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物考古

    文物考古

    潍坊市博物馆藏造像碑

    发布时间:2018-05-04杜晓军 谭霭岚


    潍坊市博物馆所藏造像碑, 为北朝时期较为盛行的一种佛教造像形式。其内容丰富,人物造型生动,画面疏密有致,和谐而均衡,堪称上乘佳作,具有重要史料价值。下面按照造像碑正面、右、左侧、背面顺序,就其形制、内容、特点及年代等问题进行分析,以飨读者。

    造像碑(藏品号:08286),形制呈长方体柱状。顶端有榫,上下均残缺。残高61厘米、宽36.5厘米、厚21.5厘米。

    正面:开拱形龛。龛楣上方中央佛像着圆领下垂佛衣,内着长裙。跣足立于由两飞天托起台座之上。两飞天俯身向下,衣裙上扬,姿态轻盈。龛楣两侧分上下两层。上层对称分布二佛并坐像,有化生童子三身。下层飞天两身,右侧飞天舞姿优美,左侧飞天手持乐器作演奏状。飞天两侧斜下方各立一菩萨残像,表层残损,衣饰漫漶不清。

    龛内像分作二列。第一列,一佛二菩萨,主尊头饰素髻,长方脸,内着僧祗支,外穿圆领下垂佛衣。双手作施无畏与愿印。跣足踩莲花,倚坐于长条形台座上。头光为圆饼状。右胁侍较高,头戴宝冠,宝缯垂肩,着长裙,帔帛自肩沿胸两侧缓缓垂下至两膝处,反转上提搭于两肘,而后沿肘外侧垂下,帛长及莲台。双手持物于胸前。左胁侍较矮,体态服饰与右胁侍大致相同。双手相叠于胸前,两胁侍均跣足立于台座上。

    tuyi锛孉 zaoxiangbeizhengmian.jpgQQ截图20180504182437.jpg

    图一A 造像碑正面 图一B造像碑正面附题跋(民国拓本) 图一B造像碑正面附题跋(民国拓本)


    第二列,主尊底座之下浮雕两龙,龙首反转相背,龙身健硕,四足粗壮有力,龙尾上扬,尾端卷曲显露于主尊所坐长条形台座后。两龙口衔带有长莲茎莲叶,莲叶间生出莲蕾,形成二胁侍菩萨之台座。两侧分别有一雄狮,相向而坐面向两龙(图一,A、B)。

    右侧:开拱形龛。龛楣上方中央为两飞天托起佛塔。塔为单层,体瘦高,上有覆钵,顶部立高刹杆,杆上环相轮,覆莲形塔座。两飞天近倒立于塔座两侧,衣裙上扬,轻盈飘逸。佛塔上方两侧分别为二佛并坐像。两托塔飞天斜下方各有飞天一身。

    龛内像分作二列。第一列,一佛二菩萨,主尊着圆领下垂佛衣,内着长裙。右手持物置右侧腰处,左手抬于胸前一侧。跣足立于台座上,尖桃形头光。两胁侍头戴宝冠,宝缯垂肩,衣饰同于正面。右胁侍手印漫漶,左胁侍双手合掌于胸前。

    第二列,中间浮雕一大象,形体健硕,前后各站立弟子一人(图二)。

    图二,造像碑右侧(民国拓本)_meitu_3.jpg图三,造像碑左侧(民国拓本)_meitu_4.jpg

    图二造像碑右侧(民国拓本) 图三造像碑左侧(民国拓本)

    左侧:未开龛。构图精炼,画面中央浮雕高大树木,干挺拔,枝叶繁茂,树下两尊佛像分别着圆领下垂佛衣,跣足立于灵芝丛中。整体布局合理,疏朗有致,观者一目了然(图三)。

    背面:开拱形龛。龛楣上方中央为两飞天托起之佛塔。塔与右侧龛楣上塔相似。右侧飞天倒立呈“C”形,身材窈窕,腰肢柔软灵动。左侧飞天躯体俯卧,下肢上扬,长条形帔帛绕过腋下向上方飘飞,颇具动感,两飞天均赤足。塔右上方风化剥落。左上浮雕三坐佛。两托塔飞天斜下方各一伎乐飞天,右侧双手持琵琶,左持长笛,均作演奏状。

    龛内一佛二菩萨,主尊矮素髻,面相圆润丰满。内着僧祗支,外穿圆领下垂佛衣,结跏趺坐于莲花座上。双手作施无畏与愿印。头光呈尖桃形。两胁侍体态服饰与正面相似,跣足立于莲蕾台座上。主尊下方两侧各浮雕一龙,体倒立,首反转相背,四足伸张,尾部卷曲上扬于主尊身体两侧。每龙口衔长茎莲两支,一支作为台座承托菩萨,另支伸展向上,于主尊与胁侍菩萨之间。两龙间有立像两身,两侧分别为手持乐器飞天一身(图四)。

    图三,造像碑左侧(民国拓本)_meitu_6.jpg

    图四造像碑背面(民国拓本)

    除造像碑外,还馆藏有造像碑之拓本(藏品号:04916),为民国时期墨拓。拓片制作为碑体四面分别拓制,用墨轻重有别,通透淡雅,复制其原石风格,具有立体之感。并附王献唐先生题跋:此六朝佛象石刻,四面镂象,残石中段,上下必有题记,惜已缺佚。以象文形制求之,殆元魏物也。石出沂州,为潍邑郭君购得,吾东六代象刻此属上选。前在开封博物院见一区,体式与此略同,镂文精绝,完整无缺,此生平所见四面象刻殆属第一。旭甫先生大令  王献唐记。钤朱文印“献唐”(图五)。文中对造像碑出土地点、年代及流传经过等均进行过考证,为造像碑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实物资料。

    QQ截图20180504182342.jpg

    图五造像碑题跋局部(民国拓本)

    题跋中考证造像碑出土地应为山东沂州(今临沂地区),年代属于北魏时期。其形制特点亦与临沂市博物馆所藏造像碑极为相似,而又独具特色。两者皆四面造像。其中两面略窄。分为两段式,龛楣上部雕刻龛像,龛内分为上下两列,上列为一铺三尊像,衣饰贴体,衣裙下摆内敛。下列图案有龙纹、象、狮子等。对此,肖贵田、于秋伟在《临沂四面柱体造像碑之考察》(《东南文化》2018年第2期)一文中认为,此类造像碑应为北齐之物。就装饰图案而言,龙纹在造像碑正、背面均不同形式出现。龙尾向上,龙首在下,口衔莲茎,与两胁侍菩萨相连。不同是背面龙纹在主尊台座下方两侧,与青州、临朐、诸城等地北朝背屏式造像类似,但碑体正面主尊底座之下双龙衔莲,为临沂地区所特有,而上述地区则不见。故该造像碑与临沂地区同期造像碑有诸多相似之处,形式和内容虽然源自西部邻省和鲁中地区,但在某些方面又具本区域独创特色,由此可见,此造像碑年代当为北齐时期无疑。 

     (作者单位:潍坊市博物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