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周恩来总参谋长签发令条

    发布时间:2018-05-02刘 杉

    @@13376@@64814_mayy_1524188409376.jpg


    @@13375@@64813_mayy_1524188409002_meitu_1.jpg

    在西柏坡纪念馆珍藏着一件周恩来总参谋长的签发令条。令条长14.2厘米,宽5.2厘米,棉纸,上边的“总参谋长”几个字为刻字油印,“周恩来”三个字为周恩来亲签毛笔写就,由于年代久远纸张已发黄,边缘有轻微破损。这件小小的令条背后抒写着周恩来在西柏坡的非凡岁月,记录着周恩来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呕心沥血、勇于担当和智慧。

    “参谋”这个称谓在我国军事史上最早出现的历史时期是唐代。从唐朝以后“参谋”称谓沿用至今,这是我国现代军队职务“总参谋长”中“参谋”二字的历史来源。中国共产党军队的参谋职能部门最早在1927年5月设立。当时,中共中央军事部(中共负责国民革命军中军事工作的部门)下设立了参谋科,聂荣臻任参谋科科长,周恩来任中共中央军事部部长、中共中央军委书记,这是中共军队总参谋部的雏形。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时,设立了参谋团,负责制定军事计划,指挥军事行动。1931年11月,正式成立工农红军总参谋部,统一负责红军的作战指挥和军事训练。1935年6月,总参谋部改称中国工农红军总司令部,到抗日战争初期,又改为总参谋部,中央军委设立参谋长,负责领导总参谋部的工作。1945年中共七大上,彭德怀被任命为军委总参谋长。在此之前,因革命的需要,参谋长曾由多人轮番任职,先后担任军委总参谋长的有叶剑英、刘伯承、肖劲光、王若飞,滕代远、彭德怀。一直到1947年8月军委总参谋长改由周恩来代任,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在这里特别指明的是,1947年6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成立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是叶剑英,周恩来代任的是军委总参谋长,两者在功能上是有所区别的,前者是协助指挥全军作战性质的解放军总参谋长,后者是军委总部指挥全军的军委参谋长。

    周恩来为什么会代任军委总参谋长?还要从国民党进攻延安说起。1947年3月,国内战争的形势发生变化,蒋介石的大量有生力量被歼,兵力不足,战线太长,这让他被迫放弃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于3月13日调集他的嫡系胡宗南部队十四万人气势汹汹向陕甘宁和延安进犯。3月16日,中央军委作出部署决定组成西北野战兵团,由本来担任军委总参谋长的彭德怀出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全力迎战,因此,彭德怀无法再顾及总部的工作,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在这时事实上就成了毛泽东指挥全国解放战争的主要助手,即军委总部指挥全军的军委参谋长。在转战陕北到王家湾后,即成立了一个军事组,有五六个参谋主管作战方面的工作,直接受周恩来指挥。1947年7月31日,中共中央致电彭德怀、贺龙、习仲勋及西北局:决定西北野战兵团正式定番号为“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兼前委书记。”8月30日,中共中央通知各战区和各野战军:决定由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代理军委总参谋长工作,副参谋长仍由叶剑英担任。此后,在周恩来的头衔里正式加上了军委代总参谋长的职务。

    党中央在西柏坡组织指挥三大战役的日子里,周恩来作为军委副主席兼军委代总参谋长,他的工作无人替代。当时担任作战参谋的张清化后来回忆说:“在这个阶段,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周副主席在军事上是党中央、毛主席完全不能缺少的得力助手,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军事组织者和指挥者。当时他运筹帷幄,出谋划策,深得党中央、毛主席的称赞和全军的拥戴。凡是党中央研究、毛主席下决心以后,具体的组织布置和如何执行等都是周副主席具体来抓。无论前方或后方,无论是后勤供应或部队调动,总离不开他的具体组织指挥。”当时,周恩来的工作十分繁忙,工作起来常常是废寝忘食,通宵达旦,而且考虑问题极其精细缜密,他对国民党几百万军队团以上的番号、代号、驻地、军队的负责人都装在脑子里,背得烂熟,对我军的情况更是了如指掌,胸中有数。当时在周恩来身边工作的人员回忆说:“淮海战役时,一个战役打完后,军委作战室一个干部在做战绩统计时漏掉了一个敌团,就把战绩统计表送给周副主席看。周恩来接过去看了一下问这数字核对过了吗?工作人员说核对过了,周恩来立刻指出来,碾庄地区被我军歼灭的黄百韬兵团中为什么少了一个团,并指出这个团的番号,驻在哪儿,团长是谁,是被我们哪个部队消灭的,经核查,果真如此。在周恩来的带领下,军委参谋们都炼就了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为部署各个战役提供出准确无误的数据。

    1948年,随着战争形势的变化和发展,我军在原有分散作战条件下形成的各部队的组织编制不统一,番号不统一等问题,越来越妨碍大兵团之间的协同作战。因此,如何尽快地使全军编制向正规化过渡,已成为十分迫切的问题。周恩来作为军委代总参谋长具体组织实施这一工作。在1948年九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周恩来提出军队正规化建设的问题,指出部队要正规化,后勤工作要正规化,只有前方后方合作,才能更快地从根本上取得全国胜利。并于10月间,草拟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组织及部队番号的规定》。这个规定经毛泽东审阅后,在1948年11月1日下发实行。到1949年春,解放军各部队先后按照军委这一决定进行整编,并在此基础上对部队重新进行装备和训练。经过整编,部队的组织更有领导,更富有战斗力了。一月十五日,中央军委又决定将西北、中原、华东、东北野战军依次改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华北军区的三个兵团直属人民解放军总部。经过整编、训练和装备,使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正规化建设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对最后夺取全国胜利起了重大的作用。

    在三大战役中,后勤保障是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周恩来作为代总参谋长除协助毛泽东指挥作战以外,还承担着人民解放军庞大的后勤供应和组织领导工作。总之,周恩来作为军委总部代总参谋长,在西柏坡除参与研究决策、组织指挥各个战役,起草文电、批改文电以外,他履行军委总参谋长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要向总参谋部工作人员交代总结的项目、内容和完成的时间,并反复审查修改各种图表和文字材料,电令各地区和各野战军按时作出报告,要求各项材料和统计数字必须准确无误。

    关于这件总参谋长签发令条的来历,西柏坡纪念馆老馆长白占基在1996年10月10日写下的征集说明中这样写到:1976年6月11日,我到北京解放军红山口军政大学访问西柏坡时期中央军委作战室绘图参谋刘长明时,刘长明说:我还存有当年周恩来总参谋长签发令时用的签字条,等我回来之后,给了你馆吧!我表示感谢!后将此条子壹张捐赠给我馆,现在馆珍存。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