尤其是壶类实用器较为常见。

    青岛市博物馆收藏有4件汉代铜壶,颇具汉代铜器的特色,充分表现了汉代铜器的实用之美。

    图1=西汉铜壶_meitu_31.jpg

    西汉铜壶

    西汉铜壶,酒器。高28.0、口径10.0、底径12.7厘米。口微撇,长颈,鼓腹,圈足,平底。肩部饰一对兽面衔环,肩与腹部饰数道凸弦纹。器壁较厚,造型稳重。

    图2=东汉铜壶_meitu_32.jpg

    东汉铜壶

    东汉铜壶,酒器,高37.0、口径15.0、底径22.0厘米。口微撇,长颈,扁鼓腹,高圈足外撇。肩两侧饰双铺首衔环,周身被凸弦纹带分为数段。胎体较薄。

    图3=汉代蒜头铜壶_meitu_33.jpg

    汉代蒜头壶

    汉代蒜头壶,酒器,高39.0、口径3.0、底径13.0厘米。壶口俯视呈六瓣蒜头状,细长颈,球形腹,圈足,平底。颈间饰有几道凸弦纹,通体素面,器壁较薄。

    图4=汉代铜扁壶_meitu_34.jpg

    汉代铜扁壶

    汉代铜扁壶,酒器,高31.0、口径9.0、底长17.0、底宽7.5厘米。直口,圆唇,短直径,椭圆形扁腹,长方形圈足外撇,底平。有盖,盖顶中心饰一环钮,钮外三片形装饰。肩部两侧饰对称圆环。

    汉代的铜壶继承春秋战国时期的传统样式,圆壶称为钟,方壶称为钫,且与前代相比,汉代铜壶的用途更广,壶既是酒器,也是盛水器,还可作为量器。与战国相比主要有以下特征:口侈,腹径大,圈足高,多小颈,鼓腹,圈足,腹饰弦纹,一般腹侧有一对铺首衔环,且以长方形居多。西汉铜壶与东汉铜壶相比,特征略有差别,如上述的西汉与东汉铜壶,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西汉铜壶器壁较厚,而东汉铜壶器壁较轻薄一些。另外,东汉铜壶圈足外撇较多,周身饰凸弦纹带比西汉更常见,就工艺来论,东汉铜壶显得更精美一些,其底部造型与今日的铜制火锅有几分相类似。此件东汉铜壶是1951年黎义德先生捐赠入藏。

    蒜头壶因壶口做成蒜瓣形而得名,一般用作酒器,形状很可能是受到西北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这种器形最早出现在战国晚期的秦墓中。秦代蒜头壶垂腹稍圆,西汉早期腹变扁,呈扁圆状,东汉时期腹部比西汉时期丰满、蒜头呈扁圆形。蒜头铜扁壶受秦文化影响,在西汉早期较为流行。上述汉蒜头铜壶是汉代常见形制,通体素面,外部没有任何装饰,体现了汉代追求素雅、古朴的审美意识和精湛的制作工艺。颈部的修长与腹部的圆鼓形成对比,器物造型别致,端庄秀气、流畅丰满,是汉代铜器造型中的优秀作品。

    扁壶造型奇特精巧,便于携带,方便汲水,主要有陶、铜、漆、瓷四种材质,它不仅是人们日常生活的用具,还是行军打仗的必用之物,不同的时代,扁壶受历史、民族习惯、审美差异等原因有不同的材质和形态,甚至一度有异域风情的扁壶出现和流行。最早的扁壶是发现于新石器时代陶寺遗址的陶扁壶。从商周开始,扁壶材质渐以青铜为多,汉代铜扁壶称“钾”,西汉时较为常见,铜扁壶有蒜头形、圆直口带盖、带提梁的。西汉中期,扁壶才正式进入汉式阶段,前期受战国、秦风格影响较大。据专家及史料记载,扁壶的造型非常适合游牧民族在马背上使用,因而推测扁壶的早期形制是借鉴少数民族的实用盛器“囊”发展而来的。上述汉铜背壶,又名铜扁壶,整体具有汉代素雅、简洁之风格,属常见扁壶圆直口带盖形制,平底及带盖的特征更适于安放及盛酒,符合当时汉代崇尚器物实用之风,因而深受民众喜爱,其形制为今日流行水壶的最早雏形。

    自古至今,铜壶一直是深受人们喜爱的日常用具,而关于它也有许多美好吉祥的传说,表达了人们对它的钟爱之情。

    (《中国文物报》2018年8月10日第7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