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灵犬萌萌入画图

    发布时间:2018-05-02李立华

    @@13372@@64808_mayy_1524188407379.jpg

    南宋扇页《萱花乳犬图》

    年初,各大博物馆都被与犬有关的展览刷屏了。由国家文物局指导,全国20多家文博机构联合推出的“骏犬啸天——戊戌狗年新春生肖文物图片联展”还在河北博物院展出。河北博物院馆藏宋代绢画《鸡冠乳犬图》、《萱花乳犬图》扇页以及宣化辽墓壁画《备茶图》、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壁画《张仙送子图》的图片资料也一并入展。这几幅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画作中,都有灵犬入画,或乳犬萌萌,或灵犬跳跃,或天狗飞腾……真可谓:姿态各异,意趣有别。

    古人曾言画有“四难”:“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画花难画叶,画树难画柳”——因为人类对狗太过熟悉,国作中的狗稍有“不顺眼”的地方,观者很容易发现,画狗便成为画中“四难”之一,可见成功画出一幅以“狗”为题材的作品是多么不容易。

    @@13373@@64809_mayy_1524188407738.jpg

    南宋扇页《鸡冠乳犬图》

    宋人画中的宠物狗

    《鸡冠乳犬图》与 《萱花乳犬图》扇页,是河北博物院院藏古代绘画作品中,时代较早而又比较珍贵的。两幅扇页画幅虽小但格调甚高,技法严谨,用笔工细,设色明丽,极具观赏性,是南宋画院画家们的优秀作品。其中,《萱花乳犬图》扇页曾被西泠印社2005年10月出版的《宋画·花鸟册》收录。《萱花乳犬图》展示的是一幅充满温情和天真烂漫的场景。萱花丛中,一群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在顽皮地嬉戏,母犬在一旁慈爱地看着它们。在古代,“萱”是母亲的代称,以萱花和母子犬寓意母慈子孝,具有道德教化的功能。《鸡冠乳犬图》几乎与之是同一个题材:太湖石玲珑剔透,鸡冠花红如胭脂,彩蝶舞姿婀娜。茸茸草地上,三只小狗在母犬的爱怜下嬉戏玩耍。情趣盎然的画面,小中见大,令人玩味无穷。在传世的南宋至明代绘画中,将狗描绘于植物环境之中的画法很常见,而且多以“乳犬图”居多。伴随着平民文化的流行,表现社会风俗的绘画主题兴盛于两宋。画家们开始热衷于表现日常生活中的狗,而不再只是描绘贵族生活中常见的猎犬。

    我国古代,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狗”没有什么特殊的象征意义。绘画作品中虽常有狗出现,也只是作为配角,描绘得不够具体。从宋代开始,画师的创作理念有了很大进步,广泛涌现出《鸡冠乳犬图》与 《萱花乳犬图》之类,以动物为主体的绘画作品。这一方面得益于市井经济的繁荣,另一方面也与宋人爱好养狗不无关系。在这个“全民养狗”的时代,人们养狗、爱狗、宠狗,画家则将一腔爱狗之情寄于笔端,通过细致入微的摹画,萌犬呼之欲出,惹人怜爱。从这两幅扇页可见,宋代画家的写实表现能力已经达到了相当的水准,所谓“画狗”之“难”,已经远远不是问题了。遗憾的是,两幅扇页均无款,画作出自何人之手已无据可考。

    辽墓壁画中的“小花狗”

    展览中,有两幅以“备茶”为题材的辽墓壁画,均出现了“小花狗”的形象。

    从1971年春天开始的二十二年间,考古工作者在古城宣化西北4公里处的下八里村,先后发现了十一座辽代墓葬。这些辽墓出土文物众多,最为珍贵的当属墓中的彩绘壁画。壁画总面积达300平方米,出现人物206个,集中体现了辽代墓群的特殊价值。

