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遗产保护

    遗产保护

    “事件性”与“革命旧址”类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

    发布时间:2018-02-13沈 旸

    中国共产党在各个时期领导革命斗争的重要纪念遗址和纪念物,正在成为人们参观旅游的热点。党和政府决心将众多的革命根据地开发成为红色旅游景区,以大力弘扬民族精神,不断增强民族凝聚力,并推动革命老区在市场经济中实现社会的协调发展。发展红色旅游,不仅为广大旅游爱好者提供了一个重温历史、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渠道,同时,一些景区也通过改善交通、通讯条件,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地区经济发展,为革命老区奔小康提供了新的契机。

    大力发展红色旅游事业,其前提必须对红色旅游的载体——“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和战争时期建树丰功伟绩所形成的纪念地、标志物”,制定科学、合理的保护规划。红色旅游的载体涉及到了大量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保护与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两套工作系统在此情势下必然会形成交叉与对接,只有妥善处理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才能使其互为裨益,共同发展。

    在全国红色旅游规划工作如火如荼展开的时机下,旅游的大力发展给文物保护单位带来的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如何正确处理文物保护与经济建设的关系、文物保护与合理利用的关系,促进文物保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使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得到有效保护,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现实问题,也为“革命遗址”类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规划工作提供了新的视角。红色旅游规划与文物保护规划的编制在此形成了包括理论层面与操作层面在内的交叉,这其中尤以保护规划的编制工作更为紧迫。

    为了对“革命旧址”类保护对象的性质和特点进行归纳总结,首先要明确其特征,大致可以分为三类:(1)以革命事件及直接发生地为保护对象;(2)以长期的革命活动及发生地为保护对象;(3)以革命人物纪念地或纪念物为保护对象。其中只有少量单位(如北京天安门、延安岭山寺塔、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番禺文庙)、海丰龙宫(海丰文庙)等)是本身“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画”、具有“反映历史上各时代、各民族社会制度、社会生产、社会生活的代表性实物”的特性,或是革命人物纪念地或纪念物,绝大多数的文保单位传递的是革命事件的历史信息。

    由于红色旅游的主题是重温革命事件和活动,本质上具有“事件性”的基本属性,因此,在“革命旧址”类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规划中,对于“事件性”理念的认知及其研究方法的运用具有重要意义。

    事件,指对象藉由某些主、客观因素,加上时间因素所构成的行为组合。其基本属性是时间性、空间性、社会性。

    社会性指事件的参与主体,本身一定会有主角、行为模式,在某时、某地发生的具体经过,可以有具体结果,也可以没有。

    时间性指事件的全过程,及其在历史断面上的时间区限。

    空间性指空间上的物质投影。

    尽管保护规划的保护对象是“与重大历史事件、革命运动或者著名人物有关的以及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教育意义或者史料价值的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实物、代表性建筑”,即通常所说的“革命旧址”或“红色旧址”,但物质实体的限定是革命事件,参与主体是革命人物(尤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发生全过程是革命任务的完成或革命的突发事件,空间上的物质投影是发生事件的载体(如建筑、场景等)。

    “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就是针对革命事件的发掘和保护,既是保护的主题内涵,又是主要对象。这也决定了此类保护规划区别于其他历史遗产保护的特点:

    (1)革命旧址作为主要保护对象,相对而言,其物质性遗产本身留存的时间相对并不久远,建筑艺术价值本身可能并不特别突出。因此,革命旧址本体所具有的艺术价值及建筑史价值大多并非其文物价值中最重要的部分。

    (2)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更多的是要求以一定历史时期内的与革命相关的事件和活动为主题的整体保护。强调事件的过程性、真实性,强调时间、空间与事件的对应性和准确性,强调保护的整体性。

    因此,“事件性”的发掘对于“革命旧址”类保护单位的保护规划具有前提性的重要意义。换言之,“事件性”是其真正的内涵与实质。

    无论是对于价值主体的保护观念,还是保护规划的具体技术手段,“事件性”理念在“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中都具有独特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

    (1)有利于合理确定保护范围,从而对物质遗产进行全面发掘和整体保护

    保护范围的划定是保护规划工作的首要任务。现有城市中的不可移动文物,其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的界划通常是“同心圆环”型,实际难以真正控制实施。从文物保护单位现状来看,建设控制地带内甚至保护范围内常出现不合控制规定的建筑,实际上没有达到控制建设、保护文物的效果。《西安宣言》指出:在历史遗产保护规划中,应“更好的保护建筑、遗址和历史区域及其周边环境。理解、记录、展陈不同条件下的周边环境”。

    “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有其自身的特点,其保护范围应包括革命事件发生全过程在空间上的物质性投影和印记,是其物质性的载体,从中可以推断、追忆事件发生的全过程。

