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两汉时期茶叶向西南边疆传播路径初探

    发布时间:2018-06-29梁 霓


    文献与考古发现中的两汉时期饮茶状况

    (一)文献记载

    在西汉以前,茶已经被人们所了解、利用。孙机先生指出,《尔雅》中对茶的记载表明,人们在战国时期已经对茶有了认识。关于对茶的利用,主流观点认为,以茶树的原产地——我国西南地区为较早,到战国末期秦国占领蜀地后,才把饮茶传入关中。

    到了汉代,文献中对茶的记载增多,这一时期“茶”字并未产生,而是以多种名称指代。如《凡将篇》中的“荈诧”,《说文解字》中的“槚”,以及大约成书于汉代的《神农本草经》中的“荼”,都是茶的代称。

    在论述汉代饮茶时经常被引用的文献是西汉王褒在公元前59年所写的《僮约》,其中有“烹荼尽具”“武阳买荼”的记载。然而,关于其中的“荼”是否为茶叶,古今学者都有争议,如章樵、顾炎武都认为“烹荼”的“荼”有苦菜之意,也有学者认为前后两“荼”字都指苦菜。方健在《“烹荼尽具”和“武都买荼”考辨》一文中,通过分析《僮约》的历代版本,并对字词、地名进行精细考证,指出只有“武都买荼”是指买茶叶,而“武都”即“武阳”,是当时的犍为郡治所在,与《僮约》所诞生的地点同属四川地区。这一论断较为精详,可知西汉时四川民间已将饮茶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茶早已成为商品。此外,汉代的饮茶方式属于粥茶法。汉晋时期,茶叶有时单独煮,有时也与葱姜、橘皮等共煮。

    (二)汉代有关茶的考古发现

    1.汉阳陵外藏坑发现的茶叶

    1998年,考古工作者对汉景帝阳陵东侧的11座外藏坑进行了发掘,在15号坑中发现了与粮食混杂在一起的层状植物遗存,其底部有朽木,推测粮食等遗存可能分类放在木箱中。2007年将部分标本送到中国科学院进行鉴定,经过一系列科学手段进行检测,到2015年认定这些植物遗存为茶叶,且均为芽茶。这一发现表明,西汉时期茶叶已经成为宫廷饮食的一部分,饮茶在陕西长安的皇室中已有发展。

    2.马王堆汉墓中有关茶的考古发现

    1973年考古人员对马王堆三号汉墓进行了发掘,其中出土的一枚竹笥的签牌上有类似“槚”的字样,此外,马王堆一号汉墓中的135号竹简也发现相同字样。一些学者认为该字为“槚”的古写,竹笥所盛应为茶叶,但有些学者也认为该字与茶叶无关。如果前者之说成立,则西汉时期湖南地区的贵族已有饮茶的风气。

    3.汉代画像砖、画像石中有关饮茶的内容

    在四川、南阳、浙江等地出土汉画像砖、画像石中,一些宴饮、舞乐、六博等内容的画面上,有耳杯、盂、杯、勺等器物,很可能反映当时饮茶的情景,尤以四川地区为多。虽然不排除图像中所饮为酒或浆等,但这些发现对研究汉代四川地区贵族、文人雅士的饮茶活动有一定价值。

    (三)同时期西藏阿里地区墓葬中有关茶的考古发现

    1.故如甲木墓地发现的茶叶

    2012年,在发掘阿里地区噶尔县门士乡故如甲木墓地M1时,在墓室中南部发现铜盆、壶、勺,勺在盆内,这三件铜器中均残留有茶叶状植物叶片,出土时已结块。这些遗物经中国科学院与国内外专家合作,测定其为茶叶。墓葬经碳十四测年为距今1800年,相当于阿里地区的象雄王朝,中原的东汉时期。残存茶叶的铜壶、铜勺制作均较精细,表明当时人对茶叶是较为重视的。盆、壶均有烟熏痕迹,可能与煮茶的引用方式有关,但主持发掘的研究员认为,茶叶也有可能用于直接食用。

    2.踏曲墓地

    2014年在阿里地区札达县托林镇踏曲墓地M4中发现四足木案,内盛有茶叶状食物残渣。木案为鼎形,案面圆盘状;器身外涂红褐彩,绘几何纹;四足均有彩绘,图案有牦牛、飞鸟、岩羊等,其中部分图案还用金色颜料,制作十分精细。木案可能用于放置茶叶,或在饮茶过程中放置茶具,此外,该四足木案相对于其他出土器物而言更为精致,也体现出当时贵族对茶叶的重视。墓葬所在的Ⅱ区中的M3与M5经过碳十四测年,分别为距今2250±25年和距今2150±25年。M4虽未进行测年,但时间应相近,处于当地的象雄王朝时期,中原的西汉时期。

