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明会川伯赵安金书铁券

    发布时间:2018-04-13刘光煜



    @@13222@@63835_wanggp_1522725516367.jpg



    @@13221@@63834_wanggp_1522725449739.jpg


    2017年12月1日在敦煌展览的“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中,有一件文物格外引人注目,它就是现收藏于甘肃省文物商店的“明会川伯赵安金书铁券”。铁券呈瓦状,近似半圆形,立高20.9厘米,横广40厘米,厚约0.2厘米,重1.7公斤。质地为铁质,虽经500多余年,其周身并无锈迹,有如新制。铁券制作精良,形制规整,券身厚度一致,周边平滑整齐,特别是券上的错金文字,为楷体直书,书法遒劲,字口平整光洁,错金技术高超,至今无一金字脱落或残损,此文物展览效果非常好,在玄铁衬托下的错金文字熠熠生辉,在八省区精品文物众多的展厅中也显得金光灿烂,别具一格,颇具观赏性。

    铁券文字镶嵌于券之两面。正面20行,每行8 至13字,共计218字,其文为:“维正统五年岁次庚申七月辛丑朔越二十二日壬戌。皇帝制曰:人臣以忠事为贤,人主以褒功为明,此古今之通义也。尔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赵安,以刚勇果毅之资,事我皇曾祖,多效劳勤,继事皇考,益著边功。朕嗣大位,适西鄙未靖,命尔整饬边防,率师备御,乃能抒忠备勇,斩馘附录,厥绩茂焉。朕用尔嘉,特授奉天翊卫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柱国,封会川伯,食禄一千石。乃与尔誓:除谋逆不宥,其余若犯死罪,免尔壹死。于乎!位不其骄,禄不欺移,其益逊乃志,持乃禄。朕无忘尔功,尔亦无忘朕训,常以遐逸怀其艰难,常以戒惧保其富贵。慎哉钦哉,惟克永世!”背面右上角有一“右”字,中间2行15字:“若犯死罪,初犯将所食禄米全不支给。”

    目前铁卷最早在文献中记载是《汉书·高帝纪》,汉高祖刘邦平定天下后,“命萧何次律令,韩信申军法,张苍定章程,叔孙通制礼仪,陆贾造新语。又与功臣剖符作誓,丹书铁契,金匮石室,藏之宗庙”。其上丹书誓词中有“使黄河如带,泰山若厉,国以永存,爰及苗裔”等语。虽未有西汉之铁券实物出现,但一般认为,汉高祖颁与功臣的铁契即为“铁券”。从最早的铁券可以看出,汉高祖平定天下后,表现出自己的天下永存,并为笼络功臣,要与功臣世世代代永享富贵的决心,用古人惯用的信物——符节作为凭证,但符节多为竹木制成,不易保存,于是汉高祖将其材质易之为铁,以丹书之,试图提高其耐久性与可信度。其形制来源于符节,也应是一分为二,君臣各执其一。虽两汉以来,帝王赏赐铁券仅此一例,但对后世的影响深远。自汉以降,直到明代,铁券一直出现在历史舞台之中。

    铁券为皇帝赏赐的特权,人们自然将铁券与皇权联系起来,成为皇权之象征。汉时的铁券只是有“汉有宗庙,尔无绝世”此类誓言,并无免死之意。到了南北朝时期,战乱纷纷,生灵涂炭,人们对世袭爵禄远没有求保自身安危那么迫切。《北史·李穆传》记载,李穆战斗中冒死救下宇文泰,宇文泰大加感激,认为“爵位玉帛未足为报,乃特赐以铁券,恕其十死”。《魏书·皇后列传》载北魏成帝后冯氏临朝专政,赐宠臣王睿“金书铁券,许不死之诏”。至此,铁券誓词由汉初的世袭爵禄一改为免除死罪。另外也出现了“金书铁券”之名称。到唐代,统治者对铁券的使用有增无减,对赏赐的铁券难以计数,除了唐初对开国之功臣赏赐之外,在数次宫廷政变与安史之乱中立下重大功勋的重臣也都赏赐铁券,在唐后期,为安抚归附的安史旧将,笼络势力庞大的藩镇将领,多次赏赐铁券,使得铁券的神圣性和权威性大打折扣。宋、辽、金时期也多有赏赐铁券的记载。其功用与前朝区别不大。唐宋朝,铁券皆有具体的免死次数,不仅功臣本人可以免死若干次,其子孙也可享此特权。并且免死次数很多,如著名的钱鏐铁券“卿恕九死,子孙三死”。赵匡胤赐与陈桥兵变的功臣王审琦的铁券“恕九死,子孙五死,云孙恕三死”。免死次数有递增的趋势。《金史·百官志》载:“铁券,以铁为之,状如卷瓦。刻字画襕。以金填之。外以御宝为合,半留内府,以赏殊功也。”由此表明,以前的丹书铁券正式以填金代之。