    宣化辽墓壁画内容十分丰富,是研究辽代社会生活状况的珍贵资料。十一座墓葬中,“备茶图”非常多见,八座墓葬中出现了类似画面。有选茶、碾茶、煮茶、点茶等场景,展现了一些列备茶的操作程序,反映了当时饮茶在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位置。只不过,壁画的表现手法各不相同。其中,1993年发掘的张匡正墓中,墓室东壁有一幅保存完好的“备茶图”。壁画中,一名身着汉服右膝盖上打着补丁的小童,正低头侧坐在茶碾旁娴熟地碾茶,旁边地上摆放着盘子和一块待碾的圆形茶饼;另有一名契丹人装束的小童躬腰跪坐,正鼓起双腮用力给煮茶的风炉吹气;男童身后,另一着契丹服装的成年男侍伸出双手,似乎正要取走风炉上已经煮好茶的茶壶,他身后的桌子上摆放着壶、盏、瓶、夹、宗、扎等一系列茶道工具与器皿。画面中,两名姿态优美身着汉服的成年女侍,均手捧茶盏小心移步,一个貌似要去茶壶取茶,另一个像是刚取了茶正要转身给后室的主人送去。桌案之下,两只活泼可爱的小花狗上下跳跃,嬉戏打闹,正玩得不亦乐乎。张匡正墓中这幅《备茶图》,是宣化所有辽墓中最为经典的一幅。构图饱满,线条流畅,人物形象生动传神,两只小花狗也活灵活现,使画面的生活气息更加浓郁。

    另外,还有一幅八人组合的《茶道图》:一契丹小童双脚登在一个双膝跪地的契丹男童肩膀上,正从在屋梁上挂吊的竹篮里取桃子,下面一个男仆似乎正在撩起围裙接桃子。此时,恰被契丹女管家发现,眼神中似有不满,并用手指着偷桃男童责备他们。其他四个契丹男童吓得躲藏在桌子和茶柜的后面,正隐隐偷着乐。男仆身后,一只小花狗正无忧无虑地嘻戏玩耍……整幅画面,有故事,有情节,写实生动,画技高超,令人过目难忘。

    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壁画中的“天狗”

    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是一座佛道儒三教合一的寺庙,主殿供奉的是碧霞元君,民间又称“送子娘娘”。泰山行宫建于清朝顺治8年,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殿内壁画仍旧清晰可见,富于层次感的绘画效果令今人拍案叫绝。

    绘有“天狗”的这幅壁画,位于主殿西梢间,表现的是“送子张仙射天狗”。画面中,有骑着麒麟的仙童,张仙骑白马、着蓝袍,手持弓箭正射向黑色天狗,保佑天上星官顺利降生于民间。张仙是中国民间供奉的吉祥神,能够让信奉他的人得子,因而得名“送子张仙”。《历代神仙通鉴》则认为张仙还有以弹弓逐打凶神“天狗”,保护世人生儿育女的能力。其神姿与一般神仙不同,一身华丽的贵族打扮,面如敷粉,唇若涂朱,五绺长髯,飘洒胸前,一幅十足的美男子形象。他左手张弓,右手执弹,作仰面直射状。

    旧时,天津不少居民家中把张仙的画像镜框挂在卧室房山、炕灶烟道出口处“送子张仙射天狗”悬架的供板上,供香碗、蜡烛。板上还要设一小瓷碟,内放四五个湿白面球,每日更换,据说是喂天狗的。传说因烟囱冲着天,会有天狗从此钻进屋里,吓唬小孩,传染天花。张仙爷守住了烟囱口,天狗就不敢进屋了,可保佑孩子一年平安。此外,旧时天津还有生男孩“悬弓”的习俗——张仙弓上所夹之“弹”与“诞”字谐音,暗含“诞生”之意,因此,人们将张仙爷奉为专管人间送子之事的“诞生之神”。

    文物专家认为,怀来鸡鸣驿泰山行宫这些壁画,绘制时间大概在清中晚期。虽然没有落款,但壁画风格与天津杨柳青年画极为近似。有趣的是,“送子张仙射天狗”正是杨柳青传统年画中常见的题材!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文物专家的判断。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