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旧 影 情 长

    发布时间:2018-03-06王立成

    @@12790@@61891_qiany_1519869872893_meitu_4.jpg

    图 一

    @@12789@@61890_qiany_1519869872300.jpg

    图 二

    这两帧老照片,一为单人照(图一),一为合影照(图二)。单人照上之人为王子华——一位远离故土为游食而周游于外的商人。1930年他在烟台老电业局街恒记照相馆拍了此像,并于其后作了题记:

    “余现年而立,漫游海内,奔波八省之处,甘苦滋味备尝。迨至今春得友人函即来此斯地也。东角西面峻山环绕,北依碧海,风景极佳,气候宜人,每届夏令日中外人士咸来避暑;东毗矮(注:同“倭”,时朝鲜被日本侵占)国,为鲁省东面门户,海为不冻港,乃练海军之重地,商贾辐辏,闹市繁盛,诚一大商埠也。一日消闲,便道摄影,聊题数语,以誌纪念耳。王子华识。十九年九月一日于芝罘旅次。”

    从记述中可看出,王子华对烟台印象很好。

    另一帧则是王子华的家人摄于故乡泊镇,其上有“津浦路泊头镇庆华照相馆”字样。此帧王子华先生亦作了题记:

    “小儿少华生五龄而余未归,昨由(家)里寄来是影,视之不觉哑然。坐者为吾二弟王璞,右立者为三弟玉光,立中间者为少华也。置之案头,庶可少慰。吾于客中寂寞,爰识数语以作纪念,甲戌夏六月朔即一九三四年七月十二日也。子华识于烟台。”

    字里行间透露出只身飘零于烟台的王子华思乡念家之情,大有“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受,好在尚有家人照片陪伴左右,聊以减免挂怀之忧。

    这两帧老照片是一位老人手上传承下来的。那是初秋的一日,和朋友去他家乡泊镇办事,办完后尚还有些时间方能返程。为消磨时光,朋友知我好古爱旧纸,于是邀请我至附近的街邻那儿访书。那是一座上世纪初修建的老院落,灰墙黛瓦,虽有些旧状,但仍掩不住昔日的堂皇。门扉虚掩,进得门来,发现庭院很大,布局错落有致,花草滋长,自成风景,别有一番韵味。主人是一位老伯,年事已高,但精神依然矍铄,颇具长者风范。道明来意后,老人由里屋搬出一个长盒摆放在梧桐树下的石桌上,从中拿出五轴清季至民国时的老字画和三套开本宏大、刻印精良的诗文集供我们观摩。

    交谈中知老人出身名门,祖上是读书人,在有清一代曾出过三名进士。到了民国,祖父弃文从商投入实业并经营有道,置下大片家业,老房子就是那时所盖。老人命运坎坷,年轻时开始行医,但受家庭出身所累挨过批斗。妻子也因惊吓过度变得疯癫,但老人很乐观,悉心照顾,古稀之年,妻在他的怀抱中安详离去。老人无子,只有一个在美国落户的内侄。日常的他别无所好惟爱收藏,尤衷情于古籍字画,经过多年搜罗已然蔚为大观。

    物聚物散,自有因缘。随着寿龄见长,老人对身外之物已看得很开。他又如当年行医一心只想悬壶济世救死扶伤那般投身于慈善事业,救助了许多因贫困而面临失学的孩子,视他们如自己的亲人。为此,他把自己的藏品相继散出,把一笔笔所得作为善款无偿捐出,他愿一直做到老去。这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老人。

    宾主相叙甚欢。在交谈中老人坦诚相待毫不藏私,后又拿出珍藏多年的家族老照片让我观赏。其中上述两帧带衬板的民国照片十分抢眼,衬板上满是老人祖父题跋的墨泽,翔实地记叙了个人生计艰辛、背井离乡的漂泊之苦,字体飘逸隽永,影像品相保存上乘,真是流传至今大有不易。自己万分喜欢,奈何这是人家的家族照,实不好开口索价相取,只是久久不舍放下。老人大概看出我的心思,说:“其他都可出售,惟先人照片是放不下的,此属不待售行列。”我忙说:“理解您老的心,君子不夺人所好,更何况是代表家族传承的老照片。”尽管如此,我还是放不下念想,最后拍照以作资存。

    此后,我多次从老人手里买过如意的老物件,也帮他做过几次力所能及的事情,老人亦多次相邀至他府上品茶叙旧。时光倏忽,流年不居,在和老人时断时续的联络中三年光阴过去了,彼此也熟识起来。某日忽然接到老人打来的电话,告知有事相见,于是放下手头的业务赶忙到了老宅院。老人正整理物品,见我到来爷俩便畅谈起来。他说:“小王,我最近略感身有不逮,力有不及,恰内侄又打来越洋电话要我至国外享天伦之乐,虽故土难离,心有不愿,但年长之人独居倍感不便,再加内侄孝顺,多次相催,只好投奔异国他乡。临别之际,家中除却老屋也惟有这几张老照片是不能带出去的,我已将身老国外,断不能使祖宗之像也一同流落域外。知你喜欢,咱俩虽不同宗但亦同姓,相信你必会好好相护它们。”

    从老人手中接过包括带题跋的那两帧照片在内的诸多影像时,我倍感责任之重大,这其中不仅有老人沉甸甸的相托,更饱含着一位长者无比的信任与期冀。我知道,纵然旧物不言,但无论是谁都绕不开那一抹定格在旧日时光的乡贤记忆。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