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花绀青

    发布时间:2018-03-02周国信


    “花绀青(Smalt)”——“花绀青为美丽青色颜料。”群青出现后,因群青廉价、被复力(遮盖力)好,花绀青“用途渐少”。《鑛物颜料》一书介绍了制造花绀青的方法:“原料为硫化钴、或辉钴矿、或砷钴矿”。“将矿石碎为小片, 于反射炉中赤热之。此时发生二氧化硫及三氧化二砷气体。气体发尽后,炉中矿石逐成土状。取出冷却粉碎,以绢筛之,此粉末可供磁(瓷)器及玻璃之着色料。但制花绀青时不必十分焙烧,使含适量之砷素及硫黄,至后段熔融时,与所不纯物铜镍等化合为滓(渣),容易分别”。 

    注意:三氧化二砷不是气体,应是白色烟尘,古称砒霜、石信,剧毒。壁画颜料层中曾有发现,疑是防虫剂。

    该节进一步介绍作法:“经上(述)焙烧之矿石,加碳酸钠或碳酸钾及硅石,入于坩埚中,置反射炉中加热,熔融成一种青色玻璃质。加热至八九小时,即渐渐熔融,时以铁棒搅拌之,使所含杂质容易下沉。所生花绀青浮于上部。取出即投于水中”。“因配合(料)分量各异,制品因(此)有浓淡之别”。“所得熔块经粉碎——水簸——乾燥而成颜料”。成分如下:“氧化硅65~72%;氧化钴2~7%;氧化钠2~22%;氧化铝0.5~20%”。

    上述表明:花绀青应是钴离子显色钠(或钾)玻璃质颜料,分子式:(K,NA,Co)2O·xSiO2。,或(K,NA,Co)2SiO3。

    该书第三章第三节还指出:这种颜料“若含镍则呈紫色(应是一定含量以上方呈现紫色色调, 下同),含铋则呈绿褐色,含铁则呈黑色,含砷可使颜色消失”。颜料性能:化学稳定性高,“不受酸及碱作用”、耐晒、着色力小、遮盖力低。

    绀——蓝色,绀青——铁蓝。花绀青——是钴离子显色玻璃质颜料。由于花绀青颜料着色力小、遮盖力低,涂绘后时常露底,俗称发花,故有此名。

    《矿物学》中也有类似记载,第100条砷钴矿,用途有“可制颜料” 一项,并指出:深蓝色为“含钴矽酸钾”——应是含钴钾玻璃,即花绀青;蓝色为铝酸钴——即是钴蓝(见2.5.1.2节);紫色为“含钴焦磷酸钴钠”。 

    《颜料化学与工艺学》称其为“钴绀青”或“钴玻璃篮”。分子式:CoO·xSiO2。钴绀青、钴玻璃篮应是花绀青别名。雷勇先生将进口花绀青“暂且直接”称为“颜料Smalt”。宋燕先生将内蒙古大召寺进口这种颜料直接称为Smalt的译音“苏麻离青”。北京故宫建福宫、慈宁宫、寿康宫建筑彩画;承德殊像寺外檐彩画;江陵马山一号墓也有类似发现。颜料Smalt、苏麻离青、苏麻离青颜料(Smalt)都应是花绀青别名。

    笔者在莫高窟剖析报告结束后,又在莫高窟北魏263窟(高处一个龛眉上的蓝绿色)和故宫残留的木质结构彩绘上发现了花绀青,当时以“藏青”之名称刊于《涂料工业》上;随后,笔者又在天水麦积山石窟明朝五一窟的紫蓝色颜料、北京故宫清代所做木质结构上的彩绘颜料(系1984年笔者取样测试,结果未发表)和承德避暑山庄安远庙的纸基壁画蓝色发现了花绀青(仍用“藏青”名称,是不定型结构。当时将含Co,且为无定型结构,冠名为“藏青”。)安远庙的纸基壁画蓝色样品于2011年经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胡源先生进一步鉴定,确是花绀青。进一步证实所谓“藏青”就是花绀青。

    美国人罗瑟福·盖斯特,分析由华尔纳从中国新疆喀喇库图盗走的,现存于哈佛大学福格艺术馆的壁画上的颜料时,发现一种被称为“大青”的蓝色颜料——硅钴蓝(罗瑟福原话)。他同时指出:米勒斯送给哈佛大学福格艺术馆的中国明朝壁画上有这种大青。他认定是一种颇似硅酸铜钡的另一种蓝色玻璃(此话有异:硅酸铜钡为结晶颜料,不是蓝色玻璃)。大青在阳光照射下显紫蓝色光泽,化学稳定性强,颗粒各向同性,折射率1.52~1.53,不溶于酸等都是大青属于玻璃、瓷釉的各种特征。它没有固定结构,化学分子式:Co(SiO2)N,没有确定的化学成分。海因茨·贝克认为:大青为玻璃质颜料。

    上述充分说明:大青就是花绀青。大青应属欧洲人对花绀肯的称谓。用分子式Co(SiO2)N也不妥, 因为它不是熔融石英中含少许钴离子, 而是大量钠(或钾)离子与硅酸根组成的玻璃中含少许钴离子。

    在常熟彩衣堂彩绘颜料中的蓝色是含钴蓝色玻璃——应是花绀青。

    何时起用蓝色玻璃制成蓝色颜料尚不得知。但很可能与蓝色玻璃同时出现,而且作为颜料(CoO含量可能稍高),应是汉朝;若与钴蓝陶釉同时出现则应是战国。

    花绀青是一种钴显色的、玻璃质无定型结构的颜料,属于人造颜料。由于阳离子的杂质品种或数量的差异,引起颜色的变化是存在的。

    胡东波、康葆强先生在先农坛古代彩绘颜料分析研究中测得庆成宫的祭器库正殿明间蓝色颜料中含Pb、Ba、Ni、Co、Cu、As等元素,庆成宫的庆成前殿挑檀外彩蓝色中含Co、Ni等元素,又没有着色结晶衍射物相出现,笔者怀疑样品中含蓝色花绀青,有待进一步验证。

    解放后修饰天安门等处时,仍有花绀青,经笔者分析验证,与上述文物颜料同属无定形物相,且含Ni、Co、Cu、Fe、As等元素。

    综上所述:花绀青确实存在于中国颜料史中,若与钴着色蓝色玻璃同时出现,则早在西汉就有了。它在欧洲17世纪初才出现并盛行至18世纪。现在中国已无这种颜料,所以说花绀青是中国历史上的一种蓝色颜料。

    上世纪80年代国画界从日本进口所谓“瓷釉颜料”,其优点是永不变色。其工艺就是把彩色瓷釉(就是玻璃)研磨至微细粉末而用于绘画。此颜料当时受到画界某些画家欢迎,认为解决了颜料褪色、变色问题。瓷釉颜料应与花绀青同类。 (周国信)


    编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