    明代是铁券最为盛行的王朝,明太祖朱元璋以布衣起家,开创帝业,为笼络共同打下江山的功臣,将封爵与赐券结合在一起,并制定了相关的严格制度。朱元璋初期确有“保恤功臣之意”,于是在分封功臣前决定效法前朝君王颁赐铁券与勋臣的做法。但因“而未有定制,或言台州民钱氏家藏有吴越王钱鏐唐赐铁券,遣使取之,因其制而损益焉。”钱氏铁券前文已提到,其经历颇为传奇,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也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铁券实物。朱元璋根据钱鏐铁券的形制“因制损益”,首先外形上由“瓦”形变为“覆瓦”形,将券的弧度加大;再将普通的铁质加入特殊材料制成“质如绿玉”之感,所以会川伯赵安金书铁券表面至今无一处锈迹,如深入研究成分与工艺应有相当的科学研究价值;其二是将前朝券文全部刻于一面,改为正面“外刻履历恩数之详”,背面“中鎸免罪,减禄之数,以防其过。”在免死次数上,一改前朝动辄免十死、九死,明代对此也大为缩减,如百官之首的李善长所赐之券“免二死,子免一死”,其他赐券大臣也只能免一至二死;其三明确规定铁券分为二通,一付赐于功臣,另一付藏于内务府,类似“虎符”之作用,在现存的几个明代铁券中,背面边角皆刻有“右”字,另外一付应有刻“左”的铁券存入内府;最后明代对赐予的铁券根据大臣爵位高低有七个有不同的尺寸标准,“公二等,侯三等,伯二等,高广尺寸递杀有差。”最低的二等伯,其铁券“高六寸五分,广一尺二寸五分”,会川伯赵安铁券正属此类。明代凡“公侯伯封拜,俱给铁券”,而一旦进爵,铁券亦相应更换。例如现存故宫博物院有两付朱永铁券,分别是朱永被封抚宁侯和进爵保国公的铁卷。《明史·职官志》规定受赐铁券的功臣封号分为四种:“定天下者,曰开国铺运推诚,从成祖起兵,曰奉天靖难推诚;余曰奉天翊运推诚,曰奉天翊卫推诚。武臣曰宣力武臣,文臣曰守正文臣。”会川伯赵安铁券封其为“奉天翊卫宣力武臣”,为封号的第四种。

    会川伯赵安传见《明史》卷155。赵安,字仲磐,狄道人(今临洮),其先祖应为世居临洮的赵阿哥昌,版籍西域,吐蕃人。北宋时期活动于青唐城(今西宁),建立了强大的部落政权,因助北宋攻西夏有功,被赵宋皇帝赐姓为赵。赵阿哥昌及其后嗣累仕金、元、明各朝,因其世居于甘青地区,又颇能审时度势,备受各朝统治者的倚重。赵安于洪武二十六年(1393)“从兄琦、土指挥同知,坐罪死,安谪戍甘州”。谪戍10年后于永乐元年(1403)“进马,除临洮百户。使西域,从北征,有功,累进都指挥同知”。英宗即位后,正统元年(1436),进都督同知,充右副总兵官,协任礼镇甘肃。赵安勇敢有将略,被称为西边良将。正统三年(1438),以功封会川伯,禄千石。正统五年(1440)七月二十二日颁赐铁券。正统九年(1444)赵安卒后,他的后代世袭其职,成为雄踞陇右的赵土司。据赵氏家谱资料记载, 会川赵氏土司建置自明代赵安始,经明、清、民国三朝代,袭传19代,历时486年。其行政机关设在今甘肃省渭源县会川镇。在当时省、道两级的隶属下,形成了特殊军政组织,辖制封土领域,统理藏汉军民,以巩固边防,民国十五年(1926),甘肃边防督办刘郁芬实施“改土归流”取消土司,从此土司制宣告废止。

    虽然自汉以来,铁券在文献多有出现,但目前国内发现的铁券并不多,现已知的有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唐“钱鏐铁券”,故宫博物院藏两付明“朱永铁券”,青海省档案馆藏明“李文铁券”,旅顺博物馆藏明“沈清铁券”,还有这付甘肃省文物商店藏“赵安铁券”等。究其原因,一是由于时代久远,朝代更迭,战乱中容易被毁被熔,另外更主要原因是铁券为前朝君王所赐之物,或表其忠勇,或表其功劳,当事人在新朝绝不敢示人,免遭获罪。例如,明代距今时代不算久远,而且颁赐大量铁券,世存铁券却甚少,所以现存铁券更显得弥足珍贵。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