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广州散商林珠的一份鸦片赊销单

    发布时间:2018-04-13程存洁

    @@13291@@64232_qiany_1523261579954.jpg

    @@13292@@64233_qiany_1523261580406.jpg

    近代,罪恶的鸦片走私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灾祸,鸦片带给中国人民的伤害是巨大的。英国人蒙哥马利·马工说:

    同鸦片贸易比较起来,奴隶贸易是仁慈的;我们没有摧残非洲人的肉体,因为我们的直接利益要求保持他们的生命;我们没有败坏他们的品格,没有腐蚀他们的思想,没有扼杀他们的灵魂。可是鸦片贩子在腐蚀、败坏和毁灭了不幸的罪人的精神世界以后,还折磨他们的肉体;贪得无厌的摩洛赫时时刻刻都要求给自己贡献更多的牺牲品,而充当凶手的英国人和吸毒自杀的中国人彼此竞争着向摩洛赫的祭台上贡献牺牲品。(马克思《鸦片贸易史》)

    有关鸦片贸易的历史,前人研究甚多,而英籍友人赵泰来先生2017年12月从英国征集到的一份鸦片赊销单(图一:右)引起我的极大关注。这是一份涉及英国商人贩卖鸦片到广州,并与广州商人签订赊销鸦片的赊销单。这份赊销单,横25.9厘米,纵24.3厘米,被折叠装进一个横10.4厘米、纵25.5厘米的纸袋里(图一:左)。纸袋正面写有两行英文Louchoo’s Chop,其中,Chop是指单据,Louchoo是指赊销单上的债务人“林珠”的粤语音译。这份赊销单同时用中英文两种语言书写,英文写在左边,用鹅毛笔书写;中文写在右边,用毛笔书写。中文内容共有5行,从右往左竖写:

    凭单取到/港脚大班味士微机货本花钱伍千捌百员,言明每月利/息壹分贰厘算,其银约至辛卯年八月中,本利齐/足送还,不得拖延。虽蒙过信,立单为记。/乾隆三十伍年十二月十六日林珠的笔(点良心)/

    单据末尾处的“点良心”三字常见于广东民间契约。在广东,有的契约的结尾处写有“公心”二字,以示交易公平。在上述中文的“凭单”二字处盖有“利海堂”印文一方,在“伍千捌”“其银”“珠”等字处各盖印文“永益印记”一方。这些情况表明债务人林珠的堂名是“利海”,店名是“永益”。当年,凡是获得清政府特许与洋人经营丝绸茶叶瓷器等大宗商品贸易的广州商人,对外一般自称某官或某观,这批商人属行商,其余的商人则为散商。此处的林珠(Louchoo)当属散商。

    此外,中文里的“味士微机”应是英文G.Smith的粤语音译。据考,此人是瑞典东印度公司货物监管亚伯拉罕·格里尔(Johan Abraham Grill,1719-1799)的同伙,即英国私人贸易伙伴。(Eskil Olán,Ostindiska Compagniets Saga, G.teborg,1920,p.100)他们于18世纪60年代在广州投机鸦片贸易(Paul A. Van Dyke,The Canton Trade: Life and Enterprise on the China Coast,1700-1845,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2005,p.123)。中文“港脚”二字应是英文Country的音译。蔡鸿生教授认为,“此译与粤语发音有关:‘county’中的‘coun’对应粤语‘港’,‘try’对应粤语中发音相近的‘腿’,而粤人口语中称‘腿’时,写出来却是‘脚’。”(见郭德焱著《清代广州的巴斯商人》第70页,中华书局2005年版)郭德焱先生认为,港脚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指地名,二指商人,广义的港脚地名指国家,具体指印度,还指印度的各港口;狭义的港脚地名专指孟买;广义的港脚商包括印度人和侨居印度的欧洲人。(见前揭郭文第42-43页)可知,味士微机(G.Smith)是一名侨居印度从事鸦片贸易的英国商人。

