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90周年院庆时的张忠培先生

    发布时间:2018-07-03 张 英

    张忠培先生是故宫博物院第四任院长,1988年10月至1991年1月期间在任。在此之前,他作为中国考古学界的泰斗级人物,在吉林大学担任研究生院副院长。在故宫博物院的短短三年,张先生努力开创局面,做了很多基础性创建性的工作,确定故宫博物院的定位与发展方向,很多理念如今仍在沿用。

    亲切健谈的老院长

    我与张忠培先生的交往不多,集中在2015年夏天的几次采访。

    在七八月份炎热的北京,我数次往返于办公室和张先生的小石桥居所(原故宫集体宿舍),带着不同的媒体前来讨论采访事宜。在一个没有电梯的老式楼房,张先生的家在三楼,他每次都在门口迎来、送往。采访都是在张先生狭小的书房中,铺着玻璃板的书桌边开着一扇窗,主客相对而坐,面前一杯清茶,时不时有些微风送来清凉,一待几个小时。满屋子的书,书架满满当当,书架顶上、地上、凳子上也密密麻麻地摞着各类学术刊物。

    那时候张先生精神矍铄,采访的时候不紧不慢侃侃而谈,时间过得很快。不过他湖南口音很重,需要仔细听才能跟得上,所以他也会不断地停下来,或者写在纸上,确认你听懂了再继续。

    这一年,故宫博物院庆祝建院九十周年,媒体采访函也是纷至沓来。在众多媒体关注的故宫选题中,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几家媒体选中了“三任院长话故宫”的题目。采访函报院里后,也得到院里肯定,郑欣淼和张忠培先生都痛快地答应了。

    三任院长话故宫

    其中一个采访函来自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一人一世界》,单霁翔院长提出在节目中邀请两位老院长一同去录制,节目编导都认为创意很好,促成了此事。在经过多次前期沟通、修改和确认节目脚本之后,8月3日,三任院长齐聚摄影棚,留下了珍贵的合影和影像资料。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三位院长在一个节目中聚首,面对公众,共话故宫的过去和未来。

    谈起与故宫的缘分,张先生讲他在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读书时,在故宫博物院实习过一个假期,整理故宫档案,他看的是奏折,笑称“我看那皇帝字写得不太好”。

    当时由于故宫博物院已经四年没有院长,管理方面很是松驰,张先生一来到故宫就经历了“两个小偷一把火”,在处理这些事件的过程中,他深刻地认识到安全是故宫的生命线,必须放在第一位。在文物的保护和利用中,保护才是前提。这与他之前的专业和理念很不相同。

    在《一人一世界》节目穿插的小片中,还介绍了这一个细节。2015年4月1日,雨,在故宫大高玄殿修缮工程开工仪式上,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三位院长彼此撑伞,相互扶持,如同他们在故宫博物院的这些年一起为故宫的事业发展栉风沐雨、风雨同舟。这次活动之所以把两位院长都请来,其背后是大高玄殿被占用到正式收归故宫管理的一段漫长的历史,三位院长都曾为之努力,而在那天才得以彻底完成。我作为此次新闻发布会的组织协调人员之一,参加了当天的活动,淅淅沥沥的雨中,三位院长轮流发言,继续为完整的故宫而呼吁,这个场面确实令人难忘,令人感动。

    谈及故宫的希望与梦想,张先生说,“我想每一代故宫人都在做一个梦,这个梦就是八个字——延年益寿,永葆青春。所谓永葆青春,就是说我们让古老的故宫在新的时代里面发出新的声音来。”

    郑欣淼院长说:“单院长把我们两个的积极性都发挥起来了。我们是君子之交,我们都是从故宫的工作出发的,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而且从这点来说,我也感到我们故宫是大有希望的。”

    单霁翔院长在总结时说:“我们一代代故宫人进行着文化传承,没有过去就没有今天,今天不做好就没有未来。所以感谢这次节目打破了惯例,《一人一世界》,我想说的是——三人一世界,故宫更美好!”

    故宫博物院的事业是永远的事业,离不开一代代故宫人延续不断的努力奋斗,更饱含着一任任院长的共同心血和使命传承。张先生总结的“延年益寿,永葆青春”也是所有故宫人的使命与责任。


    与故宫结缘:安全、完整、学术的故宫博物院


    2015年10月10日,新华社的报道《故宫博物院90岁之际 三任院长话故宫》刊发了,关于张先生的开头是这样的:

    记者见到张忠培时,他正伏案修改《良渚文化刻画符号》。今年81岁的张忠培是著名的考古学家,1987年,从吉林大学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谈起20多年前的往事,他语速平缓,对那段经历如数家珍。

    新华社最终发出的稿件精简了太多,张先生给我的修改手稿中则更加丰富而清晰。另外,在人物身份的介绍文字中,张先生删掉了“著名考古专家”前面的“著名”二字。

    比如对于来故宫工作的缘起,张先生谈到:

    86年的时候,我在吉林大学工作,得知调动,感到莫名。来到北京,问朋友们意见,他们劝我不要来,说你还是搞学术吧。我也不想来,因为我的本专业是史前,故宫是明清,和我的专业离得十万八千里,我舍不得自己的专业。后来我来到北京,恩师苏秉琦先生同我谈及此事,他说我来故宫,就可以常常和他聊聊天。他讲这话,很带感情。我感到先生老了,身边得有个人。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组织的调遣,我得服从,决定来故宫当“后勤部长”,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

    语言如此平实,又充满感情。

    谈及上任之初对故宫工作的设想,张先生自己写了好几大段,铺满了A4纸的每一个角落,密密麻麻。他尽量把字写得清楚,修订符号也用得很标准,方便我们整理、阅读。

    我对故宫的认识,十分肤浅,且是模糊的。我觉得故宫应该是搞学术的地方,但缺少搞学术的风气和人才。我是在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实践中,逐步认识到故宫博物院的。

    我在院长任内,制定了《故宫博物院规章制度》、《故宫博物院部处工作职责范围和岗位责任》与《故宫博物院七年规划(1989-1995年)》。故宫博物院要发展,人才是关键,故决定批量地调进名校的大学生和研究生。

    在张先生看来,故宫的价值具有历史的、科学的、艺术的三个方面。他对故宫博物院的发展有着清晰的思考:

    学术研究是故宫博物院的灵魂。安全,即各类文物的妥善保护保存,是故宫博物院的生命线,展示和出版是故宫博物院的窗口,现代化的管理则是保障。

    无论是从保护来看,还是从学术研究来考虑,都得搞清楚家底。故宫博物院的各类文物,都得编目入账,既要向主管的国家部门汇报,又得向大众交待清楚,使之得到监督。

    两年后的夏天,张先生离我们远去了,带走他沉甸甸的学术思考与积淀,那个个性鲜明又倔强,自己谦称“治学严谨、工作认真、待人诚恳”的老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一副挽联说“他带走了一个考古时代”,他的影响不仅仅是在考古界,对于故宫博物院来说,他是现代化的博物馆事业的领路人、推进者,是为加强学术研究而设立的故宫研究院的荣誉院长,他的名字和故宫博物院的百年历史紧紧连在一起,是一位永远的故宫人。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