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融宗捐藏的精美瓷器

    发布时间:2018-04-13张志新


    融宗(1910—2000),玄墓山圣恩寺方丈,吴县佛教协会会长,是江苏省内与茗山、明开平辈的知名大和尚。1980年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到苏州,还特意邀访过他。1982年秋,他将四件珍藏寺内多年的精美瓷器,正式捐赠给吴县文管会收藏。

    宋吉州窑三凤纹瓷碗:一件,高6.5厘米,口径16.4厘米。此碗碗口微敛,浅圈足。碗内口沿下装饰三只剪纸飞凤图案。图案形象生动,极富民俗气息。碗体釉面经窑变,纹理如丝如缕,有着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堪称吉州窑剪纸贴花碗中的精品。吉州窑是宋代较大的窑口之一,始于唐,而极盛于南宋。以生产黑釉和窑变瓷器著称,瓷器的釉色富丽而多变。剪纸贴花工艺,是吉州窑工匠们的创意发明。他们将剪纸工艺,巧妙地运用到瓷器装饰上,这在中国陶器工艺史上堪称一绝。在具体烧制中,应该是先在坯胎上上一层黑釉,然后将凤纹剪纸粘贴在相应的部位,再在釉面上施白褐色釉,入窑一次烧成,使黑色的凤纹在浅色釉衬托下显得格外醒目。

    @@13226@@63841_wanggp_1522725370039.jpg

    宋牡丹花纹白瓷枕:一件,枕面长28,宽22.3厘米,通高13.8厘米。这件瓷枕,枕面作如意头式样,前低后高,中部微微凹下,适合于人的睡姿。枕体较枕面为小,呈椭圆柱形,周围以浅浮雕形式刻缠枝牡丹连续纹样,布局合理,线条流畅而洒脱,特富工艺价值。

    @@13227@@63842_wanggp_1522725465121.jpg

    瓷枕是夏令深受人喜爱的寝具,最早出现于隋代,盛行于宋元。磁州窑和耀州窑烧制的这种产品较多,但这件瓷枕经鉴定是景德镇窑的产品。

    明万历官窑五彩罈:一件,高16.5厘米,口径10.3厘米,圈足径13.4厘米。这是一件典型的万历五彩器。它以釉下青花,与釉面上的多种釉彩共同构成图案,装饰于瓷器表面,而被称为五彩工艺。这种工艺,由成化斗彩工艺发展而来,是我国彩瓷工艺史上的又一新阶段。成化斗彩以疏雅取胜,而五彩工艺发展到万历年间已十分成熟,它以炽烈浓艳而更具装饰效果,并获得国内外收藏界和鉴赏人的珍视。

    融宗捐藏的这件五彩罈,直口,圆唇,丰肩,鼓腹。胚体匀称而适度,釉面光洁而腴润。口沿上饰青花回纹;肩部饰青花如意云纹,并以红釉勾边,达到一定的“斗彩”效果。腹部以五彩缠枝莲花为主要纹饰,在均匀分布的八朵莲花上方,饰有以红色釉描摩的八宝图案,依次分别为:法轮、法螺、宝幢、伞盖、宝相莲花、宝瓶、金鱼和盘肠等八种吉祥图案。胫部饰红、兰相间的宝相莲花瓣图案一周,这种宝相花,以勾勒与平涂相结合的方法绘制。圈足内底部有青花双圈,楷书“大明万历年制”年款,字分两行,字体工整而端庄。这是一件有明确记年的万历官窑烧制的五彩瓷精品。

    @@13224@@63839_wanggp_1522725416199.jpg

    青花九龙双耳瓶:一件,口径17厘米,通高39.1厘米。口沿作花瓣形外翻,高颈,弧腹,平底而带矮圈足。胎白而坚致;釉透明而光洁。胫部饰海水纹样,颈部对称有螭龙形双耳;肩部堆塑盘曲爬行螭龙四条;正面以青花绘云龙一条,须发贲张,爪舞而有力;背面绘二龙,作双龙戏珠状。在各条龙之间,散布如意云纹与火焰状图案,使整个瓶的装饰致密匀称,而不显零乱。

    据融宗口述,万历五彩瓷罈、青花九龙双耳瓶和邾公牼钟,一直作为圣恩寺的镇寺之宝而由历代住持珍藏,这是乾隆年间清高宗南巡到圣恩寺时,钦赐于住持德明和尚的。这时正值圣恩寺鼎盛时期。乾隆六次南巡,六次到访圣恩寺,与寺中数代方丈有着特殊的关系,这都有记录与诗文为证。清高宗还亲书对联:“万顷湖光分来功德水,千重花影胜入旃檀林”;题寺额“梵天香海”,一并赐于德明。

    qinghualongwenshuangerping.jpg

    圣恩寺所在的光福,临近太湖,山林茂密,是太湖游击队抗日频繁活动的区域。日、伪军多次以搜山进剿为名,到寺内敲诈勒索。融宗机智应对,将圣恩寺旧藏的重要文物,用油纸封扎好,沉于井底,躲过了日寇的搜缴……文化大革命中,他又智藏明版大藏经、血经等重要文物,躲过了那场浩劫。

    融宗和我是忘年交,1973年初识融宗时我才25岁。1976年在司徒庙、香雪海重新整修过程中,我请他来帮忙,有了许多交集的机会。1977年,司徒庙成为“吴县第三文物陈列室”,聘请融宗当所长,并准备筹办文物展览,迎接开放。当时因陈列文物不够丰富,融宗耐不住内心的兴奋与激动,将这四件文物拿出来一并参与展览。展览结束时,我要将这四件瓷器收归文管会,怎么说他也不同意。并对新中国成立之初,江苏省举办文物展览,借圣恩寺的镇寺之宝——邾公牼钟参展,一直未还而耿耿于怀(邾公牼钟现藏南京博物院)。融宗不乐意,我也不能强求。

    后来,我帮融宗解决了他着意想解决的几件事:从派出所拿回了破四旧被没收的唐代铜观音像;从苏州抄家物资仓库,要到了宋代铸就的富有灵气的韦驮像;从坎上大队办公室收回了圣恩寺旧有的供桌,并从供桌内找到了清代记录圣恩寺承嗣来源的《法卷》……他感到我是一位踏踏实实做事而值得信赖的人。1982年初,当他看到我与驻军部队交涉,圣恩寺大庙有望整体收回时,他觉得应该支持我的工作,主动将他珍藏大半辈子的四件精美瓷器交到我手里,捐赠给文管会予以收藏。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