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狗献瑞——犬与中国人的生活

    发布时间:2018-03-06合肥 闫启鑫


    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动物之一,一般认为,狗是从狼驯化而来。据目前已知的考古资料,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发现的狗,被认为是中国最早驯养的家狗,证明我国豢养家犬的历史长达9000年。

    狗由于嗅觉灵敏、动作迅捷、本性忠诚,经过驯化,可以帮助人类狩猎、看家、传递讯息,从而构建了人类与狗的特殊关系。下面简单介绍一下狗与中国人生活密切相关的几个方面。


    看门护院——守犬


    古代称看家犬为“守犬”或“门犬”。守犬“短喙善吠,畜之司昏”。又名“吠犬”,亦名“守狗”。我国很早就利用狗机警灵敏,对主人忠诚的特点,让它看守门户,防范盗贼。江苏邳州市大墩子遗址出土的史前陶屋模型,在门侧外壁线刻有犬的图像,表明当时已经有了用犬守门的举措。

    在中国古代社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升平局面,要么出于人们的美好理想,要么只存在于每个王朝短暂的鼎盛时期。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上至朱门富户,下至乡居农人,多数时候都将豢养守犬,作为守御宅舍、提防盗贼的重要方式之一。守犬作为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家畜,在古人的诗书画意多有表现。如南宋吕徽之《守犬》诗:“风恬月朗眠花影,吏不敲门门恰静。何事猛然吠一声,有人来汲门前井”。描绘守犬躺在风静月明的花影之下,晚上没有役吏敲门,一片祥和安静。不知为何,它猛然吠叫一声,原来是晨起的邻人,在门前井里打水。全诗平白如话,但却富有生活气息,一只忠诚机警的守犬跃然纸上。清中期“掐丝珐琅山村农庆图插屏”(图一)描绘了山村丰收后的景色,画面中风光秀丽,农舍整洁,两只小狗一立一卧,守在农家门前,另有几只小鸡在门前溪边觅食,一派农家田园风光。

    tuyi qiasifalangshancunnongqingtuchaping.jpg

    图 一

    守犬也称“看门狗”,随着时代的发展,“看门狗”一词的含义也发生了变化,逐渐演化成一种对人的贬义称呼,有指代狗仗人势的门卫的意思,后延伸为对维护强权之人的讽刺。


    侦迹捕兽——猎犬


    猎犬即用于田猎的狗,古称“田犬”。田犬“长喙细身,毛短脚高,尾捲无毛,使之登高履险甚捷”。狗的听觉、嗅觉十分灵敏,动作迅捷,古人利用这一特点,很早就有意识的驯养猎犬,侦查兽迹,追捕野兽,帮助人类打猎。新疆尼勒克县发现的“单人行猎岩画”绘有一个猎人张弓射鹿,而三只猎犬穷追不舍的情景,生动地表现了猎犬在狩猎活动中的重要作用。《诗经》中也有“跃跃狡兔,遇犬获之”的记载。

    古代社会,上自天子诸侯,下至贵族富人,走马牵犬,田猎成风。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中有“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之句。首三句直抒会猎题意,次写围猎时的装束和盛况。其中“左牵黄,右擎苍”即左手牵着黄狗,右臂托起苍鹰,展现出围猎时用以追捕猎物的架势。清人的《猎犬图册》(图二)也表现了猎犬在野外追逐兔、猪、鹿等动物及与老虎搏斗的场景。从中可以看出,猎犬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行猎中不可或缺的帮手。

    tuer liequantucezhiqintutu.jpg

    图 二

    此外,猎犬在古代也被称为“走狗”,这本来是一个中性词,多指为人效力者。宋元时期,由于民族矛盾不断激化,“走狗”逐渐演变成为一个贬义词,比喻受人豢养而帮助作恶的人、谄媚的人或阿谀奉承的人。


    善解人意——宠物犬


    宠物狗是人们为了消除孤寂或出于娱乐目的而豢养的犬类动物。狗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对人很依恋,并且善解人意。因此,很早就被当作宠物豢养。

    古代宫廷贵族妇女多喜欢豢养宠物狗,用以排遣寂寞。到了清代,宠物狗更是得到上至皇室贵族下到平民百姓的青睐。清代的《侍女抱狗像》(图三)就描绘了一位身着满族服饰的贵族女子怀抱京巴狗的坐像,显示了狗主人对其的喜爱。

    tusan shinuanbaogouxiang.jpg

    图 三

    近代知名女画家潘玉良也十分喜好猫、狗等宠物,在她的笔下多有表现。其《牵小狗的女郎》(图四)中描绘了一个衣饰潮流的曼妙女郎手牵小狗外出散步,女郎驻足目视远方,小狗静静守候在其身旁。《狗群》则描绘了几只小狗或蹲、或卧,在青草地上嬉戏玩耍,欢快惬意的场景。

    tusi qianxiaogoudenuanlang.jpg

    图 四

    死生相依——殉犬


    用犬殉葬的习俗,可上溯到距今六七千年的新石器时代。人类进入阶级社会后,在一些大型的商周墓葬中,除有大量的奴隶殉葬以外,也往往有犬殉的现象。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方面可能是出于保护逝去的墓主人,免受地下鬼魅的侵扰。另一方面也说明墓主人生前对狗十分喜爱,希望殉犬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常伴左右。

    汉代以后,人殉被视为非法,犬殉习俗也随之消失,作为殉犬替身的陶狗、狗舍被大量放置在墓葬之中。如安徽博物院收藏的东汉绿釉陶狗(图五),就是一件出土明器。陶狗短喙,凸眼,聚精会神地凝视远方。同时三角形耳朵竖起,显示其正保持警惕。尾部卷曲盘旋于臀部,颈部和腹部系皮套,并与狗背上的环状套相连。造型生动,活泼可爱。

    tuwu donghanluanyoutaogou.jpg

    图 五

    千百年来,作为人类最忠实的伙伴,狗不仅保留着忠诚勇敢、机警灵敏的美好品德,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与时俱进,除了传统的看门、打猎、传讯、挽车、牧羊之外,在缉毒、排爆、救援、导盲等专业领域也都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中国人常以“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来描述太平盛世和美好生活,2018年适逢农历狗年,愿作为六畜之一的狗为人们带来美好的新年愿景。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