    “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中,应通过对于事件的系统发掘和完整把握,以此来统一革命历史活动及事件发生的时间、空间维度,尽可能无遗漏地发掘相关物质空间,全面掌握保护对象的物质载体。从保护与开发的角度看,这利于转变过去“散点式”的单个保护模式,从而进行整体性、系统性的保护,强化各场景之间的物质空间联系和历史脉络上的连续。重点在于规划展示路线,强化景观节点之间的联系,进而进一步加强整体保护。

    (2)有利于系统把握保护主题,对非物质遗产进行完整保护和持续再现

    在“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中,对于表现革命事件的重要物件、文献、手稿、图书资料、代表性实物等可移动文物至关重要。同样,对于革命事件的发生过程、相关活动和相关讲演、歌曲、仪式等非物质遗产的保护,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在“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中,充分挖掘革命事件的历史内涵,把握其“事件性”,对于明确保护对象、充分展示保护对象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只有在研究其事件性的基础上,才能全面明确保护对象,制定有针对性的保护措施,从而全面展示革命事件,以保护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延续性。

    (3)有利于充分发掘相关展陈内容及丰富旅游活动项目,促进协调发展

    有专家指出:各种形式的旅游一般具有吃、住、玩、游、购、娱这六大要素,但红色旅游还有其自身独有的特点,主要表现在:

    学习性:主要是指以学习中国革命史为目的,以旅游为手段,学习和旅游互为表里,达到“游中学、学中游”的效果。

    故事性:要让红色旅游健康发展,使之成为有强烈吸引力的、大众愿意消费的旅游产品,还需要妥善处理红色教育与常规旅游的辩证关系,其中的关键是以小见大,以人说史,避免枯燥说教。

    参与性:有些红色旅游景点的旅游过程较为艰苦,为改变这种状况,少数景点出现城镇化、商业化、舒适化的倾向,有损害红色旅游本质特色的危险。红色旅游点应紧跟体验经济的潮流,突出旅游节目的参与性。

    扩展性:部分红色旅游产品留存下来的革命遗物数少、量小、陈旧、分散,具有内容、场地、线路等方面的局限性。红色旅游要扩展产品链,延长旅游者的游览时间,增加其消费时间、内容和金额。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红色旅游要发展,必须结合红色旅游对象包含的深层次含义,充分发掘革命事件的发生、发展过程。在此基础上,设置相应的服务设施及业态,适度提高收益,提高旅游开发的可操作性。通过各个节点的系统介绍、场景再现、大型主题文艺表演、历史影像资料演播等等,还原历史的真实场景。

    “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的前提,首先应对历史事件发生的全过程进行充分把握。

    由于事件性的发掘强调事件的完整性和真实性。因此,必须基于建立在多学科基础上的技术平台,综合运用历史学、社会学、统计学、工程技术科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方法,才能逐渐并清晰地梳理事件历史脉络,避免缺失错漏,从而加以整体保护。

    (1)相关文献解读

    对“革命旧址”及其周边环境的充分理解需要多方面学科的知识和利用各种不同的信息资源。这些信息资源包括正式的记录和档案、艺术性和科学性的描述、口述历史和传统知识、当地或相关地区的地域角度以及对近景和远景的分析等。同时,文化传统、精神理念和实践,如风水、历史、地形、自然环境,以及其他因素等,共同形成保护对象的物质和非物质价值和内涵。保护范围的界定应当十分明确地体现文物及其周边环境的特点和价值,以及其与遗产资源之间的关系。

    文献的主要种类不仅包括历史文献、志书等,还因充分重视当地民间传说、民谣,以及人们口耳相传的民间口述资料等。

    强调“革命旧址”类保护规划的事件性主题,相关文献解读必须注意:全面掌握事件发生过程;逐一明确事件发生地点;系统认识事件发生环境。

    (2)现场调研勘察

    理解、记录展陈周边环境,对评估古建筑、古遗址和历史区域十分重要。对周边环境进行定义,需要了解遗产资源周边环境的历史、演变和特点。对保护范围划界,是一个需要考虑各种因素的过程,包括现场体验、结合遗产资源本身特点等。

    现场调研勘察范围不仅包括规划范围内的建筑、环境、交通等物质形态,还应该因地制宜的确定更大层面上的研究范围,甚至可以扩大至城市、地区,以求对保护对象在更高的层次、更广的范围上进行研究。

    强调事件性主题,现场调研必须注意:事件与物质空间的对应关系;物质空间的现状及对保护规划的制约与机遇。

    (3)建立“事件-空间”保护档案

    与现场调研相结合,理清事件发生的历史脉络,并标注各个重要关键场景的发生地点及事件发生时序,其中对事件发生流线的整理至关重要。并以此为依据,确定保护范围,力求囊括所有的历史信息。

    建立事件与保护规划的物质空间对象之间的信息库,为明确保护规划的保护主题、保护范围、环境氛围定位及项目策划建议建立基础信息库。 (中国紫禁城学会供稿)


    编辑陈梅