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出版传媒

    文博出版传媒

    读陈雍《说说考古》,兼谈考古科普读物

    发布时间:2018-07-10宋小军

    说说考古_meitu_4.jpg

    2015春节后在张忠培先生家,张先生提到陈雍先生有一系列很好的考古普及类文章,共100篇小文,每篇文章不超过1000字,并提出希望故宫出版社承担出版的任务。与陈先生联系,先生很客气,也很谦虚,他说这本稿子是在《今晚报》上持续发表的《案边脞语》系列“千字文”的合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一百篇“豆腐块”的集合。看完稿件,我认为文字准确、文笔流畅,用很短的文字解析一个问题、一个事件或一个人物,非常适合现在人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与陈先生商量,在每篇文章中增加一至两张与文章内容相关的图片,更便于阅读,并且书名定为《说说考古》,陈先生还请谢辰生先生题写了书名。这就是《说说考古》的出版由来。

    出版这本书是出于与陈先生共同的学术兴趣与相若的人生态度,我个人对他的这部作品格外喜欢。从出版人的视角来看,这部书是近年来一部由考古学者所撰写的“非典型”的考古“科普”作品,写人、写事、写知识,更写情感与态度。

    陈先生将这一百篇短文分为了《初学》《寻路》《杂议》《探古》《考史》《问津》《识人》《辨物》(上下篇)《说字》十个主题篇章。

    《初学》中,陈先生用自身的经历幽默地阐释了考“骨”(古)的实际社会处境,形象地解释了后岗三叠层、层序律、器物排队、类型学、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等考古学的基础概念,介绍了考古“发掘”的基本原理、“海陆空”工作方式、考古资料的公布方式、年代计量方式等关键问题。

    《寻路》中,陈先生发挥了历史考据的学术功力,对我国考古学及文物保护系统的来龙去脉进行了解读,记述了中国考古学发轫期与发展期的多项重要历史事件。

    《杂议》主要是关于考古遗产的社会利用问题。陈先生探讨了西高穴村汉魏大墓、扬州隋炀帝陵、南京“郑和墓”三个案例,对三者“真伪”的“鉴定”条件进行了比较,并就此展开了对科研道德及功利性的批判。同篇中还有多篇是关于公众考古及学者治学方式检讨的文章。在这些文章中,陈先生对时下流行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实验室考古、漫画考古、盗墓电影等话题进行了讨论,体现了一个田野出身的考古学家对于学术严谨性的尊崇,同时也鲜明地对从金钱立场出发杜撰遗产内容、夸大遗产价值、过度商业化的功利主义做法提出了批评。

    《探古》为读者讲述了石器时代的划分标准,对仙人洞出土距今2万年的陶器被列入美国世界考古重要发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同时也对我国考古“新”发现的评选标准提出了质疑。在讨论过石器与最早的陶器之后,陈先生对大河村彩陶纹饰、姜寨环壕聚落及河姆渡干栏式房屋、元君庙墓地、史前收割技术进行了介绍,并在此基础上向读者扼要陈述了中国考古学家眼中的“古史”与“文明”的判定标准。

    《考史》从讲述饕餮源起开始,对我国古代主要的青铜礼、乐器进行了介绍,并在此基础上扼要对中国青铜器的起源进行了分析。接着对汉代考古做了专门介绍。

    《问津》是对于天津考古与遗产保护的专门讲解。主要内容包括天津地区自旧石器时代以来的人居史年代框架、由蓟县山区向滨海平原演进的历史舞台、天津地区古文化发展的“边角料”特点、蓟县旧石器考古的独特地位、天津地区汉代城址、天津运河遗产等。

    《识人》主要围绕古代体质人类学、性别考古、服饰考古等内容展开。

    《辨物(上)》是对古人饮食的专论。陈先生首先就中国古代农业进行了讨论,认为古代世界稻作农业的起源是多元性的。由长城内外所代表的历史民族分野引申到不同食性特征的研究,分辨“肉食之民”与“粒食之民”。在食器方面则介绍了我国古代的典型蒸煮三足器类——陶鬲。在介绍完美食与烹饪器具之后,介绍了我国先秦时期的沃盥器盘与匜、盥手礼仪、餐具及进食礼仪、调料、白酒、饮茶等与饮食相关的内容。

    《辨物(下)》首先对全球性气候事件对良渚、龙山等多支考古学文化的衰落的影响进行了剖析,进而对科尔沁地区沙漠化对遗产的影响进行了介绍。由古环境研究之后,作者转而介绍了古代六畜的起源与驯化问题,并对古代马具进行了讲解。之后,对古代的天象观测进行了阐释,列举了反山、瑶山观象台的案例。