    两汉时期茶叶传播的大致路径

    (一)藏西“高原丝绸之路”

    由于目前汉代茶叶的标本中难以检测出茶叶的产地,因此无法得知关中、西藏地区的茶叶从何处来,但根据茶树的分布、饮茶行为的流传方向,可以推测阳陵出土的茶叶可能产自周边茶区,青藏高原的饮茶习俗也应从汉地传来。

    至于茶叶由内地传入阿里高原的路径,四川大学霍巍教授通过分析同一墓葬、墓地中的陪葬品、葬式等因素,指出汉晋时期存在一条由内地通过新疆进入藏区的“高原丝路”。其他有力证据还有:故如甲木墓地出土有“王侯”字样的锦等其他丝织物,在新疆吐鲁番等地的汉晋墓葬中也有类似的发现;刻文木牌、木梳、木盘、草编器等与新疆地区联系密切;玻璃珠、蚀花玛瑙珠等可能与和新疆、南亚等地的贸易相关等。因此,早在中原的两汉时期,阿里地区已经和周边建立了联系,茶叶很可能是利用了当时的西域丝绸之路,从南疆南下到阿里高原,从而和丝绸等汉地奢侈品等共同到达西藏西部。这条“高原丝路”还可延伸到中亚、南亚,促进藏西与外界的交流、贸易。

    (二)汉代内地与川藏的交通路线

    除了通过新疆进入藏区的道路外,两汉时期还可通过四川进入西藏东部,这条道路被认为利用了“南方丝绸之路”的一段,即由成都到旄牛的一段。当时四川商人通过这条道路与西南少数民族部落进行贸易,用茶叶、铁器等四川物产交换牦牛等牲畜。这条通道的走向,一般认为是利用汉代的南丝路,由成都、邛崃经大相岭到旄牛县,之后不再按照丝路的走向,而是向西过大渡河,进入泸定、康定地区,进而进入西藏。

    2004年,四川荥经县发现了东汉的《何君尊楗阁刻石》,有学者根据这块石刻所记载的有关修路的内容推断,由内地通往西南夷的牦牛道经过“九折坂”,即三合乡大矿山,而不是大相岭,这条路原为楚人运输黄金的通道,而汉代时内地与康藏地区进行边茶贸易也沿用这一道路。

    此外,西汉时代从四川前往云南的道路除了沿用“蜀身毒道”外,还有“灵关道”和“朱提道”,茶叶也可能通过这几条路线在四川、云南、广西、贵州等地流通,但目前没有确切的证据。

    霍巍教授认为,西南夷是汉代南方丝绸之路的最初开拓者,从文献与考古资料中无法证明汉代南方丝路是否完全贯通,但在云南等地出现的这一时期的蚀花肉红石髓珠、琉璃珠、带柄青铜镜等有明显的外来文化色彩,还有中原样式的铜印、铜镜、漆器等,可以推断当时西南夷民间已与外界建立了贸易联系。虽然无法得知当时贸易的物品中是否有茶叶,但这些贸易通道为后来西南边疆贸易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两汉时期内地与川藏地区贸易道路对后世的影响

    公元七世纪之后,西藏西部逐渐被纳入吐蕃的版图,藏西经过新疆南部进入中亚的道路,就利用了汉晋时期象雄王国作为交通枢纽的重要优势,因此,藏西“高原丝绸之路”为吐蕃与西域、中亚的交流提供了条件。

    而两汉时期内地与川藏间的交通路线则促进了唐宋时期茶马古道的形成,虽然汉代与唐宋时内地与川藏地区的交通路线不同,但之前藏区对茶叶等内地物产的需求也促使内地与西南地区之间的贸易交流延续不绝。直到明清至民国时期,这些道路仍持续发挥着作用。

    两汉时期,饮茶已由四川地区传入中原,并通过新疆南部进入西藏阿里地区,与此同时,青藏高原东部与四川地区的贸易道路也逐渐发展,茶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交换的商品。虽然如今对当时西藏地区饮茶方式、茶具使用还未形成清晰的认识,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但可以肯定的是,“高原丝绸之路”与“南方丝绸之路”为两汉时期饮茶在地域范围上的扩展创造了条件,促进了汉地茶文化在西南边疆地区的进一步传播。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