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花明楼下的思绪

    发布时间:2018-07-06汪震国

    刘少奇故居_meitu_7.jpg

    刘少奇故居

    花明楼地处湖南宁乡县东南部,北距宁乡县城36公里,南面与韶山相邻,东面与省城长沙仅50公里。据讲解员介绍,花明楼原本没有楼。花明楼名称的来历,过去大家都以为是源自宋朝诗人陆游的诗句“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是后人在大清同治的《宁乡县志》中,却找到了这样的记载:“昔有齐公,择此筑楼,课其二子攻读其中,闻楼上书声琅琅,楼下柳暗花明。遂将其取名为‘花明楼’。”花明楼由此得名,并一直沿袭到今天。1998年刘少奇同志诞辰100周年之际,有关方面在花明楼的遗址上,修建了一座高33.2米,建筑面积2030平方米的花明楼。据说赵朴初先生当时正在北京医院疗养,当有关人员找到他,希望他能给花明楼题字时,本已谢绝任何题字的赵老不顾病痛,欣然在病榻上疾书了“花明楼”三个字。由这三个遒劲大字做成的匾额如今正悬挂在花明楼的正大门上方,这也是赵老在弥留之际给世人留下的一幅难得的墨宝。

    距花明楼不远处的炭子冲村就是刘少奇同志的故居。这是一座典型的湖南农村民居,整座建筑坐东朝西,形制为南北对称的土木结构、两进两横的四合大院。故居的后面是环绕的群山,古木参天;故居的前方是硕大的池塘,碧波荡漾。讲解员告诉我们,1961年4月刘少奇同志回湖南农村进行蹲点调查时,当时的湖南省委和宁乡县委曾打算安排他住在县委的招待所里,但遭到了刘少奇的拒绝。就在自己的老屋里,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住了六天六夜。望着屋内简单的木床,一张陈旧的书桌,一把破旧的靠椅和一盏古朴的煤油灯,谁又能想到这里就是当年已经63岁高龄的国家主席,临时的居所和办公室的全部用品。更让我们感到感动的是,当刘少奇听说因为办公共大食堂拆掉了一些民房,导致村里有六户村民无家可归时,他特意将这些无房户召集在一起,说要把自己家的房子分给他们居住。看到村民都不肯接受,刘少奇非常恳切地说:“那就算我拜托大家,帮我看管一下老屋好不好?”被刘少奇的诚意所打动,这六户无房居住的村民陆续住进了刘少奇的旧居。这也就是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风雨沧桑,刘少奇的故居还能得以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的原因。1988年,刘少奇故居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刘少奇同志纪念馆,是一座类似北京四合院样式的建筑,这里展示的主要是刘少奇同志的生平事迹。各个展厅之间以回廊的方式相联通的布局颇有意味,既方便了游客的参观,又很容易让参观者在瞻仰中凝思感悟。展馆中一张张照片,一份份文件,一件件实物,让我们不仅看到了刘少奇奇伟曲折的一生,也领悟到了共和国主席卓越的治国韬略与执政智慧。例如刘少奇在新中国成立后就多次强调,“今后的中心问题,是如何恢复与发展中国的经济”。他认为“新中国的国民经济主要由以下五种经济成分所构成: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国家资本主义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小商品经济和半自然经济多种经济体制并存。”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今天,重温这些睿智的经济建设思想不由让人扼腕长叹。在展馆中,我们还看到刘少奇在1961年4至5月回湖南调研时的史实资料。历时44天,他和夫人王光美顶着斜风细雨,踏着泥泞小道,先后在湖南的宁乡、湘潭、长沙等县的乡村,走村串户,了解民情。在宁乡县东湖塘公社王家湾大队的山坡上,刘少奇特意用脚搓开路旁一堆已经风干的人粪,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当他看到里面都是一些粗纤维时,他明白了这是粮食吃的少、野菜吃的多的结果。由此他觉察到群众吃不饱的惨状,这引起他深深的思索和忧虑。在与基层干部和乡亲们面对面座谈时,刘少奇缓缓站起身来,脱下头上戴的蓝布帽子,深情地向大家鞠躬:“我将近40年没有回家了,现在回来看到乡亲们生活很苦,我感到对不起大家,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随后,就在他居住的老屋里,他果断做出了解散公共大食堂的决定。回到北京后他又如实把所见所闻的情况向中央做了专题汇报,推动中央做出了取消人民公社大食堂,纠正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五风”的重大决策,促进了共和国经济的复苏和繁荣。

    也许都因为地处湖南的缘故吧,韶山冲和炭子冲的地名后面都有一个冲字,而且毛泽东和刘少奇两个人的故居在所处的环境与体式、格局诸方面都相差不大。但与韶山冲毛泽东故居前人头攒动和人声喧哗相比,炭子冲刘少奇故居前无疑要空旷得多,也安静得多。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他们也许并不理解。但对于经历过的一代人来说,眼前的这种空旷与安静似乎并不在意料之外,因为这样一种空与静的氛围,与记忆深处的历史感触是十分贴切的,也是十分真实的。这无疑是二十世纪中叶中国政治生态中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

    在刘少奇同志纪念馆里,我看到一张令所有参观者都屏息凝望的“申请单”,这就是“开封市火葬场火葬申请单”。这张申请单是1969年11月12日刘少奇在河南开封因病去世后,刘少奇专案组冒用刘少奇儿子刘源的名义填写的,编号是316号;在死者姓名栏内填写的名字是“刘卫黄”,这是刘少奇当年上学时用过的名字;而在死者职业栏内填写的是“无业”。直到1980年,刘少奇的骨灰才从河南开封被取出,回到了他一生的出发地——炭子冲的花明楼。这一切为何发生?又是如何发生的?如今依然令人深思。

    离开花明楼前,我和几个朋友在纪念广场上伫立了很久很久。广场的中央,屹立着刘少奇高大的铜像。这位共和国的主席就像他生前一样沉着、坚毅地站立在那里。远视的目光中,透露出来的是智慧与忧思、慈祥和豁达。刘少奇曾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