    该份赊销单签订于乾隆35年12月16日。这一天是公历1771年1月31日。据赊销单记录,林珠(Louchoo)向港脚大班味士微机(G.Smith)赊销货本花钱5800员,每月交纳利息1分2厘,约定至辛卯年即乾隆36年8月(1771年9月)中还清本利。

    赊销单里的中文内容没有提林珠(Louchoo)向味士微机(G.Smith)赊销的具体货名,但我们从赊销单左边所写英文内容,可知赊销的货物是鸦片。英文内容共有20行,分前后两段。其中,前10行的内容如下:

    No.42./Chop for Opium./g.smith’s account./5800 Dollars./@1.2%moon./May 1. 1771./Rec’d in part 208.8./

    Louchoo./

    Dated 16day 12moon/35year./

    这里标明该份赊销单据是42号。现将上述英文转译中文如下:

    42号。鸦片单据。味士微机的账目。5800元。每月利息1分2厘。1771年5月1日,应收钱208.8元。林珠。35年12月16日。

    后10行的内容如下:

    June 28th 1774./Received in part 500dol./June 16th 1775./Received in part 300dol./Received in part in cigar./Candy & part sugar sent to/Madras &□□Caecilia to/ Geo. Smith Esquire 10 invoice./21st Dec.1775,Seller 4361,062./ g.s./

    其中第7行有数个手写英文难以释读。上述英文可译成中文如下:

    1774年6月28日,收到钱500元。1775年6月16日,收到钱300元,收到一些雪茄烟。冰糖和部分糖发往金奈。□□给味士微机先生10张发货单。1775年12月21日。售卖之物4361,062。味士微机

    综上可知,1771年1月,英国港脚大班味士微机(G.Smith)在广州向广州散商林珠(Louchoo)赊销鸦片,货款共计5800元。

    无独有偶,我们在范岱克(Paul A. Van Dyke)先生的论著里读到一份1765年12月29日书写的鸦片销售清单(图二,引自前揭范文Plate23)。这份清单是在广州书写,现藏于瑞典斯德哥尔摩,详细记录了1765年Pitt船船主向广州商人销售鸦片的情况。清单显示,全年共销售鸦片2469.5斤,售价6614员。销售清单所提及的买方如Monqua(蔡文官)、Tonqua(某官)、Huiqua(某官)等应是广州行商,Attong(阿童)、Alloon(阿隆)、Aynam(阿男)、Afon(阿福)等应是广州散商。由此可知,此时的广州,无论是行商,还是散商,均有从事鸦片买卖活动。据此清单,我们可测算1771年广州散商林珠(Louchoo)向英国商人赊销的鸦片数量当在两千斤左右。马克思在《鸦片贸易史》一文中写道:“在1767年以前,由印度输出的鸦片数量不超过200箱,每箱约重133磅。”而林珠(Louchoo)一人一年经销的鸦片数量却达两千斤左右,实在骇人!

    马士在《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第一卷第八章《鸦片问题》中说:“一七七三年是英国商人把鸦片从加尔各答输入广州最早的一年;在前几年中鸦片运输是在私商手里,但在一七八○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实行了它的垄断权,把所有这种贸易全部握在它自己手里。”从新见这份鸦片赊销单,我们能证明马士所说“一七七三年是英国商人把鸦片从加尔各答输入广州最早的一年”是不准确的。

    以上通过解读广州散商林珠签订的这份鸦片赊销单,我们更能清楚地了解到,早在清朝乾隆年间,鸦片已悄然流进中国南方沿海,且数量在逐年增多,外商与广州商人形成了一条鸦片买卖渠道。“因鸦片的输入而引起的白银不断外流,开始破坏天朝的国库收支和货币流通。”“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幅员广大的帝国,不顾时势,仍然安于现状,由于被强力排斥于世界联系的体系之外而孤立无依,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来欺骗自己,这样一个帝国终于要在这样一场殊死的决斗中死去,在这场决斗中,陈腐世界的代表是激于道义原则,而最现代的社会的代表却是为了获得贱买贵卖的特权——这的确是一种悲剧,甚至诗人的幻想也永远不敢创造出这种离奇的悲剧题材。”(马克思《鸦片贸易史》)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