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解码帝王之梦的稀世珍宝——青铜寝盂

    发布时间:2018-07-31山东 陈同英

    山东海阳市盘石店镇嘴子前村东北的黄土台地上有一处海阳嘴子前墓群,它隐藏于绵延起伏的招虎山之中,背靠佐定山,东北与西南面有两道山梁,东、南两面各有一条溪水,形成三面环山、曲水环流形似椅子圈的地理风貌,聚风藏气,是古代堪舆学上的风水宝地。自1978年至2000年在这里先后发掘了四处墓葬,一处车马坑,该墓群是迄今为止胶东半岛发现的级别最高、规模最大、葬制表现最完整的贵族墓群,出土文物共计1000多件,其中一百多件是保存完好的青铜器。其中,1994年四号墓中出土了最大的一件珍贵文物——青铜寝盂,它帮我们解开了墓主人姓甚名谁这个谜团,也揭开了一段争夺王权的历史故事。

    青铜盂_meitu_5.jpg

    青铜寝盂宽沿,方唇,深腹,有颈,大敞口,平底,重36公斤,高38厘米,口径69.5厘米,它既是镇馆之宝,也是一件国宝,它有四个原因令世人瞩目:一、体态硕大,形制规整,气势庄重,采用了先进的铸造工艺,预铸器耳,合范而成,反映了古人巧夺天工的高超技艺和无与比伦的聪明才智;二、纹饰华丽,腹部装饰四条非常华丽的蟠龙花纹,腹部设有四只兽头大耳,圆目张口,齿舌毕现,兽角变形为宽大的花冠,由四龙花纹蟠构成对称图案,精美绝伦;三、保存完好,墓葬年代为春秋时期,距今2500年左右,大盂出土时表面金光灿灿的,一点锈蚀没有,在同期出土文物中异常罕见。四、口沿上刻着七字铭文,器铭全文是“圣所献妫下寝盂”。意思是一个叫圣的人,他所进献的是陈国的下寝所用的盂。陈国的圣究竟是个什么人物?他和墓主人是什么关系?据《左传·庄公二十二年》记载:公元前672 年,陈国发生了一次宫廷内乱,陈国的太子被杀,公子完和太子的关系比较好,他怕这场大祸连累自己就来到了齐国。齐桓公想让他作卿相,但是公子完谦让,于是就让他管理工程。陈完到齐国后不愿称陈国的旧号,改陈氏为田氏。这就是齐陈两国相关联之始。据《左传·昭公八年》记载:“陈哀公元妃郑姬生太子偃师,二妃生公子留,下妃生公子胜……三月甲申,公子招、公子过杀掉太子偃师,而立公子留……公子留奔郑。”公元前534年,陈国又发生了一次丧送命脉的内乱。陈哀公的元妃生了太子偃师,二妃生了公子留,下妃生了公子胜。这次宫廷政变,公子招、公子过杀掉太子偃师,将公子留立为新君。三公子胜来到楚国告状把太子杀掉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后楚公子弃疾带着军队把陈国灭掉了。这次事变中公子留逃跑,国家被灭掉,公子胜有引狼入室之嫌,自此公子胜不明下落。那么公子胜到哪里去了呢?我们可以推测,从公子完到陈国这次宫廷变乱,应该到了公子完的第五、六、七世,第六世的可能性最大。这个时候田氏家族应该是田乞当政,在齐国已是卿相或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如果公子胜要投奔的话,到齐国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这时的同宗本家羽翼丰满,有能力保护他。据考证,大盂铭文上的“圣”正是三公子圣。这就是陈国宫廷重器为何会在齐国出土,这些珍宝正是当年公子胜从本国携带而来,献给了齐国的同宗本家。另外,从《田氏源流崛起大事表》上我们看到齐国田氏陈完在陈宣公时奔齐。陈哀公这一次事件,公子胜跑到齐国来,投奔同宗田氏,这时应该是田无宇或田乞的时期,这三个人的时期和陈哀公这次事件相当。从前后情节看田乞的可能性最大。一般说墓地的选择与子女有关。当田无宇死时田乞的地位还不稳定,好几次险被齐国的国君杀掉,而且和当时的贵族权力之争胜负未定。田常宫廷政变时,曾经和右相争权夺利,地位也很不稳定,但这时其封邑在齐东。从这些情况看,田常很有可能把自己的父亲送往自己的领地胶东边远的地方埋葬。田常以后,田常的子女当政的时候,天下再没有和田氏争权的了,这时田常的子女要埋葬田常应该埋葬在齐都临淄,不太可能往胶东埋葬。因此青铜寝盂的主人应是田乞。

    在齐国的广大领域里,胶东的海阳距齐都临淄还是比较偏远的,为什么这么一个显赫的家族会把自己的墓地选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胶东半岛历来被误认为是蛮夷之地,在后代语焉不详的史籍记载里,胶东地区是“莱夷作牧,厥篚厣丝”,似乎一派荒凉落寞的景象。其实不然,像如此宏伟华丽的大盂全国罕见,这代表了当时胶东半岛的经济实力和深厚的文化根基。齐国贵族,断然不会把自己的经营基地选择在一处文化荒漠。如今,这件珍贵华美的青铜寝盂正静静地坐落在博物馆展厅的一隅,作为两千多年前田氏家族那场“君王之梦”的见证者,构建了一座观众与历史对话的文化桥梁。它又如一位栉风沐雨,阅尽繁华的睿智老者,讲述着那一段烽火硝烟的“宫廷之战”,曲折跌宕,耐人寻味。

    (《中国文物报》2018年7月31日第8版)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