    《说字》是全书的最后一篇。在该篇中,陈先生扼要介绍了中国的文字起源、文字归“系”的由来、书体演进、碑文正俗用字分别、出土文献韵文文体、出土物吉语主题等,并对“花”“這”等汉字的使用问题进行了辨析。

    全书布局若语录、笔记体裁,各章领一话题,每篇千字成文,论述精当,短而有序。在语言风格上,发挥了传统汉语简捷、质朴的长处,一事一议,绝少铺陈。诸篇初录《脞语》中,以为百姓讲述考古见闻与古代文化知识;在写作上,文风练达、平实却极其幽默,其如“中西医”“海陆空”“《湖北方言调查报告》”“自行车”“天津方言片区”“子子孙孙永保用之”“耍猴儿”“田野发掘大挪移”“电冰箱”“奥迪A6”“红白婚服”“二米饭”“《长城谣》”“敲门”“国足”等譬喻,往往令人捧腹过后回味无穷。这些譬喻与征引多见卒章处,使读者能清晰地看到陈雍先生的研究旨趣、性情与鲜明的态度。“有态度”恐怕应是这部书的一大特点。

    全书的另一特点,是其鲜明的“天津”地方特色。这一点尤为可贵。近年,国家提倡文物活用的做法,这一点在促进我国文化事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也应当看到,在宣传考古工作、文物保护过程中,往往对于文物的地方性、地缘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出现了不少“同质化”的做法,而地区的文化特色、文脉的传承关系、文化认同的加深等问题却往往被忽略掉了,这就导致在不少文博阐释的语境中,文化地理、历史地理、自然地理相互割裂,难以将现有的百姓文化认同与历史感建立起对应关系,从而大大削弱了文博阐释工作的效果。陈先生在本书中多次强调我国在过去几十年中“考古服务人民与社会”这一方针的正确性,认为考古工作从未远离人民,也并未躲进象牙塔。应当说,文物首先要服务于一定区域内的人民群众,这些区域的现代文化能够在文物所反映的该区域古代历史中找到影子,现代文化自有其根脉所在,有历史传承性。陈先生的这一百篇文章读者定位十分清晰——就是天津地区的百姓读者。因此,他在行文中始终在强调天津地区的文化渊源、时空背景、生活习惯、语言习惯甚至是性格习惯,始终能够将从蓟县到海滨这样一个广阔的空间作为其讲述的历史舞台,以此作为出发点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古代文化进行对比,由己及人,这会使读者在愉快的阅读过程中进一步了解自身的文化来源,加强文化的认同感,也更加珍视“天津”这份厚重的历史馈赠。

    科普读物是我国图书品种中重要的一类。好的科普作品,其撰写难度实际上是非常大的,有时甚至丝毫不弱于专著作品。与自然科学类的科普作品不同,人文社会科学的科普作品更应做到“老妪能解”,同博物馆展览一样,这些作品最主要的目的是减少普通读者了解历史知识的难度,为他们读懂历史扫清障碍。这样的工作往往会对作者提出高难度的要求。首先,作者对于其所要向百姓阐释的目标必须有全面而深刻的认识,也就是自己对这部分知识是真正了解的;其次,作者须对读者群有清晰的判断,是给孩子看,给成人看,还是给老年人看,或者有特殊的读者群,需要有明确的定位;再次,作者须能够充分考虑到读者的阅读习惯,并能够用“浅切”“晓畅”的笔触,将原本复杂的内容清晰地传达给读者,这对于语言驾驭能力又是比较高的要求。除了以上几点之外,还有一点经常使人忽略,即科普作品一定是能够在寓教于乐过程中使读者增加某一方面的知识、能力,获得提高,有所进步,这一点要求科普作者既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能蓄意取悦读者,而是应当在很大程度上与读者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和引导感。在这一点上,作者显现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事例类比充分,通俗易懂,触动深刻。

    陈雍先生长期致力于天津的考古与文博事业,对天津地区的文化事业有着自己的理解与热爱。他的这部《说说考古》体裁得当,是近年来考古科普作品中难得一见的、以地缘认同作为陈述主线的佳作,在这一点上,尤其值得其他考古科普作者借鉴——考古科普的根本目的是尝试使阅读者了解每个人自己身上的文化基因来历,既能够看到这浩瀚的历史长河的存在,也一定能看到自己在这一长河中的位置,而这并不是将历史本身陈述出来那样简单,它需要作者以知识、情感、适当的语言方式,对“过去”及对“过去”的认识原原本本地展现给读者。

    《说说考古》,陈雍著,故宫出版社2017年6月出版,定价66元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